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否極泰來的李莫伊和白小土

    “好!”玉牒龘點頭道,“左右貧道這些日子也無事,就在此處等道友了!”

    “行!”玉牒蕭華臉上擠出笑容道,“道友先等著,若玉牒鳳梧出來了,道友可立即通知貧道!”

    看著玉牒龘卷了龍軀伏在妖盟空間之外,玉牒蕭華也不好意思在空間內久留,急忙飛出。

    但是,他的心神剛剛歸位,“轟轟……”一重重仙靈元氣好似海潮般涌動,夾雜了五色光影朝著蕭華眉心落下,那五色光影之內還有五行真靈虛影閃爍。

    “該死!”蕭華心里大驚,明白這是自己在空間內宣講道法引動本體境界的提升,他低罵一聲急忙將姜子博送到封堤符祭出!

    封堤符飛出,蕭華仙痕一道銀光射在其上,“轟……”的一聲巨響,封堤符破碎,晶光之內,一個八卦飛出。八卦瘋狂旋轉,如巨鯨吸水將左近數千里的仙靈元氣狂潮皆是吸入。

    看著八卦大若山峰,蕭華深吸一口氣,抬手一點,“嗚……”八卦旋轉著撲向蕭華,那比蕭華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八卦落到蕭華嬰體處已經只有數十丈大小。蕭華雖然沒有放出衍念,但他感覺八卦之內五行封閉,陰陽不生,正是一個封印的死境!

    只不過到了此時,蕭華哪里還有選擇的余地?

    他未必雙目任封堤符落入,“刷”感覺好似冷水澆頭一般的,透心涼自頂門之處傾落,片刻間已經將四肢百骸遍布。

    再看四周風卷云涌的天象已經完全消失。

    “唉,時間真不多了!”蕭華心中并沒有喜色,姜子博說得明白,封堤符破開的時候就是他突破五行之境的時刻,那時候就再也沒有機會后悔了!

    一瞬間,蕭華有了決斷:“罷了,還是去塵逍海吧,既然有海市,說不得會有凝體之物出現!”

    拿出仙概瞰,蕭華尋到塵逍海,果然,塵逍海可不是一般遠,不過讓蕭華欣慰的是,聽天雪雖然跟塵逍海有些距離,但總體方向近似,自己去了塵逍海并不影響再去聽天雪!

    吩咐仙嬰改換方向,蕭華盤膝坐下,心中生出一種難言的荒謬。

    “蕭某本是要來雪瓊山脈的,可中途去了雨宏山……”蕭華暗道,“而蕭某在雨宏山得了魔禁,這魔禁又在疏金死空有大用,莫非這聽天雪還是一樣的套路?”

    封印了境界,蕭華再不敢體悟功法,只跟之前一樣,參悟青丘山秘術。

    然而仙舟不過是飛了百萬里,蕭華突然心里一跳,揚手將昊天鏡拿出。

    “嗡嗡嗡……”昊天鏡剛剛落在半空,立時發出震鳴,甚至還有清光脫體而出,看到青光零散嚇得蕭華大驚失色,這可是前所未見的情形啊。

    蕭華不敢怠慢,急忙帶著昊天鏡進入空間,待得玉牒蕭華眼中生出金光探看之時,他赫然發現昊天鏡內仙力枯竭,那蓬萊仙境各處塌陷,居然有湮滅之狀。

    “我去……”看著蓬萊仙境之內,李莫伊和白小土皆是盤膝而坐,兩人周身涌動霞光,仙力瘋狂的涌入他們體內,玉牒蕭華忍不住低罵道,“這兩個難兄難弟,如今果然是翻了身啊!連蓬萊仙境的仙靈元氣都無法支撐兩人的修煉!成千上萬仙人的精元果然非同凡響,嗯,嗯,那無極衍道圖也厲害!”

    玉牒蕭華大手一抓想要封印昊天鏡,可想了想,他又是不舍得,畢竟李莫伊和白小土歷盡苦難,如今好容易有了機會突飛猛進,他怎么可能阻擋?

    “罷了!”玉牒蕭華想到了疏金死空內魔禁和無極衍道圖相輔相成的情形,雙手揮動,在昊天鏡上布下法禁,然后又帶著昊天鏡出了空間。

    “轟轟……”果然,待得昊天鏡出現在空間之外,無數仙靈元氣凝做颶風狀落下。

    不過多時,萬里空間,重重陰云密布,颶風將天空撕裂,形成一個巨大的漏洞,漏洞的底部正是昊天鏡!

    此時的昊天鏡沉重無比,蕭華無法承受,他放出衍念看看,帶著昊天鏡前飛足有四十余萬里,正是落到一個類似云夢澤的所在。

    他將昊天鏡放在山峰上,任颶風傾瀉,山峰逐漸倒塌,自己則盤旋坐在一旁。

    越是三五元日,蕭華放出衍念探察昊天鏡,內中蓬萊仙境已經恢復如舊。感知到內中仙靈元氣凝結成液狀,蕭華又將陸書、池小夏等從昆侖仙境送到蓬萊仙境,李莫伊和白小土吃肉,怎么得讓池小夏等人喝點兒湯吧?

    看著眾弟子修煉,蕭華左右無事,將得自朝華上人的驚雷劍拿了出來祭煉……

    不說蕭華祭煉驚雷劍,再說雪瓊山脈處,墨綠色的秋毫月下,韋晟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從帆雪域天風內飛出。如今的帆雪域天風波瀾不驚,更沒有什么仙人,他哪里能找到蕭華的蹤跡?

    “該死!”韋晟瞇著眼睛看看月光之下,那大大小小的雪丘變得妖冶,低罵一聲道,“宣一國的煜烏親王必是有心腹參加這樰沖仙選,只不知道他的心腹是否會給他發傳訊。可惜老夫當日有些心急,看到煜烏親王齷齪,不由自主訓斥幾句,否則老夫倒是可以再去問問他……”

    “……不過這廝城府深,心眼兒多,若老夫問多了,他必定會有所懷疑,說不定還會提出更多條件。老夫既然已經訓斥,何必再去找他?老夫就不信尋不到樰沖仙選的消息……”

    韋晟邊想,身形又是飛起,放出衍念在四周探看,他清楚的知道,若要找到線索那必定是在雪瓊山脈,自己只要離開雪瓊山脈,一定尋不到什么線索的。

    “咦?這里為何如此狼藉?”韋晟飛到原來疏金死空所在的山谷時,不覺一愣,奇道,“莫非這里有過拼斗?”

    韋晟飛落,眼見極大的狹縫深入地底,一些莫名的氣息遍布,而且他的衍念根本無法探到狹縫的盡頭。他急忙揮手將探察仙器拿出,查看片刻他的神情大變了,倒吸一口涼氣道:“這……這里是雪瓊山脈最兇險的疏金死空嗎?怎么……怎么變成這般模樣,莫非是那處險地湮滅了嗎?”

    韋晟略加思忖,身形飛起,化作扭曲的扁平光影沖入狹縫之內。

    狹縫之內似乎另有乾坤,無數破碎的空間法則散落,韋晟越飛越是心驚肉跳,畢竟那夜靈界的氣息依舊存在。

    韋晟正飛間,一個狀若菱形的飛梭自遠處飛來,看那飛梭搖搖晃晃,不時撞到石壁的狼狽,顯然內中仙人受了什么驚嚇。

    韋晟眼珠一轉,反手將一個竹節狀仙器扔出,“刷……”仙器上青光閃動,四周空間遍布竹節虛影,那飛梭一碰到青光,其上光影立時消散,居然停了下來。仙舟一停,生出“嗡嗡”聲響,那狹長的舟身開始漲大!

    “該死!”仙舟之上,一個男仙飛出,邊是低罵邊是掐動仙訣要收仙舟,可惜,他的仙體一觸到竹節光影同樣銀光湮滅……

    男仙大吃一驚了。

    正此時,韋晟飛過,揚手將仙器收了,竹節光影消失四周一切又恢復正常。

    男仙見狀,不及收取飛梭,急忙躬身施禮道:“晚輩逍遙仙盟齊玉子,見過前輩……”

    “逍遙仙盟?”韋晟想了一下,似乎憶起左近有這么一個散仙的聯盟,他點頭道,“嗯,老夫知道,你在此作甚?”

    “稟前輩……”齊玉子哪里敢隱秘啊,急忙說道,“晚輩是來雪瓊山脈的層疊山參加譙詡秋獵的……”

    ps:喜歡本書的諸位道友,請到起點(https://book.qidian.la/info/1010594608)訂閱支持一下,投個月票,投個推薦票,收藏,打賞,感謝一切形式的支持!!

    感謝白菜、南帝、毛牙子、玄青、堅堅、風舞云動、回歸、小紅帽、造化門接班人?造化門外交大使、木木頭人、池小夏、小探菊花、高華、隨風的魚的、帝無夜、肥鼠、逆天蘿卜、一切隨風、候鳥、劍劍、永強、唱歌的小鳥、張小花、最愛坐板凳圍觀、肖、星空再現8、我本善良、升云荏苒、無情、笨笨、天帝無夜、傲神州等道友,再次感謝!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3d极速飞艇 英国股市实时行情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娱乐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11选5开奖时 好运彩网站登录 2020年六盒宝典大全 最准天津时时彩计划 棒球比分 36选7开奖结果 下载欢乐真人麻将 新疆35选7福利彩票 365电竞比分 中石油股票走势分析 11选5软件 炒股入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