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第二百五十三章 溜了溜了

    五毒教教主灰溜溜的走了,本来他是出来散心的,结果心情更不好了。

    心情不好就不好吧,问题是让他心情不好的人是他招惹不起的,连一点情绪都不敢展露出来,可想而知五毒教教主内心是何等的郁闷。

    最气?#35828;?#26159;,他连让他心情不好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打听……

    五毒教教主走了好一会儿,整个巨大的广场依旧鸦雀无声,原本的擂台上空,一个由水流形成的十丈大小滚字凌空而立,人们呆呆?#30446;?#30528;,震惊,茫然,庆幸,激动……情绪不一而足。

    不可否认的是,所有人都被那突如其来的滚字给镇住了。

    强如五毒教教主,嚣张不可一世,但只是面?#38405;?#20010;字就低声下气的走了,连一句狠话都没敢说。

    背后那?#35828;?#24213;是谁?

    人们不知道,也不敢去?#25945;?#21482;能猜测,但却得不到答案。

    剑南道这片的水很深!

    面对这一情况,本身剑南道的人震惊过后,内心更多的是激动,因为他们此时意识到,在剑南道这片大地上有着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而且对方就在身边,这让他们与有荣焉。

    然而对于那些剑南道以外的人来说,内心却是敲响了警钟,剑南道的水很深,以后必须的收敛点了,否则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招惹到惹不起的人物!

    白衣剑客就是前车之鉴啊,话说他是谁来着?

    擂台依旧,地面裂开的小口不再有地下水涌出,唯?#24515;?#20010;巨大的滚在临空漂浮不曾散去。

    没有人上台,没有人敢上台。

    五毒教教主走之前多嘴的那句话倒是给众人提了个醒,有超级高手看上沈婉秋了,他就在现场只是没露面而已。

    想想也是,那等人物岂会上台去和大家比武?那对对方来说根本就是一种侮辱,尽管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让五毒教教主滚就是最好的证明,对方不但在警告五毒教教主,更是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沈婉秋我看上了,你们掂量着点!

    寂静的广场上,尽管没有人说话,但很多人却是心思活络了起来,很多人?#37027;目?#21521;沈婉秋方向,羡慕苦涩期待,等等情绪不一而足。

    他们羡慕沈婉秋居然能让一个深不可测的?#31354;?#30475;上,从此之后,她沈婉秋以及背后的沈家都高枕无忧了,?#24515;?#31561;存在庇护沈家,谁敢去?#34915;?#28902;?苦涩是因为对方是沈婉秋啊,百花榜第一,而且是远超往届的第一,就这样名花有主了,他们不想死的话只有断了觊觎她容貌和财富这个念头死了这份心。

    至于那些人内心的期待,是因为沈婉秋被一个深不可测的?#31354;?#30475;上了啊,她之前不是说沈家需要供奉吗?说话应?#27809;?#31639;数吧,我们加入沈?#39029;?#20026;供奉还来得及吗??#28784;?#38065;倒贴都干那种,因为有机会接触到那个神秘?#31354;?#21834;,若是能得到对方指点一二的话……

    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个人心情都无法平静下来,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然而?#21069;?#20013;的神秘?#31354;?#27809;开口发话,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轻举妄动,都在默默的等着,等有人率先打破沉默。

    而当下,有打破沉默资格的只有两个人,那个神秘?#31354;?#21644;沈婉秋,那个神秘?#31354;?#23601;不说了,沈婉秋之所以有资格,是因为她是此间的主人。

    对于广场上的安静,始作俑者刘秀压根没有在意,依旧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疾不徐的给人治伤,被他治疗的人无比纠结,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刘秀给他们治伤是处于好意不好拒绝,别提多别扭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刘秀都治好了大部分受伤之人,但依旧没有人开口打破沉默的……

    擂台边上的?#25991;冢?#27492;时沈婉秋的心情无比忐忑,不管她平时再如何聪明如何冷静,此时此刻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本来她的初衷就是比武招亲挑选一个震慑群雄的高手嫁了,然而现在真出现了那样一个人,她却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可是连五毒教教主面都见不到就当孙子滚蛋的存在啊,已经超出了沈婉秋择夫的预料之外。

    对方不出现也就罢了,她会认命的选择站在台上的五毒教教主,未来如?#25991;?#19981;是她能去左右的,可对方偏偏出现了,还把五毒教教主驱走。

    然而对方出现却不出面,这算什么?#38706;?#22043;,哪怕你不上台去表明想法,但你倒是说句话啊,把五毒教教主驱走却一句话不说,到底怎么想的?

    对方是真?#30446;?#19978;了自己还是单纯?#30446;?#20116;毒教教主不顺眼?

    沈婉秋内心迷茫,那神秘?#31354;叩南?#27861;不是她能妄图揣测的,但不论如何,她搞出的这次比武招亲算是结束了,最终胜利者是一个意?#30142;幻?#30340;神秘?#31354;摺?br />
    时间过去这么久对方都没有出面发话,沈婉秋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来说点什么了,可是她又不知道?#20040;?#20160;么地方打破这个沉默气氛。

    沉默的气氛中,沈婉秋边上的两个丫鬟却是目光精亮,双眼透过轿子薄纱看向外面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

    她们没有想那么多,内心只知道有一个连五毒教教主都得当孙子的神秘?#31354;?#30475;上自家小姐了,沈家有救了,小姐以后也可以高枕无忧了,面?#38405;?#31181;?#31354;擼?#35841;还敢来找沈?#34915;?#28902;?

    只是这么久了对方都没有说什么,是因为自持身份不?#21152;?#24320;口吧?

    “小姐,你还是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吧”丫鬟小莲在沈婉秋耳边轻声说道。

    沈婉秋双眼茫然小声问:“我这个时候该说什么?”

    “你就说……就说比武招亲结束了,缘分已至,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然后再请姑爷前来洽?#23500;?#20107;”小莲眼珠子一转说。

    沈婉秋眨了眨眼,连忙摇头道:“宣布比武招亲结束这个无可厚非,毕竟再也继续不下去了,但要说找到自己的归属却是不合适的,让所谓的姑爷来洽?#23500;?#20107;更是不能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不能说啊,本来就是?#29575;得礎?#23567;莲不解问。

    沈婉秋眼中闪过一丝苦涩道:“你没听之前五毒教教主所说的话吗?哪怕是他,我都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妻子,最多只能沦为花瓶一样的玩物,而连五毒教教主都不敢招惹的存在,我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妻子让其前来洽?#23500;?#20107;?而且对方目的?#24187;鰨?#25105;若是贸然开口惹怒对方怎么办?”

    “可是,总不能一直这样拖着吧?”小莲纠结道。

    就在沈婉秋纠结着不知所措的时候,边上的一女武者迟疑片刻小声开口道:?#21543;?#23567;姐,正如小莲所说,这样拖着也不?#21069;?#27861;,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我现在给你提两个意见,只是意见,你?#20204;?#21548;听,如何抉择全凭你自己”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事情闹到这一?#21073;?#19981;管那神秘?#31354;?#26159;怎么想的,单单是他惊退五毒教教主以及五毒教教主最后的那句话,如今沈小姐你就已经打上了那个神秘?#31354;?#30340;标签,如今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等对方主动出现来找你,当然,并非是干等,而是先宣布比武招亲结束,然后……洗白白,穿上嫁衣等着对?#21073;?#33267;于对方会不会出现那就未知了,第二嘛,你主动开口请对方出面,?#28784;?#23545;方出面的话,一切问他也就迎刃而解了,当然,若是对方出面的话也是有风险的,若是对方真?#30446;?#19978;你了还好,万一他只是顺手而为?#38405;?#23436;全没有兴趣的话,你会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你自己想清楚……我只是提个意见,至于如何抉择沈小姐你自己三思”

    女武者说完就静立一边闭口不言。

    原本六神无主的沈婉秋,在听了女武者的一番话倒是回归了以往的冷静,心念?#20102;福?#22905;已经有了?#24179;稀?br />
    想了想,她说:“开口请对方出来,?#20204;?#19981;谈对方会不会出现,哪怕是出现了,众目睽睽下不管是他还是我都会很被动,所以,只能是等着对方来找我了……”

    说道最后,沈婉秋眼中闪过一丝羞意,想到了女武者说她需要洗白白穿上嫁衣的话。

    女武者点点头道:“如何抉择全?#26087;?#23567;姐做主,不过你要想清楚,若是对方不主动来找你的话会如何,总之不管怎么样,今天之后应该不会有人来找你和沈?#34915;?#28902;了,毕竟都要?#24605;?#37027;位……”

    “嗯,我明白,若是对方不主动来找我的话,我就去找他,找到他,当面?#26159;?#26970;,免得这样?#24187;?#19981;白的”沈婉秋点头道,旋即深吸口气看向了外面的广场。

    女武者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若是对方不出面,沈婉秋怎么找?可那却不是她应该考虑的问题了。

    此时沈婉秋看向广场,没?#24515;敲?#22810;弯弯绕绕,直接开口道:“诸位,小女子比武招亲就此结束,各位能来小女子荣幸之至,天色不早,各位先行回到住处吧,很快就会为你们送上饭菜,若各位急于离去,小女子也不好挽留,之前的承诺有效,会有十万金盘缠奉上,若是诸位有心赏脸成为我沈家供奉,只需向仆人说明,一切都会安排妥当,小女子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沈婉秋也不待广场上众人是如何?#20174;Γ?#22312;她的示意下,外面的轿夫抬着轿子施展轻功离开了广场。

    直到沈婉秋彻底离去,原本寂静无声的广场气氛才为之一松,就怕没人打破沉默,现在大家忐忑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一时之间,广场上的数千人开始窃窃?#25509;?#36215;来,嗡嗡?#35828;?#22768;音宛如无数蜜蜂在飞舞,人们讨论的无不都是那惊退五毒教教主的神秘人,至于比武招亲的事情人们却是提都没提,怕犯忌讳。

    人人都知道,沈婉秋的这场比武招亲有点虎头蛇尾了,最终结果如何,那神秘?#31354;?#26159;谁,人们虽然好奇得要死,但是不敢问也不敢说,只能在心头猜测。

    总之大家?#21152;?#19968;个共识,沈家祖坟冒青烟,有了大靠山了,所以说啊,生个漂亮女儿有时候比生十个儿子都管?#33579;?#22899;儿多好,指不定就能改变很多?#35828;?#21629;运,儿子呢,一个不好就会成为败家玩意儿……

    沈婉秋的比武招亲是结束了,但事情却还没有完。

    广场上的几千人讨论一番,有一部分人离开广场去了之前凉风山庄安排的住处,他们?#24613;?#24819;仆人表面心意?#25954;?#25104;为沈家供奉,因为那样一来就有机会接触那个神秘?#31354;擼?#26377;一部分人则是直接离开了凉风山庄,想来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会哄传开去,这部分人没?#24184;?#27784;婉秋承诺的十万金,开玩笑,不敢拿啊,拿着烫手,如今沈家背?#21487;?#31192;?#31354;擼?#27784;家的东西就是那神秘?#31354;?#30340;,拿了万一得罪人?#20197;?#20040;办?面?#38405;?#26679;的存在,你不拿人家或许记不住你,但你拿了肯定会被记住!

    离开广场的占据了大半,还有一小半人没有离去,他们?#24187;?#35752;论猜测神秘?#31354;?#30340;身份,?#24187;?#21364;是在观察那擂台上方的滚子,似乎想从?#24418;?#20986;什么,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想要结交刘秀这个小神医的,只是见他在忙并未上去打扰……

    窃窃?#25509;?#20013;,擂台之处突然传来哗啦一声,那个临空而立的滚字,在漂浮了几个小时后轰然化作水流跌落在了地面。

    面对这一情况,人?#21069;?#38745;片刻又开始讨论起来,很多人目光?#20102;?#33509;有所思,有些人则是愁眉不展懊恼?#28784;眩?#33509;有所思的人似乎悟出了点什么,愁眉不展的人肯定一无所获白白浪费一?#25991;?#24471;的机会。

    在擂台上方滚字化作水流的时候,刘秀都转头看了一眼,旋即继续给人治伤。

    “看来我对武道意志的运?#27809;?#21482;是初级阶段,那一丝意志附着在水上,在我没?#24418;?#25345;的情况下也只坚持了几个小?#26412;拖?#25955;了……”

    刘秀心头自语道,他可是记得有一个叫一剑峡的地?#21073;?#23613;管他还没有去过,但那一剑峡却是?#31354;?#29992;剑斩出来的,百里长峡横贯在大地上,哪怕千百年来过去人们都能感受道恐怖的剑意,剑意也是武道意志的一种,明显,刘秀距离那种层次不知?#21862;?#20102;多远,人家的武道意志能维持千百年,而他如今只能维持几个小时。

    惊退五毒教教主后,刘秀就将其?#23383;?#33041;后,沈婉秋的?#20174;?#20182;更是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忙着给伤者治伤。

    这会儿气氛轻松下来了,王禅他们也不再那么紧张,然而看刘秀的目光却是古怪无比,倒不是他们看穿了之前是刘秀在暗中搞鬼惊退了五毒教教主,想都没往这方面想过,只是刘秀之前的表现和现场太过格格不入了。

    王禅忍不住看着刘秀纠结道:“刘兄弟,你之前太冒失了,说真的,我都给你捏了一把汗,以后?#23633;?#19981;可这样鲁莽行事了”

    “?#21069;?#21016;兄弟,之?#25353;?#23478;都胆战心惊怕得要死,你却跟个没?#38706;?#20154;一样,万一惹得五毒教教主不高?#35828;?#35805;你想过那种后果吗?虽说广场上那么多人,人家不一定关注到你,但凡事就怕万一啊,还好他被神秘?#31354;?#24778;退了,否则指不定你会是什么样?#21335;?#22330;呢?#38381;?#19977;剑也在边上开口道。

    刘秀抽空抬头看着他俩笑道:“这?#24187;皇露?#22043;”

    “那是你运气好,不是我说你刘兄弟,你医术好不假,但也太过敬业了吧,给伤者疗伤连自己的命都?#28784;?#20102;?#31354;?#26679;要不得的,也得看看场合不是”王禅苦口婆心道。

    刘秀继续低头忙活说:“救人如?#28982;穡?#24403;初?#24050;?#21307;的时候师傅给我上的第一课就包括这个,如果?#24605;?#22826;多而耽误了病?#35828;?#27835;疗那是作为医者的失职,这个道理你们是不会懂的”

    “好吧,你说的对,但等到你哪天吃亏了就知道我们说的是金玉良缘了?#38381;?#19977;剑没好气道,佩服刘秀尽职尽责的同时又对他的傻大胆感到无语。

    时间一点点过去,刘秀的治疗并未停下。

    沈婉秋一次比武招亲,前前后后一共伤了三十多个人,除了那个嚣张的白衣剑客被五毒教教主捏死之外,居?#28784;?#22806;的没有死?#35828;?#24773;况发生。

    说到那个死去的白衣剑客,人们讨论中有些好笑,那?#19968;?#27515;得也真够冤枉的,恰好撞在心情不好的五毒教教主手中,之所以说他冤枉,若是稍微低调点的话,五毒教教主恐怕就不会第一时间杀他了,五毒教教主在不杀他之前就针对其他?#35828;?#35805;,必定会被神秘?#31354;?#25552;前惊退,他也就不用死了。

    人死如灯灭,随着?#21069;?#34915;剑客的死亡,他?#21335;?#24352;也就被人们淡忘了,至于身份来历这些更是没?#24184;?#20041;。

    一?#26410;?#32473;伤者施针,刘秀越发得心应手起来,从一开始的一个个治疗,到后面同时给几个人治疗,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受?#35828;?#20154;全部都被他治好了,不对,还差了一个聚财?#35828;那?#26149;亿,那?#19968;?#20063;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当刘秀从最后一个伤者身上取下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他就被人群包围了,被他治好的伤者自是感恩戴德,其他人更是乐得结交他这个小神医。

    “小神医妙手回春的本事是算是服了”

    “对啊,之前我受那么重的伤,估计回去得躺几个月,你看现在的我,除了虚弱点哪儿有受?#35828;挠白櫻俊?br />
    “刘小神?#21073;?#27809;说的,以后谁要说找你麻烦,你?#28784;?#35828;一句话,天南海北我都第一时间赶去助你”

    “刘小神?#21073;?#25105;叫秦川,在?#31245;?#22478;颇有几分脸面,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去做客?”

    “留小神医……”

    刘秀被人群包围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和他说话争取露个脸,毕竟刘秀的医术大家都见识到了,未来指不定有求到他头上的时候,现在混个脸熟总好过未来舔着脸上门不是。

    不过大家考虑到刘秀虽?#28784;?#26415;了得但却是一个普通人,都很克制,并?#20174;?#25380;。

    有本事的人在哪儿都能吃得开,这个道理刘秀很早就懂,虽然此时周围的人极力吹捧拉拢自己,但刘秀并未因此而飘。

    他?#24187;?#24212;付来自四面八方的问候?#24187;?#31505;道:“诸位太抬举我了,我不过?#36828;?#21307;理而已,还有待提高,当不得神医称号,还请大?#20063;灰?#25447;杀我了”

    “就凭小神医盏茶时间就让?#19968;指?#22914;初的本事,小神医这个称号就当之无愧!”

    “?#21069;∈前。?#35841;若是敢质疑的话,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对于这样的吹捧,刘秀很是无奈,但并未太过纠结,自己有多大本事他心如明镜,不会因为别?#35828;?#21561;捧而飘飘然,也不会因为别?#35828;闹?#30097;而有什么不快,平常心就好。

    王禅赵三剑早就被人群挤边上去了,看着人群中的刘秀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他们在遇到刘秀的时候,从未想过这样的画面,谁能想到,途中随便遇到的一个少年会成为当下那么多武者都在讨好拉拢的焦点?

    人不可貌相啊……

    人们实在是太热情了,应付一番,刘秀只得以自己太累了为接口结束这场闹剧,人们也理解并未过多?#21862;?br />
    “对了小神?#21073;?#20320;住什么地方啊?#23458;?#19968;以后我们求医问药也得有个地方找你不是”最后,在刘秀?#24613;?#31163;去的时候有人开口问道。

    这个问题一出,人们纷纷安静下来,?#21069;。?#21016;小神医住哪儿?#31354;?#20010;得记好了,免得以后找不到人。

    刘秀回答道:“?#20197;?#20020;江城辖下青柳镇上开了一家医馆,若是以后有人求医问药的话去那里找我即可,我的医馆叫保安?#33579;?#34429;?#24187;?#26377;名气,但还是能打听到的”

    开医馆刘秀就不怕伤患上门,现在有一次免费打广告的机会他也乐见其成,他甚至都能想到,以后自己都不会再像之前那么无聊了。

    话音落下,刘秀想了想继续说:?#25353;?#23478;若是要去青柳镇找我治病救?#35828;?#35805;,恐怕得等一?#38382;?#38388;了,我这次出门远游大约在冬季回去,所?#38405;?#20204;这?#38382;?#38388;去找我我却是不在医馆的,还请大家见谅”

    刘秀这么说大家也理解,并未纠结询问刘秀为何出门远游,谁还没点特殊事情啊。

    离开人群,刘秀稍微松了口气,人们太热情了,他有点吃不消,很久没体会过这种被人簇拥吹捧的感觉了,一时之间他有点?#21543;?#19981;适应。

    “刘兄弟,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见刘秀离开人群,王禅走过了问。

    把背篓背背上,刘秀说:“还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走啊,虽说这凉风山庄好吃好喝好玩,但这又不是自己的家,还能一直留在这里啊”

    “现在天都快黑了往哪儿走?要我说干脆再住一晚得了,毕竟人家?#32622;?#36214;人,明天一早再出发也不迟,而且你们就不好奇那么神秘?#31354;?#21040;底是谁,最终和沈婉秋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吗??#38381;?#19977;剑兴致勃勃道。

    还能有什么结局,从此各走各的阳关道?#25314;?#21016;秀心头嘀咕道。

    看了看天色,他也觉得这个时候走有点不合适,想了想开口道:“那就再住一晚吧,虽然这里不是自己的家,但这个时候走,外面?#24917;家?#22806;的还真不好?#34915;?#33050;点”

    “说的也是,哈哈,走吧,也不知道沈小姐承诺的十万金还算不算数”王禅哈哈一笑道。

    赵三剑泼冷水说:“人家的承?#24213;?#28982;是有效的,但问题是你敢真要那十万金吗?”

    “还真不敢要,烫手啊,啧,这样一来我们这不?#30528;?#19968;趟了吗?”想到那个神秘?#31354;擼?#29579;禅一时之间无比郁闷道。

    ?#32610;?#33021;说?#30528;?#19968;趟呢,亲眼见到五毒教教主吃瘪,又见识了神秘?#31354;?#30340;手段,还结识了刘兄弟这个小神?#21073;?#36825;一趟已经不虚此行了?#38381;?#19977;剑豁达无比道。

    王禅笑了,点头说:“也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够我吹很久了……”

    刘秀他们回到之前的住处,凉风山庄的仆人早就?#24613;?#22909;了饭菜,王禅赵三剑兴致很高,硬要拉着刘秀喝两杯,反正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刘秀也没有推迟,三人吃吃?#32676;?#35848;天说地倒是蛮开心的。

    刘秀毕竟是顶着一个小神医的名头嘛,他们吃的兴起的时候,有人主动来拜访了,这个不好拒之门外,于是三人邀请对方一起吃吃?#32676;取?br />
    可这样一来,后续接二连三的有人前来拜访了,到最后,刘秀他们所在的小院汇聚了四五十号人,一时之间热闹得不?#23567;?br />
    大家谈天说地,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兴致勃勃的讨论了一遍,然后有天南海北的一通闲聊。

    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事情就说到了雷击山那里。

    “雷击山那里的事情还未结束呢,九大势力和五毒教都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那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21069;。?#22914;今那里被九大势力和五毒教封锁,一般人根本连靠近的资格都没?#23567;?br />
    “那不一定,如今不是有个什么祖龙在剑南道出世?#21335;?#24687;嘛,其他地方来了很多人,指不定他们找不到祖龙就会去雷击山看看,也不知道九大势力和五毒教到时候顶不顶得住”

    “我看悬”

    “哎对了,传闻雷击山那里如今是一片绝地,中心之处更是有着一片神秘的古建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们谁去看过?”

    “我们也只是听说,没真正去看过呢……”

    话题谈论道这里,刘秀倒是开口了,他无中生友道:“说道雷击山,我倒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过不少信息,我那朋友说雷击山那里如今的确是一片死地,恐怖电弧笼罩一片区域,但?#27493;?#21435;的人都是九死一生的结局,想安全的进入那片地?#21073;?#38656;要服下一种叫?#20570;?#26524;的东西,那种果子是当初那片神秘建筑出现之前才出现的,而?#39029;?#20102;那种果子还能真正的进入那神秘古建筑呢,只是但?#27493;?#20837;古建筑的人至今都了无音讯不知结局如何,九大势力和五毒教还守在那里,就是等进入古建筑的人出来”

    刘秀这番话出口,原本热闹的场面倒?#21069;?#38745;了下来,一个个仔细听着,颇为八卦的样子。

    在他话音落下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小神?#21073;?#20320;那朋?#40486;?#35828;了什么?我们没去过雷击山,再给我们说说?#25314;?#20063;让我们开开眼”

    刘秀?#24515;?#26679;的医术,认识一两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并?#24708;咽露?#26159;以人们并未怀疑那说的那些。

    心念?#20102;福?#27809;有人发现刘秀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神色,继续开口道:“其?#36947;?#20987;山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我那朋友给我说了很多,我给大家说说也无妨”

    “首先?#20570;?#26524;神秘建筑以及那里的危?#25307;?#22823;家都知道了,我就不过多阐述,我说点你们或许不知道的,你们?#20204;?#21548;听就当图个乐子,五毒教你们都知道吧?今天你们还见过五毒教教主,但我要说的是,今天大家看到的五毒教教主以及是第二任了,我那朋友说,五毒教上代教主已经死在了雷击山那里,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大手印给拍成了肉泥,如今雷击山那里还有一个恐怖的掌印印在地上呢,若是你们有机会去的话就能看到”

    “还有就是关于雷击山中心之处的神秘建筑了,据我那朋友不确定说,那神秘建筑乃是一处远古遗迹,很可能是消失在历?#28902;?#27827;中的远古种族羽族留下的,如今出世,搞不好就是受到了所谓的祖龙出世影响,或许远古种族羽族达能推算到了什么提前布局,才让那神秘建筑随着祖龙出世而出世,没有人知道那神秘建筑内有什么,毕竟进去的人都再没有出现过”

    “而且,有人在雷击山那里亲眼目睹两个和尚也进入了那?#20260;?#36828;古种族羽族留下的神秘建筑,人们猜测那两个和尚来自于传说中的避空?#25314;?#36991;空寺大家?#21152;?#35813;听过吧?#21487;?#31192;无比,他们都忍不住前去查看了,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东西,万一他们要是在那里得到什么的话,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我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大家听了?#20204;?#19968;乐,当不得真……”

    刘秀半真半假的给大家说了说雷击山的情况,有些没说有些说了,七分真三分假,总之就是让人?#24187;?#35273;厉。

    最后刘秀表示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大家了,说无可说。

    看着大家若有所思的样子,刘秀心道无中生友真的是一个好接口,借莫名其妙的朋友传递出现一些消息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实际上刘秀说这些的重点并不是为大家科?#23637;?#20110;雷击山的情况,而是想给避空寺找点麻烦,当初避空?#38706;?#20182;的所作所为他可是都记着呢,?#34987;?#19968;到刘秀还不可劲?#30446;櫻?br />
    雷击山神秘建筑,?#20260;?#36828;古种族羽族留下的,其中有什么?加上如今祖龙出世,会牵扯出什么?#22353;?#20854;是避空寺的和尚提前进去了,其他和避空寺一样超然的地方岂会坐得住?#38752;?#23450;会和避空?#40065;?#30382;的,最好是大打出手才好!

    总之,把这些消息传递出去,不管避空寺会不会?#26032;?#28902;上身,刘秀都不会亏什么,毕竟他所说的这些又不是什么秘密,若是能给避空寺找来麻烦那可就赚了。

    对于刘秀所说的这些情况,在场的人着实需要好好消化一番,所谓人多口杂,刘秀完全能预料到,自己说的那些必定会在几天内传遍四?#21073;?br />
    夜,渐渐的深了……

    刘秀他们谈天说地的时候,凉风山庄的另一个地方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情况。

    作为龙凤山庄的主人,沈婉秋在结束白天的比武招?#23383;?#21518;就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21073;?#22240;为一个神秘?#31354;?#26263;中出手结束比武招亲的?#20498;剩?#22905;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回到住处后,沈婉秋听从女武者的建议,一番?#24613;?#21518;等待那神秘?#31354;?#21069;来找她。

    在她的安排下,自己的住处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布置得喜庆无比,红灯笼红彩绸高挂,她的闺房更是布置成了婚房,喜字贴着,红烛燃着,就等着那神秘?#31354;?#20986;现了。

    闺房内,沈婉秋坐在床沿内心无比忐忑,那个神秘?#31354;?#26159;不是真?#30446;?#19978;自己了?会不会出现?出现之后呢?

    此时的沈婉秋心乱如麻。

    未知的等待才是最折磨?#35828;模?#27784;婉秋对这句话可谓是深有体会。

    “对于那样的存在,我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和身子了,我家的?#20063;?#23545;他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他会真?#21335;不段衣穡?#21363;使?#19981;叮?#21448;会?#19981;?#22810;?#33579;?#25105;毕竟年轻漂亮不了多少时间,我?#19981;?#32769;的,未来他一定会腻的吧,?#19968;?#22914;其他女子一样被喜新厌旧吗?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是老是丑……”

    等待中,心乱如麻的沈婉秋开?#24049;?#24605;乱想起来,人之常情,换了其他任何人处在她的位置恐怕都差不多。

    她穿着自己亲手秀的嫁衣和红盖头默默等待,等待未知的命运。

    她身上穿的嫁衣并不华丽,甚至可以说是朴素,完全和她的身份不相符,之所以穿着朴素的嫁衣,这是沈婉秋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她觉得那个神秘?#31354;?#24212;该不?#19981;?#24352;扬,毕竟白天都没有出面,那是最好证明自己的时间他都没有出面,必定是一个低调的人,那么自己朴素一点才不会引起对方的反?#23567;?br />
    没有吹吹打打,没有热热闹闹,没有?#30528;?#22909;友,甚至都没有高堂当面,沈婉秋就这么把自己洗白白等着那个神秘?#31354;?#21069;来采摘。

    要说她内心不凄苦是假的,但她能怎么办?只能接受命?#35828;陌?#24067;,无法?#32431;梗?#21482;能小心翼翼的被动接受命?#35828;?#23433;排。

    她一切都?#24613;?#22909;了,可左等又等,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渐渐深了,那个所谓的神秘?#31354;?#21387;根就没有出现,甚至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出现。

    等得沈婉秋都困了,但她不敢睡,因为她不知道对方会什么时候出现。

    等待中,她又忍不住开?#24049;?#24605;乱想起来。

    “那个?#31354;?#26159;不是根本就没有看上我?否则的话他为什么没有出现?或许人家只是恰逢其会顺手而为把,惊退五毒教教主根本就不是为了我,?#30475;?#26159;兴趣使然,现在恐怕早已经走了,可是,这样一来的话,我该怎么办?他不出来说明情况,我该如何自处?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等啊等,想啊想,等的心乱如麻的沈婉秋屁股都坐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隔天一早,丫鬟小莲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沈婉秋的闺房,见她姿态不雅的瘫倒在床上,当即惊呼一声:“小姐你没?#38706;?#21543;”

    沈婉秋迷迷糊糊的醒了,猛?#28784;?#35782;到了什么,一下?#24551;?#37266;过来检查自身,发现并无异常,松了口气的同时,内心有升起了巨大的委屈和惊恐。

    那个神秘?#31354;?#24182;未出现,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自己,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或许一时片刻摄于他的威慑没有人敢找自己和沈?#34915;?#28902;,可是时间一长呢?

    意识到这些,沈婉秋眼圈通红?#25104;?#33485;白,看向丫鬟小莲凄然道:“小莲,他没来,我该怎么办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小莲赶紧安慰她说:“小姐没?#38706;?#30340;,事情还没到最坏的时候,他没来,或许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毕竟那样的存在都挺忙的”

    这句话别说沈婉秋了,就是小莲自己都不信,沈婉秋没说话,?#21335;?#26356;加茫然不知所措了。

    见此,小莲心疼得不行,忍不住抱怨道:“这什么人啊,?#24187;?#19981;白的算什么?#38706;空?#19981;害苦了小姐吗?若是那个人出现,我一定要当面质问他到底什么意思,仗着自己有些本事就真把别人不当人看了?”

    沈婉秋赫然一惊,当即摇头道:“小莲别说了,万一被对?#25945;?#21040;你明白后果吗?惹怒对方我?#21862;灰?#32039;,可家人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沈婉秋声音低了下去。

    “小姐别生气,我不说了,小姐,你说话啊,你怎么了?”见沈婉秋不言不语,小莲怕了,赶紧询问。

    此时沈婉秋微微抬头看着她说:“小莲,你刚才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与其这样?#24187;?#19981;白的等待未知结果,我不如主动找到他问个明白,也好过现在这样被动等待”

    “找他?可是小姐,要怎么找?你都不知道他是谁,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天大地大要怎么才能找到?”小莲一愣?#31561;?#38382;。

    此时沈婉秋反而平静了下来,她起身沉吟道:“要找到他,其实不难,所谓雁过留痕,对方既然出现了,就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昨天,他绝对就在人群中,否则不可能那么及时的惊退五毒教教主,现在想想,他出手或许很大原因并非因为我,而是五毒教教主想要做还没有来得?#30333;?#30340;事情得罪到了他,所以,我判断他就在人群中,我们只需要从这里入手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他当面问个明白了!”

    “小姐说的的确有道理,可是昨天广场上那么多人,对方有心隐藏的话,我们怎么找?”小莲皱眉说。

    沈婉秋?#25351;?#20102;以往的自信,她轻轻的揭开红盖头,来到?#24213;?#21069;,想了想,把自己的长发盘起,这意味着她已经嫁人了,倒不是她赖上了那个神秘?#31354;擼?#32780;是表明自己的态度,纵然你没有看上我,但我既然当着那么多?#35828;?#38754;说出比武招亲,结果已经出来,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你的了,我就是你的,在没有说明之前我都会为你守妇道!

    挽起头发的时候,沈婉秋说:?#30333;?#22825;在场的几千人,我们之前都收集过他们的大致信息,从这些信息入手,发动我们沈家的人力去确认这些?#35828;?#36523;份,根据最终得到的信息,排除掉最不可能的,那么剩下的就最可能是那个神秘?#31354;擼?#36825;样就能找到他了,或许最终剩下有可能是他的人不止一个,然而我们主动去询问,不是那个人不敢绝对不敢冒充,是那个人,对方也绝对不?#21152;?#23545;我撒谎,所以小莲,你觉得这样一来我们能不能找到他?”

    ?#25034;?#21834;小姐,这样一来我们绝?#38405;?#25214;到他的,事?#28784;顺伲?#25214;点找到他早点当面?#26159;?#26970;才能安心,我现在就去办”小莲眼睛一亮开口道,激动之下迫不?#25353;?#30340;转身去安排了。

    沈婉秋动作顿了一下,苦笑着自语道:“就?#38706;?#26041;躲着我啊,不过应该不会吧,不过没关系,排除所有不可能的人之外,我一个个找上门去询问,总能与你当面的……”

    热热闹闹的和一大帮人聊了半晚上,人群散去后刘秀跟没?#38706;?#19968;样休息,隔天一早就醒了,洗漱练?#25226;?#36523;功,和以往没什么区别,沈婉秋的事情早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在刘秀活动身体的时候,王禅赵三剑也醒了,他俩和刘秀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兴致勃勃?#30446;?#22987;讨论起来。

    “王兄,你觉得昨晚沈婉秋姑娘怎么过的??#38381;?#19977;剑挤?#23490;?#30524;道。

    王禅翻了个白眼说:“我哪儿知道,你自己去问啊”

    “我哪儿敢啊……,不过,一想到某些情况,我好气啊,心都在隐隐作痛?#38381;?#19977;剑纠结道。

    王禅离他远了点,生怕被对方牵连,大爷的,你还敢说这样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24184;猓?#27605;竟刘秀昨天惊退五毒教教主算是大乱了沈婉秋的比武招亲计划,那么这样一来沈婉秋会怎么样呢?

    好奇之下,刘秀念力辐射出去找到了沈婉秋所在的地?#21073;?#28982;后就听到了她和小莲的一番对话……

    听完后,刘秀动作微微一僵只觉?#28010;幔?#25105;这是摊上?#38706;?#20102;啊!

    “别说,沈婉秋真心漂亮,而且也聪明过头了,可不能被她找上门来,到时候怎么说都是一个尴尬的?#32622;媯?#24825;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想到这里,刘秀坐不住了,当即走向屋子对王禅他们说:“王?#32456;?#20804;,趁着天色还早,我就先走了,你们请自便”

    说着,刘秀回屋带上背篓毫不犹豫的走向门口。

    “刘兄弟这就走了啊?早饭都不吃?不用这么急吧?”

    王禅愣了一下?#31561;?#38382;。

    “也不差这一顿,?#34915;?#19978;想办法解决,走啦”说完刘秀就出门大步离去。

    俩人面面相窥片刻,王禅眨眼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要不我们也走??#38381;?#19977;剑挠挠头道。

    点点头,王禅说:“走吧,继续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对了,这凉风山庄方圆百里荒无人烟,刘兄弟能去哪儿?我去?#36864;?#20182;……”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广西11选5在哪里可以玩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5 p62开奖结果双今天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 三分彩是平台彩吗 安徽11选5预测 114期足彩最终比分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解 今日3d专家预测 四方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平特是多少倍 熊猫麻将官方版 德国vs阿根廷比分推荐 捕鱼来了下载安装 追光娱乐以前版本 浙江20选5复式投注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