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大昆國國史秘錄

    影帥大人剛剛說到此處,壇狀仙陣突然有生出轟鳴之聲,比之先前更大,更為磅礴的光柱沖天而起。

    “副府君大人來了……”看著光柱湮滅,一個八百余丈的銀色人形飛落,影帥大人低聲提醒道,“快隨我見過!”

    “是……”未影和申影不敢怠慢,應了一聲,急忙跟在身后。

    果然,銀色人形飛出仙陣,顯露出一個健碩的中年聚元仙人,影帥大人急忙上前,剛要躬身開口,那中年仙人目光一掃空間眾仙,高聲喊道:“諸將,速速迎接韶影府府君大人和玄天府府君大人!”

    “啊??”申影和未影大驚,彼此看了一眼,急忙單膝跪倒,頭前的影帥大人自然也不慢,同樣單膝跪地。

    再看四周七七四十九個仙陣,“轟轟”的巨震聲響中,所有仙將周身生出銀光,仙陣中央皆有光柱沖出,匯聚到壇狀仙陣之前,幻化一個梁橋之狀,眾將齊聲道:“末將迎接兩位府君大人……”

    “哈哈……”眾將聲音落處,一聲朗笑灑落,近九百余丈的銀甲男仙緩緩飛落,口中說道,“老夫就不必迎接了,要迎接韶影府的府君大人!”

    “是……”眾將再次齊聲道,“末將迎接韶影府府君大人!”

    “就你事兒多!”銀甲男仙之后,一個身著宮裝的聚元之境女仙踏云落下,那略顯嬌嗔女仙聲音響起,“諸將一聲府君大人不是也有我了么?干嘛還讓人家多喊,顯得這是你玄天府的仙陣么?”

    “聽天雪我是常來的,你卻不曾來過,自然要讓他們見見……”銀甲男仙笑道,“可惜你依舊不以真面目見人,這大昆國第一……”

    “切……”不等銀甲男仙說完,宮裝女仙冷笑了,說道,“在你們男仙眼中只有美色么?”

    “哈哈……”銀甲男仙大笑了,說道,“你怎么不等我說完?韶影府府君豈是美貌可以服眾?我想說的是大昆國第一才女!”

    “哼……”宮裝女仙冷哼一聲,“這還差不多!”

    隨著聲音,兩個聚元之境仙人飛出仙陣,銀甲男仙周身銀光收斂,顯露出神峻異常的氣質,女仙則依舊用淡淡的銀光遮蔽相貌,并不能看清。

    “見過兩位府君大人……”影帥急忙上前,再次單膝跪倒,口中喊道,隨著他的聲音,未影和申影也前行數百丈單膝跪倒。

    “嗯,是柏樂吧!”宮裝女仙低頭看看影帥,淡淡的說道,“起來吧,這次你做得不錯,井欲寒,回頭重重有賞……”

    那韶影府副府君拱手笑道:“是!”

    “你看你……”銀甲男仙也笑著搖頭道,“剛剛還說我玄天府眾將呢,你韶影府影衛同樣的稱呼,你怎么就不說?”

    “我喜歡,怎么著?”宮裝女仙口中帶著笑意道,“他們是我的影衛,為我韶影府出力,而此次他們立了大功,連……連陛下都絕口夸贊,你說我能不另眼相待?”

    “陛下?”銀甲男仙有些詫異了,問道,“他老人家不是在……”

    陛下在哪里,銀甲男仙自然不會說出來,宮裝女仙也瞬時回答道:“是啊,所以我不是來了么?你也被我請來了?”

    “想不到事情如此重要!”銀甲男仙眉頭微皺了,左右看看,試探道,“若如此,我玄天府的仙將是不是太少了?”

    “那人經過未影試探,不過是五行仙中階實力!”宮裝女仙笑道,“即便他隱藏了實力,那也是二氣仙高階頂尖兒了!再退一步講,他有聚元仙初階實力,不是還有你我么?”

    “呵呵,那倒是!”銀甲男仙點點頭,笑道,“我玄天府仙將但憑韶影府府君大人指派!只要能幫你完成陛下的重任……”

    “如此多謝啦!”宮裝女仙回答道,“你玄天府有什么事兒,盡管跟井欲寒說!”

    井欲寒笑吟吟的跟著說道:“是啊,府君大人有用得上我韶影府影衛的事情,盡管跟鄙職說!”

    說完之后,井欲寒眼珠一轉道:“不過此時正趕上玄天府在聽天雪有樰沖仙選,兩件事情碰到一起,卻是有些麻煩!”

    “無妨,無妨……”銀甲男仙擺手道,“左右樰沖仙選在琉璃境,你等安排在其它天境即可!”

    “嘻嘻……”宮裝女仙掩嘴笑了,并沒有多說。

    銀甲男仙愣了,奇道:“莫非你們也安排在琉璃境了?”

    宮裝女仙看看井欲寒說道:“你帶著他們去安排吧!”

    “是,大人!”井欲寒沖影帥說道,“柏樂,你等跟我過來!”

    影帥和未影、申影起身沖兩個府君大人再次施禮之后,跟著井欲寒匆匆的去了。銀甲男仙沖一個仙將傳音幾句,那仙將也急忙帶了幾個仙將跟著過去。

    隨即銀甲男仙沖四周揮揮手,躬身施禮的眾仙將皆是起身,依舊運轉仙陣不提。

    銀甲男仙看看四周,傳音道:“鮑杉,這是怎么回事兒?怎么都把事情安排在琉璃境?內中有什么蹊蹺?”

    “鮑穹,還是布下仙禁的好!”名曰鮑杉的宮裝女仙剛要開口,可看看左近,小心道,“此事我也是剛剛知道!”

    “好!”名曰鮑穹的銀甲男仙謹慎的取出一個虎頭印璽,仙力催動處,一個狀若金鐘的仙禁憑空而出。

    “你可以說了!”

    “你知道樰沖仙選的真正目的么?”

    “樰沖仙選的真……真正目的??”鮑穹有些傻眼兒了,低聲道,“樰沖仙選不就是為了選出合適的仙兵仙將,填充樰沖戰隊的仙兵缺失嗎?”

    “雨朋仙選、恢弘仙選、浩輝仙選等等仙選是這個目的,唯有這個樰沖仙選……真正目的不是為了我大昆國戰隊!”

    “我去……”鮑穹感覺自己聽到了仙界最大的笑話,說道,“難不成為樰沖戰隊補充仙兵,僅僅是順道兒?”

    “不錯!”鮑杉含笑道,“樰沖仙選真正的目的是我韶影府今次要做的事情!”

    “對呀!”鮑穹醒悟過來,苦笑道,“我被你突兀的拉到黃曾天,還不知道你要我來到底作甚,你韶影府到底要做什么?”

    “這事兒曾經是一件對我大昆國國力提升極其重要的事情……”鮑杉解釋道,“但隨著時間流逝,我大昆國國力日漸強盛,這事兒也算不得極其重要,但若是能成,對我大昆國也是極有好處的!”

    “鮑杉,你能不能說得明白一些?”鮑穹有些不滿了。

    “嘻嘻,你別著急啊,這事兒是很久之前先祖們布下的一個局,我接任韶影府后根本就沒注意過,沒想到這局居然有揭開的一天,哦,還沒想到這個局跟你玄天府的仙選有關,真是有趣!你讓我好好跟你解釋!”

    “說吧,說吧,只要不耽擱你的正事兒即可!”

    “無妨,有井欲寒呢!”鮑杉笑道,“其實他一個人過來即可,但有陛下的嚴命,我才不得不來……”

    “呵呵,看起來你也沒有特別上心!”

    “不過是一個五行仙,有井欲寒足夠,只不過正好碰到樰沖仙選,事情有些沖突,我怕出現差錯。”

    “倒也是,一件久遠的布局,應該跟當時我大昆國的國力有關,如今我大昆國國力強盛了,這布局的成敗反而不太重要!”

    “鮑穹,你知道么?”鮑杉眼珠微轉,左右看看,居然開始傳音,“我接到傳訊后,真是有些嚇到了,那傳訊的密級是我從來不曾見過,我半分都不敢耽擱,立即傳給宮內。當然,我也清楚陛下不在皇宮。然后等待陛下旨意的時候,我立即找尋先前的記載,那記載的密級同樣極高,連我都不能探看。”

    鮑穹的好奇心徹底被挑起了,直接傳音道:“別說那么多廢話,陛下旨意過來之后,你自然是有權探察了,快說……”

    “你知道我大昆國是如何立國的么?”

    “國史上寫得清楚,不是先皇白手起家么?”

    “國史上的話也能信?你信不信我從韶影府找出另外一個國史?”

    “你說吧,我不說話了!”

    “其實啊!”鮑杉低聲傳音道,“在我大昆國之前,啟蒙大陸有個紫煥國。紫煥國勢力范圍極大,但紫煥國的根基在黃曾天,在紫煥國往玉完天發展時遇到了瓶頸……”

    “……紫煥國王室子嗣凋零,憑借族力難以完成國力的強盛,更別說往欲界高天發展,其后在四周其它敵國虎視眈眈之下,國力日漸衰敗……”

    “……既如此,我鮑家就有了可乘之機,先皇開始布局謀取紫煥國國運,當然具體的手段我韶影府也沒有記載,你若想知道需去皇室尋找。左右我大昆國就在那時候開始扎根,嶄露頭角……”

    ps:喜歡本書的諸位道友,請到起點(https://book.qidian.la/info/1010594608)訂閱支持一下,投個月票,投個推薦票,收藏,打賞,感謝一切形式的支持!!

    歷史總跟尋常人的所想不同,仙界也一樣,揭開謎底的那一刻才會讓人驚訝萬分!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黑龙江6+1预测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 e球彩开奖画面 弈棋耍大牌申城棋牌 快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开 足球彩票即时比分 棋牌天地? 国际象棋马的走法 棋牌网上 极速飞艇登录网址 个人理财投资产品规划 山西11选5平台 至尊棋牌游戏客服微 预测老快3 河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