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唐残

第764章 单于溅血染朱轮(续二

    这一刻黄巢直接的一阵晕眩随血?#21487;?#22836;,生生没有当场晕阙下去。这可是他身边拼凑出来以备万一的最后一点精锐力量了;要是连同黄鄂一起都陷在了大内,那于他而言真是伤筋动骨的莫名损失了。

    难道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井和算计么,随即又他亲自否定掉了;河东军退出大内准备出逃,与自己临时决意夺取大内也只是前后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21448;?#35774;计和卖弄手脚的余地。

    或又是这位便宜女婿信手而为的下马威?然而光看城外这些参加合围决战的太平军人马阵容,就根本不下自己多少,士卒甲械也看起来更精锐有之,也犯不上如此画蛇添足式的作为和手段。

    然后想到这节,他又心中不免凛然和隐隐戒惧起来。这才自从自己出岭入关过了多少年,大齐新朝建立才多久,这南方的太平军已然是可轻易拉出与自己不相上下的人马,来进行关内道的支援作战了。。。

    若是那位便宜女婿见得长安的?#20040;Γ?#22240;此动了什么想念和别样心思的由头,难不成自己还要已经安生下来的家门口;重演当年与王仙芝决裂的故事,而再度翻脸成仇拼上这么一场么?

    只怕自己疲敝满营的麾下已然支撑不住,而要呈现出崩解离析之势了。但是教他就此退回到先占据下来的咸阳去休整,黄巢却又有些不甘心,他堂堂的大齐天子竟然是在都城之下有?#20063;?#33021;还,或只能退避三舍么。

    他突然又有些后悔起来,没有听取黄鄂等人稍加留手的劝说和进言,一意执泥于与崔安潜的血海深仇和多年耿耿于怀的夙愿,强行压下军中的意见,要抢在那些太平军之前先行击破和歼灭河东军的决定了。

    现今河东兵固然是杀的痛快了,但是崔老贼头却是给他跑了;自己麾下的精神和气力也几乎耗尽了。而现今没有了官军这些需要共同对付的外在威胁之后,?#32622;?#23601;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了。

    这些背靠城墙东西抵角立营的太平军,就等于将他的本阵包夹在其中;而只剩?#36718;?#28205;桥和西渭桥两道北向的通道。若是城中那位起了什么万一的心思,对于立营北苑的自己就是里应外合的夹击之势了。。。。

    然而黄巢一时间心中转念过许多东西和和利害得失,却也只是在脸上稍作变色瞬间,很快就回过神来而用着一种轻描淡写?#30446;?#27668;对着左右交代道:

    “还不快派人去交涉?就说这支人马乃是孤派去阻敌退逃的,怎会在大内被困呢?这其中怕是又什么误会?#30505; ?br />
    然而,当他抱着疲惫之躯和满?#20146;有?#24605;开始巡营和慰看将士,并且将他们尚且完好的暗中点集起来一部分,逐一的耳提面醒以为交代之?#21097;?#23601;接到了新的消息反馈。

    “启禀圣上,掌兵他们。。他们。。都回来了。。”

    “都回来了?”

    黄巢看着报信之人不由惊讶到,难道对方这么好说话么,那这事情又是如何发生的呢;

    “都回来了一个不少呢。。”

    使者亦是连连点头道:

    随后,黄巢就见到这些被房回来的人马,却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因为,以黄鄂为首的这支人马固然是一个不少的具列营中,但是他们身上除了件聊以裹身的单?#36718;?#22806;,就再也别无所有了。

    至于他们原有还算齐装满员的?#32922;?#24339;弩、甲械具装和骡马驮具都已然是不翼而飞了,显然是被人缴械的干干净净才放回来的。

    望着他们垂头丧气恍然拔毛?#36215;?#19968;般的模样,这副让黄巢不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又叹息起来。虽然这些士卒看起来人人具是完好无损,但从精气神上受到的打击和震慑委实不轻。

    “圣上,?#21152;?#36127;所托啊。。”

    而看起来一身衣袍尚且齐整也未曾吃受过苦头的黄鄂,亦是迫不?#25353;?#30340;趋上前来叫喊和倾诉道:

    “那些太平兵早早就在西内苑和太仓夹道之间,以?#40524;?#24339;弩和车马防阵设下了重重埋伏啊,显然包藏祸心早有预谋了啊!。。若不是臣早早看出端倪,急忙下令严正以待,只怕。。只怕再也没有办法重新相见了啊!”

    说到这里黄鄂愈发哽咽起来:

    ?#21834;!!?#24444;辈数目实在太多了啊!彼众我寡又陷于地势不利之下,若不是臣念着替王上保全有用之身,兼带保全下这只最后的子弟军兵来,又何须忍辱负重与那些得志猖狂之?#21483;?#20197;委蛇;。。。”

    “好了。。你。。且下去休息?#30505;?#25509;下来?#19968;?#35201;继续仰仗和借助与你呢,好好保重身子啊。。”

    听着黄鄂似乎有些受激过度的絮絮叨叨不停,黄巢面上没有丝毫不耐?#30446;?#22768;安抚到,私下底却在失望的叹息不已。自己身边还是有些乏人可用了,以至于不得不将这位信重的亲族也差遣出去带兵行事。

    结果,平时看起来忠实可靠办事颇为得力的对方,在关键时候就还是不免掉了链子?#35835;?#24623;了。或者说缺乏直接领军经验和临机应变手段的黄鄂,在这种不利?#32622;?#21338;弈当中就心?#24049;?#20915;断不够用了。

    他若是能够再原地态度强硬的再多坚持一些时间,或是果断背上擅作主张的罪责?#20160;?#31361;围也好;自己这边布置妥当了而作出施压和接应的态势来,最起码也可以让?#32622;?#21448;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那边还有什么回话给寡人么。。”

    重新松开眉头的黄巢,这才转头过来对着来人继续问道:

    “说是希望圣上?#38469;?#19979;属,莫要到处乱闯,以至于在大内里迷了路。。若有什么交涉,?#39592;?#30452;接?#25163;?#22823;都督好了。。”

    使者小心翼翼回答:

    “就这些?没别的了?”

    黄巢却是有些意外对方在此事上的轻描淡写。。

    “圣上,那边说,还可以让咱们的人就地接受救治。。”

    使者欲言又止道

    黄巢微微顾盼扫了眼左右的表情,再度挑起眉头道:“去,为甚不去?愿意去的就尽管让他去好了。。然后,再派人送五百匹绢银版百枚过去,就说多谢他保全了我大齐的颜面。。”

    不久之后,已经在?#20107;?#38376;上立帐的第四军左郎将柴平就见到了,远处穿过宫门拉进来的一马?#25932;?#31036;,对这左右叹息道:“既然辞谢不得,那就照例登记在册厚,归到圣库里去把。。”

    “那左郎是否要前往见上一见,以为缓颊呢。毕竟是。。”

    在旁的一名别将,不?#20260;呈?#35831;示道。

    “却没甚必要了。。”

    “却没甚必要了。。”

    柴平却是毫不犹豫摇头道:

    ?#25353;?#37117;督信赖于我,令我主持大内的防要,我自当也不回?#20960;?#36825;番心意的。所以,相应的避嫌和保?#24535;?#31163;上,我更当为人所典范的。。”

    “再说了,若是要与那边叙旧和论交,又有谁人于公私名分上能够比大都督更当其分呢。。无需他人来节外生枝的。所以,你尽管如此晓谕军中好了。”

    “就说大丈夫在世自然是恩义分明,但是身为我太平军将士的荣光所在,为天下?#21462;?#20026;民生的公义大理,难?#21862;?#35813;更在当前。。。”

    柴平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心中还是不免谓然而?#23613;?#19968;方面,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位别将背后,所代表群体的试探之心呢。另一方面则是对于曾属义军方面的愈发失望亦然。

    曾几何时,誓言要掀翻天下令万众瞩目而海内归心;在他们这些少年义军之中,也仿若是高?#21483;?#23803;一般让人只能仰望敬慕和?#20035;?#30456;从的黄王。随着他一步?#25509;?#25856;新高峰的走来,似乎也不再是遥不可及,乃至可以凭心对等而待的存在了。

    如今,更是只剩下这种投机取巧和权谋算计的阴私手段。可以说,曾经横亘在他们?#38590;?#20013;的那座宏?#25353;?#23665;,已然更高的位置和起点上,变成一览众山小中那座最为起眼之一而已。

    如今,更是只剩下这种投机取巧和权谋算计的阴私手段。可以说,曾经横亘在他们?#38590;?#20013;的那座宏?#25353;?#23665;,已然更高的位置和起点上,变成一览众山小中那座最为起眼之一而已。

    或者说曾今那个令人心折与仰慕的黄王,也只存在过往的?#19988;?#24403;中,而只剩下眼前这个让人陌生而隔阂的大齐天子。也只有他亲眼见证和随着从不名一文的流亡,走到现今半壁天下的这位大都督,还是始终如一的未改初衷。

    ——我是错位的分割线——

    ?#25300;?#22826;平军治下,从来就没有所谓单纯的仇富和灭绝大户的道理。。”

    “主张的是惜身节欲,利己利?#35828;?#20114;?#22815;?#21161;。。”

    “禁止的只是穷奢极欲,事侈浪费的?#26102;?#19982;糜烂,但对于基本人之所欲,还是?#21576;?#32780;为;只要求生色受用,取之有道。。”

    “世上牟利?#22836;?#23478;之道有千千万万的选择,没有必要?#24515;?#20110;田土上的那一点点出息,更不缺少小民身上那些许微?#20102;?#24471;。”

    ?#21834;?#21482;有想方设法脱陈出新,创造更多的出产,才是长存发展之道。广阔天地之间,已有尔?#21364;?#36523;的一席之地。。”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海南麻将正版 怎么开户玩股票 南京线上麻将微信群 北京pk103码追号法 保本理财会亏本金吗 开元棋牌官方下载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 银川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哈尔滨麻将群1毛群 欢乐捕鱼人 三多棋牌下载地址? 河内5分彩是真的吗 股票涨跌家数 福建体彩22选5玩法说明 十一运夺金玩法 陕西丫丫麻将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