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靈體攻城(二)(這章寫給新盟主:只看修神外傳)

    “祝焱……”左劍抬手一指,厲聲喝道,“爾等既在元靈山棲息,我賀蘭闕并不曾絕爾等生路,平素相安無事,今次為何突來圍攻我賀蘭闕?”

    “不曾絕我等生路?哈哈,左劍,說起來真是好笑啊!”火妖祝焱大笑了,周身火焰好似塵埃般跌落,“上次老子跟你在什么地方見面的?”

    左劍抿著嘴,并沒有接話。

    “無話可說了吧!”火妖祝焱冷笑道,“老子記得上次是在元靈山附近碰到你的!你那時候帶著一些仙兵在獵捕火靈吧?若非老子把你等逼退,還不知道你等要捕殺多少火靈!”

    “若非有我青玉門保護,你元靈山怕是早被其他仙人滅殺了!”左劍不讓火妖祝焱再說,急忙說道,“我賀蘭闕在此鎮守不也是為你們靈體好?”

    “說得你們青玉門跟個圣人似的,誰不知道你們把我等靈體逼到元靈山生存,不就是把我們豢養起來么?需要的時候來獵殺一些么?”

    火妖越說越怒,一張嘴發出凄厲的低吼,無數火苗瘋狂的自虛空涌出,而他身后的數千上萬的火靈同時發出怒吼,或是火鴉狀,或是火犀狀皆是如同火浪般撲了過來!

    左劍毫不驚慌,一拍頂門,“轟”冰清光環涌出,將左近火焰撲滅,一抬手喊道:“諸將士聽令,結陣迎敵……”

    “嗚嗚嗚”風嘯之音驟起,左劍身后仙兵仙將結成戰陣,那仙靈元氣隨著眾仙掐動仙訣,瘋狂的涌入戰陣,緊接著,“轟轟轟”接連的鳴響,粗大的銀藍色光柱自戰陣中射出,筆直擊中撲來的火焰。

    “啊啊啊……”慘叫之聲不絕,火焰內火靈的實力深淺不一,那光柱落處早有不少靈體被擊傷,更有一些靈體在光柱之下化作虛無!戰陣四周,無數細若毫發的火焰也瘋狂的蔓延,攻向仙兵。

    左劍得意,大笑道:“來,來,來,祝焱,上次老夫饒你性命,今次我等大戰三百回合?”

    “誰還怕你不成?”祝焱怒吼,身形撲入虛空,四周火焰生出巨大的火妖虛影攻向左劍,那火珠同樣幻化,依舊跟雪珠斗在一處。

    熊非迎戰共淼,眼見頭前水光粼粼,內中無數水靈涌動,四周仙靈元氣化作細細漩渦被水靈輕易奪走,熊非不覺微瞇雙眼了!待得水流稍近,熊非催動身形飛出,將手中長戟一揚,叫道:“共淼何在!”

    “刷……”但見水流中一股沖天的噴泉涌出,一個狀若螃蟹的靈體飛出,那靈體足有二百來丈,揮舞的蟹爪撲向熊非!

    螃蟹靈體跟火妖不同,剛剛自水流中飛出,立時化作萬千水絲將四周空間籠罩,每個水絲看起來都是一個靈體,而每個靈體的體表處都有淡淡的光色生出!熊非似乎早知共淼會如此攻擊,長戟一揮,挺胸就刺,“嗚……”風嘯聲處,數十道長戟虛影出現,每個虛影中皆有拳頭大的符文隱現,而且虛影過處,黑白色的波紋折疊了撲向靈體光絲~!

    “轟轟轟……”長戟虛影刺入靈體水絲,每個虛影的戟尖刺中的所在都發出爆鳴,一個個符文好似種子般沒入水絲。不過是片刻,符文落入水絲四周足有數丈大小的空間被掀開,而這片空間內所有水絲都被撕裂!一陣陣轟鳴聲后,水絲合作一處,螃蟹靈體共淼的身形顯露,而熊非的長戟正是抵在共淼的水色軀殼上!

    “唧唧……”共淼發出類似譏笑的聲音,蟹爪“刷”的一揮,一道如同彎月的光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向身穿仙甲的熊非。

    “故技重施!”熊非一聲冷笑,手中長戟一揚,又是一道極是凝實的長戟虛影飛去。“咔”的一聲脆響,長戟虛影被劈做兩半,而蟹爪光影也同樣破碎。

    “唧唧”共淼再次冷笑,然后就見到共淼身后水光蜂擁沖向共淼。

    “嗡嗡……”共淼的身形好似吹氣一般,瞬時閃動著水光,漲大千余丈!

    “咦?”熊非微楞,隨即就見到“刷”又是一道光影憑空劈下,那一道光影沉重,四周虛空幾有撕裂之勢!

    “不好!”熊非一驚,急忙雙手一抬,“噗噗”光華涌動間,十數長戟虛影化作一道如墻的壁壘迎上那光影。

    光影落下,巨大的爆鳴聲中,所有長戟虛影被打的破滅,熊非的身形更是被劈的在半空翻滾起來!

    共淼并不追殺熊非,而是身形朝著前方一撲,千丈身形突然粉碎,然后就聽得“嗚……”的好似獸吼之聲,那破碎之處,閃動青色光澤的水流若同山洪傾瀉撲向不遠處戒備的仙兵戰陣。

    “攻擊!”戰陣仙兵微驚,不過還是有頭領一聲號令,每個戰陣之內都射出綠色光柱!

    “轟轟轟……”光柱把水流洞穿!

    但是,那水流著實的澎湃,綠色光柱僅能消滅一部分,其余水流還是如同驚濤拍岸般打在仙兵戰陣上!

    又是“轟轟”的聲響,一個個戰陣被擊潰,戰陣內仙兵極其狼狽的跌落,“唧唧唧唧”眼見仙兵戰陣潰散,無數水流光影閃動,一個個水靈幻化出來,張牙舞爪撲向仙兵。

    銀鑫是一個周身鐫刻怪異符文的狼形,它并不似水淼那般沖殺,而是緩緩的朝著劉奕辰逼近。銀鑫身后,無數金性靈體或是呈劍型,或是呈槍狀涌動,一股沖天的尖銳氣息好似可以隨時撕裂一切。

    看著銀鑫雙眸中的銀白,劉奕辰忍不住心里一突,他雖然跟銀鑫沒有直接對陣過,但他知道這銀鑫是元靈山五行靈體中最為狡猾的一個!

    劉奕辰略加思忖,抬手示意道:“準備攻擊……”

    “嗡嗡嗡……”劉奕辰身后數十戰陣閃動土黃色光澤……

    “嗷……”眼見劉奕辰攻擊,銀鑫仰頭一聲怒吼驟然加速,那速度極快,銀鑫整個身形被拉伸扭曲,而隨著拉伸,他周身的符文開始變形,一股極大的吸力自他身后生出,那跟在他后面的元靈被吸力拉入它變形的身影之內!片刻間一個足有數百丈大小飛劍之狀的幻影凝結出來!

    眼見如此,劉奕辰號令道:“攻擊!”

    “轟轟轟……”一道道土黃色光柱射向飛劍,光柱的威勢極重,但飛劍之犀利更甚,飛劍只有一個,但飛劍過處,所有土黃色光柱皆被劈做兩半!

    “準備……”劉奕辰見到飛劍光影黯淡,心里一喜,剛要開口,突然間就覺得背心處有些涼風,他幾乎不假思索的催動仙力瞬移出去!

    “嗚”劉奕辰的身形剛動,一道不過數尺的寒芒若同閃電般的從他身形虛影中穿過!

    “該死!”劉奕辰背心生出冷汗,低罵一聲,將口一張,一個狀若印璽飛仙器飛出,那仙器閃動土黃色光澤,光澤之內無數仙靈元氣化作漩渦沖入,但見一個個土性元靈虛影隱現間,印璽化作百丈山峰模樣,“轟”的一聲砸向臉上帶著詭笑自虛空中踏出的銀鑫……

    另一處,于明比之劉奕辰還要狼狽,他手持飛劍,有些駭然的看著眼前足有數百丈的枯木靈體,心中暗思殺敵之側!這枯木靈體是元靈山五行靈體年歲最大的慶森,據說他在云夢澤已經生存了近一代的時間,比之元靈山的存在都要長久,甚至還有傳說正是因為慶森的存在,那些被仙人任意獵殺的靈體才會聚集元靈山。于明不知道這些傳說是不是正確,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飛劍居然不能劈開慶森的枯木靈體!

    于明看看比之金玉都要堅硬的枯木,還有其后無數木性靈體,他毫不遲疑的號令道:“殺……”

    “嗖嗖嗖……”于明身后戰陣中,數百上千飛劍如同劍雨般飛出,這些飛劍落入空中即發出轟鳴之音,一個個生出各色劍光,刺破虛空落向木性靈體。

    “哈哈哈……”慶森一聲大笑,枯木靈體驟然漲大,一層墨綠之色好似墨汁滴入水中,將方圓十數畝空間籠罩!

    枯木靈體好似有種古怪的吸力,所有飛劍莫不是落入枯木,紛紛刺中,發出“鏗鏗鏗……”聲響,火花四濺!

    “該死!”于明忍不住再次低罵一聲,剛要再號令,這時候,“啊啊啊啊”的慘叫聲突然從身后傳來,于明駭然轉身,但見距離他最近的仙兵多是慘叫著栽倒,這些仙兵的身上,一個個墨綠的斑點好似種子,自仙兵的仙軀內萌芽……

    ——————————

    小黃:小黃,你知道嗎?我以前以為這天底下只有李宗寶癡情,可沒想到最近又發現一個

    小黑:誰?誰?這天底下還有誰的癡情可以比得上李宗寶?

    小黃:只看修神外傳!!

    小黑:啥?只……只看修神外傳?我……嗚……………………

    小黃:怎么,怎么哭了?

    小黑:我……我感動啊!!有這樣的仙友,我們神華大陸怎么會缺少推薦票呢?

    小黃:是啊,是啊,今天我們不用求票了,光看著名字,就知道是爹爹的鐵粉!但是,我一定告訴爹爹,好好寫,別辜負情深意重的仙友。

    小黑:嗯啦,嗯啦,爹爹修煉正在緊要關頭,各位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大叔大嬸大爺大娘們,你們有推薦票嘛,都投給我!

    小黃:我去,不是說今天不求票么?

    小黑:汗,我……我習慣了!

    感謝盟主只看修神外傳,對探花多年的陪伴和支持,本章為你而寫!下章虛位以待……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手机幸运农场下载不了 北方推倒胡麻将怎么胡 3d近三十期开机号 足球比赛比分竞猜直播 送金币棋牌游戏? 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广东麻将有几种打法 股票下跌放量是为什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视频 不会打麻将怎么学 07期一人乐透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还款技巧 北京福彩快3开奖结果 王中王精准四肖 最新 欢乐真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