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風家圣殿

    柳晏妤一直認為自己的妹妹是大氣運者,是柳家的驕傲,是上古世家的希望,但她看到風雪眼中那廝不屑,還有風雪迎接時的態度,她突然明白了,族內重視翾兒,但風家、黃家甚至尹家、孫家等等世家他們未必會在意的,即便是族內,若家主真的認為翾兒就是大氣運者,自己的婚姻何必要如此?

    卜卦之術畢竟是卜卦之術,氣運一說變故太多,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氣運能夠出現,誰也不知道這氣運何時已經湮滅。

    “晏妤妹妹……”風雪突然傳音了,“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柳晏妤有心回他個“我在想我的情郎!”,可偏偏的,她又不能,只好嘆息道:“自然是翾兒了!”

    “放心!”風雪笑道,“翾兒是大氣運者,必定能逢兇化吉。哦,對了,摶土山上的鳳凰花開了,我記得你一直惦記呢,等翾兒傷愈了,我能陪著你去看看么?”

    “哦?鳳凰花開了?”柳晏妤一喜,有些驚訝的問道。

    “是啊!”風雪點頭,“只有傳說中盛開過的鳳凰花,終于開了!我記得你小時候跟華嬸來時,我帶你去看時,你曾許過愿的……”

    風雪還要再說些什么,“噗噗……”眼前所有光影破碎,一個古色古香的樓閣顯露在眾人面前,“補天闕”三個大字跟“朝天闕”有些類似,可又有細微的差別。不等柳晏妤看清補天闕四周的情形,風雪足下光瀑凝結成麒麟之狀,張口低吼一聲,飛往樓閣后面。

    “叔父……”風雪急忙解釋道,“小侄直接帶叔父去圣殿,就不從補天闕正門進入了。”

    “好說,好說!”柳知非點點頭,他知道補天闕跟朝天闕一樣,從外表看是樓閣,但里面是一層龐大的空間,這空間的入口進出也有講究,就跟大殿的正門和旁門一樣,此時繞著樓閣飛,說白了就是走后門。

    果然,轉過樓閣,遠處有個黑白色塔狀光影,麒麟飛往光影之處,等得近了,麒麟撲入光影,“轟”土黃色光影炸裂,一個泛著光波的通道凝結出來!

    “兩位叔父、華嬸、晏妤妹妹請……”風雪的禮數周到,說話時一股吸力從通道內生出,眾人略加催動仙力,四周空間急劇拉長,然后又驟然一緊,眾人已經到得一個黑白色的巨塔之前!

    這巨塔處在一個獨特的空間,這空間上空灰蒙蒙有大團的云朵密集,空間底部有土黃色丘陵遍布,丘陵好似手狀,將巨塔托住!

    但是,在巨塔底部,又有一個巨大的腳印,那腳印之內黑白兩色雷華如根基凝結在巨塔上。

    柳晏妤站在巨塔面前,一股難言的渺小和膜拜的沖動生出。

    此時巨塔旁邊,一個黑白色雷霆炸裂,“轟……”一聲雷鳴,一個手拿拐杖的老者踏雷而出。

    “晚輩見過泉老……”柳知非等見到身著麻衣的老者瞬間飛落,急忙躬身見禮道。

    泉老沒理會柳知非,顯然心里還有芥蒂,只問風華道:“翾兒呢?”

    風華不敢怠慢,急忙將柳晏翾取出。

    “絲……”眼見到柳晏翾周身的血色,還有眉心的觀音虛影,泉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而旁邊的風雪當然也是色變。

    “泉老……”柳知非見狀,心里一跳,急忙問道,“您看!”

    “家主既然有命,老夫不得不遵從……”泉老看著柳知非,淡淡的說道,“當然,翾兒小時我也見過,很乖巧的女娃,老夫不會坐視不管。不過究竟如何著手,連幽老都束手無策,老夫怕也無能為力……”

    “泉老!”風華撲通一聲跪倒在泉老面前,叫道,“翾兒就全靠您老了,她可是咱們上古世家的大氣運者……”

    突然間就,柳晏妤覺得這個“大氣運者”聽起來很是刺耳,而且她也感覺娘親一口一個“大氣運者”真是讓人聽著厭煩!

    “華兒……”泉老皺眉了,將風華扶起,說道,“不管翾兒是不是大氣運者,她都是老夫的后輩子侄,老夫但凡能出手,自然會出手,否則老夫也不會同意將翾兒來圣殿的!老夫的意思時,老夫也不知道如何著手,且讓翾兒先進圣殿吧……”

    “好,好……”風華連連點頭,帶著翾兒可憐巴巴的看著泉老。

    “你已經是柳家的人了,不合適再進圣殿!”泉老看看風華很是干脆道,“你把翾兒……給晏妤,讓她帶著翾兒跟雪兒進來!”

    泉老的安排自然是透著古怪,不過也說得過去,畢竟不能讓風雪直接帶翾兒,那就只能讓柳晏妤進圣殿,左右柳晏妤也有風家血脈!

    “小心看護翾兒……”風華將柳晏翾交給柳晏妤,叮囑道,“她可是咱們柳家……”

    “是,孩兒知道了,母親大人!”柳晏妤急忙接過柳晏翾,打斷了風華的話。

    泉老沒有理會柳知非和笨道人,轉身飛往巨塔,風雪低聲道;“晏妤妹妹,你跟我來吧!”

    “好!”柳晏妤帶著柳晏翾緊跟風雪到了巨塔之前。

    巨塔并無光耀,可柳晏妤發現隨著自己靠近,巨塔顏色幾變,或是漆黑,或是雪白,甚至顏色變幻間還呈灰色,但當得柳晏妤到了近前,巨塔的氣息凝如實質般壓迫下來,眼前巨塔已經成了一個殿宇之狀。

    “圣殿!”重壓落下柳晏妤身形一滯,但她臉上又是生出喜色,低頭看看柳晏翾,暗道,“希望娘親說的沒錯,風家圣殿內的祖像……可以幫得上翾兒!”

    “晏妤妹妹……”風雪的聲音很是體貼的傳來,“別怕,圣殿就這樣,氣勢雄偉,但并無什么危害!”

    “嗯……”柳晏妤看看風雪,勉強露齒一笑。

    泉老到得圣殿之前,拿出一個塔狀祭器,一口仙器噴落處,祭器生出黑白兩色光耀,看著黑白光耀化作兩儀了,泉老轉頭對風雪道:“打開圣殿需要風家子嗣的精血,若是祭祀,必有長老們抽簽決定,今次家主私自同意,自然要由你獻出精血……”

    “好的!”風雪毫不猶豫的答應,沖著柳晏妤點點頭示意她放心,自己則飛到祭器之前。

    柳晏妤本不在意的,畢竟精血誰沒有?尋常催動仙器說不定也得噴出一口,可待得風雪施法時,柳晏妤忍不住心驚了!

    但見風雪在祭器之前的兩儀之上,左臂一探,手指間生出劍影,“噗”的一聲刺入胸口,眼見一股心尖之血傾落到兩儀光影上!

    “嗡……”心尖之血落下,兩儀轟鳴之聲大作,黑白色光影化作兩道劍影沖天而起落向風雪頂門。

    風雪一拍眉心,“刷”狀若劍型的仙痕張開,內中淡金光影涌出!

    黑白色劍影無視風雪護身光影直直刺入他的體內,柳晏妤肉眼可見到風雪仙軀顫抖,仙痕內涌出的那些光影縷縷破滅,柳晏妤的心里跟著顫抖。

    “刷……”黑白色劍影洞穿風雪仙軀,然后反卷,一個紫金勾勒,血色凝結的虛影隨著劍影脫體而出,“噗”的一聲落回兩儀!

    “嗚……”兩儀急速旋轉緩緩縮入塔狀祭器,就在兩儀消失,塔狀祭器泛起光明時,本是穩穩站在半空的風雪,身形一個踉蹌竟然從半空跌落。

    “小心!”柳晏妤不及多想,揚起左手將風雪抓住!

    風雪落在柳晏妤身邊,臉色蒼白,眉心仙痕光暈閃動,他低聲道:“謝謝晏妤妹妹……”

    說著風雪右臂垂下,不著痕跡的握向柳晏妤的左手。柳晏妤如受驚般縮回左手,不過看著風雪眼中的疲憊,那手還是遲疑了一下,風雪大喜,但當他右手落處,又是一空,低頭看時不過一襟衣袖。

    風雪絲毫不懊喪,他輕握了薄薄衣襟,說道:“我無妨……”

    “嗯,多謝啦!”柳晏妤應了一聲,心中好不矛盾,風雪確實是上古世家少有的天才,自小對自己也極好,若不是心底那點兒難言的感覺,沖著風雪舍了心尖之血救翾兒,柳晏妤說不得也就讓他握住自己的手,可偏偏的,當風雪的手伸出時,柳晏妤的耳邊似乎想起莫名的音律。

    泉老也心里暗喜,他再抬起右手拇指,在光影流溢的祭器上一按,“嗖”塔狀祭器沖入圣殿光影。

    “嗡嗡嗡……”黑白色光影節次從塔狀祭器上涌出,一重重沖擊圣殿光影,遠處的笨道人眼中,那巨塔漸漸生出光耀,而柳晏妤等人眼中,圣殿的光影之內有塔狀縫隙出現!

    “快走……”泉老見狀,當先飛動,口中催促道,“雪兒血脈算是精純,但也僅能支撐數息!”

    果然,柳晏妤跟著風雪飛入塔狀縫隙,她的身后“轟”的一聲大震,那縫隙已經消失。

    ps:喜歡本書的諸位道友,請到起點(https://book.qidian.la/info/1010594608)訂閱支持一下,投個月票,投個推薦票,收藏,打賞,感謝一切形式的支持!!

    風家的圣殿能救醒柳晏翾么?你猜?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西甲皇家贝蒂斯 辽宁35选7彩票控 东北吉林麻将玩法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 好运麻将20元进园子群 福建11选5中奖规则 极速快乐十分 不同类型基金的资产配置比例 微乐家乡麻将手机版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 下载北京十一选五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河南省 今天晚上开特马资料 德国赛车pk拾投注平台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网上什么兼职靠谱还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