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招魂(一)

    天色很暗,本来就阴暗的黄家土楼,在这种天色之下,如同黑夜。

    秦夜缓缓走下一楼,就在他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全都?#35835;?#24867;,随后,抬起?#20998;?#21246;勾地看着他。

    “你……还活着??#26412;?#31163;他最近的一位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声音都在发飘,满脸震撼:“两天……寒衣节前两天,你……你竟然还没死!”

    “这不可能……”另一边,黄晓晴也走了过来,她的喉咙轻轻抽动着,抓住栏?#35828;?#25163;都变得死白:“两天了……你还没死?你……甚至还去了二楼?”

    “怎么可能??#34180;按?#27809;有过……两天还能活下来的人……?#34180;?#24590;么会……”

    一位位村民全都走了过来。秦夜好整以暇的拿起手机看了看。

    早上?#35828;恪?br />
    “没什么不可能。”收起手机,他平静地看向所有人:“我想知道……黄建森在哪里。”

    这句话,让有些沸腾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许久,黄晓晴悠然点燃一根烟,吐了一口烟圈,淡淡道:“死了。”

    死了?

    秦夜眉头再次皱起,按照他的想法,黄建森是村长,是熟悉整个村子一切的人,他是最有可能成为那道十恶不赦的灵魂的。然而,他却死了?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死?”秦夜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黄晓晴:“按照县志,他活了三百四十多年,怎么可能死?”

    “你恐怕是看错了。”之前一直躺在藤椅上,如同僵尸一样的老者?#20154;?#30528;开了口:“黄建森……在黄家村历史上,这个名字出现了四?#24013;?#21516;名而已。第一次是第二任村长。最后一次是现任村长,莫非你觉得他活了一千多年?”

    秦夜沉默。

    重名吗……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现场所有人:“我想知道他生前的所有,有什么办法?”

    老者笑了。他的目光很平静,非常平静,仿佛生死荣辱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大冬天轻轻摇着蒲扇,死人一样开口:“如果是其他时间,没有办法。但……现在是寒衣节。”

    “99年的寒衣节前一周,黄建森……就是吊死在那间房间里。”他指了指头顶:“204,不怕死的话……就上去试试吧……”

    204么……秦夜点?#35828;?#22836;,再次朝着二楼走去。

    这个“游戏”的解密越解越多,而线索也越来越多,活过第二天后,他有更多的主动权。

    204……顺着二楼一路走,他终于看到了204号房间,不仅窗户,就连大门都钉死。一拳锤开挡门的木板,一股岁月的腐臭气息立刻涌了出来。

    黄家土楼,?#20004;?#20026;止,他还没有看过除了人类的任?#20301;?#29289;。

    如此大的槐树,却没有鸟,大清早的如同坟墓。也没有昆虫,更不要提猫狗。就连这栋房间内,他都没看到任何老鼠。

    光线暗得吓人,从窗户投入丝丝缕缕的昏暗阳光,能模糊看到上下翻飞的?#39029;尽?#39034;着这些淡薄的光芒,可以看清屋内。?#25343;?#20843;方倒塌的柜子,椅子,书桌,各种生活用品上,已经布满了?#39029;尽?#20843;/九十年代特色的,“只生一个好”的盆子里面堆满了垃圾。破败得如同鬼屋。

    这些根本无法引起秦夜的注意,真正让他侧目的……是整个房

    间,包括门窗,全?#21051;?#19978;了黄色符纸!

    这些符纸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沾满?#39029;尽?#38745;静地贴在墙上。秦夜走过去看了看,眼角轻轻抽了抽。

    这些符纸……竟然萦绕着淡淡的真气!

    年代已经不可考,但至少有几十年,还有这种真气……当初贴上符纸的人,恐怕和他一个级别!

    府君……有府君来过这里!

    他没有扯下任何一张,在这种地方,一切行动都要慎重。而是轻轻挑起一张,仔细看了起来。

    上面的符箓龙飞凤舞,真气和阴气是完全不同的力?#21051;?#31995;,他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但是下方,盖着一枚印章。吹开上面的?#39029;荊?#21487;以清洗看到:灌顶?#31449;?#24191;?#21364;?#22269;师金印,十一个字的金印!

    “这是……”秦夜?#35835;?#24867;,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四周,喃喃道:“国师?”

    “这是国师?”权景浩嘴巴都张成了“o”型:“国师来过?怎么没收了那只女鬼?”

    秦夜失笑,楚人美同样是府君,就连他这个阴差都觉得棘手。人类府君面对厉鬼先天处于劣势,怎么收?

    “清代国师。而且是第一代清朝国师。”秦夜放下符箓,拼命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金印的主人,许久才沉声道:“十四世章嘉呼图克图,于康熙四十五年被敕封为灌顶?#31449;?#24191;?#21364;?#22269;师。历任三朝,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25353;?#20154;,您怎么知道的?”

    秦夜平静道:“历代国师,都是护国神卫中人,从无例外,这种事情,特别调查处的资料多的是。”

    他的目光看向整个房间,国师没什么,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无非为了不死药。但是……这些符箓是用于什么?

    镇压?

    不可能,清代的时候,楚人美都没出生,这里又是神弃之地,里面的人根本出不去,他镇压的是什么?

    而?#25671;?#20182;现在也勉强称得上见多识广,镇压厉鬼的符箓种类见过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总感觉……这些符箓和他见过的镇?#29399;?#31635;,大大的不同。

    这种不同并非绘制的不同,而是种类,如果将镇压厉鬼的符箓称为华国字,那么其他符箓都是华国字的一种,只?#36824;?#26159;字不同而已。比如,这句镇?#29399;?#31635;是“镇压厉鬼”,那一句就是“恶灵超度”,哪怕字不同,一看也知道同一个体系,是方块字。

    但是……这里的符箓,就像把华国字换成了abc,明显不是一个体系。

    一块全新的拼图吗……他拿出手机,将符箓照了下来,丢给权景浩:“你现在立刻出去,你是厉鬼,应该不会被门房发现。去安靖村,放知更鸟,通知学者智囊团最精通符箓的大师立刻前来,就说……朕有急事召见。”

    “是。”

    咚……门轻轻关上,权景浩离开了,秦夜在屋子里走了两步,手虚空一抓,一个香炉出现?#31181;小?br />
    ?#26263;然?#20799;……无论出了什么事,你都给我挡住。”他深深看向刘昌闵,对方用力点?#35828;?#22836;。

    他将香炉放在中央,并没有立刻开动,而是闭目休息起来,将精气神调整到最高峰。

    一楼老头子的话:99年的寒衣节前一周,黄建森就是吊死在那间房间里。不怕死的话……就上去试试吧。

    他好像对活着没有任何奢

    望,话也是尽?#32771;?#30701;。但是,秦夜听懂了。

    试试?试什么?

    寒衣节前一周,黄建森吊死在这里。那么……今天,也是他的头七之内。

    能试的只有一个。

    招魂!

    十分钟后,秦夜睁开了眼睛,气息内敛,古井无波。手轻轻一划,香炉上的线?#24867;?#26102;燃起一点鬼火,缓缓烧了起来。

    啪滋……啪滋……房间里安静得似乎能听到火花炸裂的声音。十秒,三十秒……五十秒,就在一分钟后……忽然?#20061;九?#25968;声声响,窗户忽然全部关死!屋子里一片漆黑!

    虽然钉了木板,但窗户还是朝外打开着,这一刻忽然的关闭,整个房间失去所有光亮来源。如同身处地狱。下一秒……一阵刷拉拉的声音疯狂响起,从?#25343;?#20843;方传来,越来越大!

    那是……符纸扬起,拼命抖动的声音。

    在门窗全部关死,没有一点点风的房间。

    ?#25353;?#20154;……”刘昌闵出神看着周围的一切:“招到了?”

    “不是他!!”秦夜目光无比警惕地看着周围:“是她……她来了……是楚人美。”

    “原来,那老头说的‘不怕死’是这个意思……等等……”

    他目光眯了起来。

    电?#21543;?#26449;老尸?#30446;?#22836;,同样是招魂!

    现实和电影,在某一个瞬间完全契合!

    刷拉!香的火焰忽然间冒起一米高。就在火焰后方,楚人美深蓝色的长袍,狰狞的面容,?#26454;?#20986;现在黑暗之?#23567;?br />
    “死!!!”刚刚出现,她的五官瞬间扭曲,血盆大口猛然张开,头发潮水一样冲来,然而,目标却不是秦夜,只是香案。

    轰隆隆……就在这一刻,整个黄家土楼上空,阴云密布。

    阴云从?#25343;?#20843;方围聚而来,在土楼上?#25307;?#25104;一个百米云洞,层峦叠嶂的闪电,宛若云洞中有一个闪电吸收器?#21069;悖?#22868;腾着涌入。不到十秒,就形成了一个喷薄汹涌的雷球,吞吐不定。

    ?#25353;?#32966;。”秦夜一声冷哼,袖袍中一条锁链飞出,率先勾住香炉,飞到了自?#22909;?#21069;,同时,?#31181;?#39134;快结印。房间里一道道阴风凝聚,一个虚幻的身影若有若无地展现出来。

    黄建森的灵魂!

    ?#30333;獺。 本?#22312;灵魂出现的刹那,楚人美一声尖叫,海啸一样的头发?#26454;?#24418;成一只巨手,直抓秦夜天灵盖。然而就在同时,天空中一声闷雷,轰然巨响,整个土楼都在颤抖!

    “这是……”秦夜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了彤彤的一些话。

    有制度的……谁如果做了不符合的事情,迎接的就是天打?#30528;?br />
    这就是神弃之地的规则。

    而如今……他看了看面前悬浮的香炉,再看了看倏然停下,满脸扭曲愤怒,却再也不敢进一步的楚人美……

    “你……好像做错事了啊?”秦夜双手手印一合,死死盯着对方:“你触犯了这里的天条,天雷降世……为什么?”

    “不是因为想对我出手,毕竟出手不是一两次了。那就是……”

    他深吸一口气,?#31181;?#21360;诀结束,一道虚幻的灵体,已然?#26377;?#31354;中走出。

    “因为黄建森。”

    “天道认为,你不可和他相见?”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正规网络兼职赚钱 bet365足球即时赔率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星悦麻将下载 甘肃11选5的那个平台好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北京麻将混儿悠是什么 20选5风采网走势 600095股票行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载手机版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安徽快3官方平台 二分彩后二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一 好友麻将作弊器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