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袁州就是這么強

    島國有一個著名漫畫家鳥山明,他所畫的《七龍珠》全世界知名。

    除了熱血的劇情和打斗之外,鳥山明還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能力,那就是線條感。

    干干凈凈的幾個線條,就能勾勒出人類的運動感,非常熱血。

    之前說過,活動中的人物像難于靜態,而袁州手上剛完成的水蘿卜雕刻作品魯達倒拔垂楊柳,就完成得非常好,和鳥山明的熱血運動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垂楊柳粗壯,袁州甚至于將其錯綜復雜的樹根都勾了出來,并且柳枝都是散亂的。

    說是和尚袍,更準確來說是黑色直綴,雙袖背穿,露出粗壯的臂膀,似一前一后兩頭巨蟒,裹住樹干,袁州甚至于還雕出了,樹干被巨力裹挾的那種壓縮感。

    袁州用刀真的很講究,在他的刀下魯達貌相兇頑,和胖胖的身形都惟妙惟肖。

    沒有錯,在書中,這位佛爺不是壯,是胖。

    什么叫形神兼備。

    這就叫形神兼備!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袁州放下雕像,雖然前后時間不到三十分鐘,但因為聚精會神,還是有點累。

    而在旁邊的幾人,現在已經是目瞪口呆,處于震撼狀態。

    “喂喂喂,雖然我已經有心里準備,但會長這也太強了一點吧。”萬里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五官清晰,你看這個雕像,用力時,咬緊的牙根都一清二楚,太逼真了。”

    康虎這次沒有和萬里杠,因為他震撼的情緒一點也不比萬里少,定了定神,才開口:“剛才我看見了什么?刀還可以這樣用?”

    “不知道怎么形容,這就是會長在個人廚藝展上所使用的刀功,當時驚艷了所有人。”廖岳回答。

    康虎是沒有收到個人展的邀請函的,并不是說康虎在國內廚師界的地位不高,只是在亞洲大范圍中還差了點,整個青廚會也只有廖岳一個人去了

    “我記得藤原家元就稱呼這種刀功為‘人類所能之極盡巧思’,會長刀工的技巧,真是……”廖岳想用一個詞語來形容,但卻有些詞窮。

    想了好一會才想出來:“真是絕無僅有。”

    人類所能之極盡巧思,作為外號,這真的太長了,但仔細想想藤原的這個外號取得還挺合適的。

    其實廖岳,真沒想到,袁州叫他們過來,會一點也不保留,一開始廖岳想的是,展現出一兩手干貨就非常非常好了。

    畢竟,他們和袁州沒有師徒之情,只有個青廚會是聯系,最重要的是,袁州加入青廚會,怎么看怎么覺得是青廚會占大便宜了。

    但現在,袁州甚至于展現出來的刀工比個人展時,更加的游刃有余。

    “這氣量,真不愧是華夏最年輕的廚藝宗師。”廖岳在心中暗自佩服。

    袁州可不會管這幾人的心理活動,下一秒他做了讓全場懵圈的舉動,手中菜刀一抖,魯達倒拔垂楊柳像直接斷成了兩半。

    是那種正正好從中間斷裂的,修補都修補不回來那種。

    “唉唉唉?”

    一直關注著攝像機的秦凱麗抬頭,她都懷疑自己剛才通過攝像機看錯了,但抬頭看見的一樣是變成兩半的水蘿卜雕像,不理解和可惜之情,讓她忍不住連連嘆氣。

    “會長您這是?”秦凱麗忍不住開口詢問。

    袁州回答:“下刀有點失誤,雕的不好。”

    “雕的不好?”秦凱麗等五人,聽到了今天最不可思議的話,這他喵還不滿意?

    廖岳、秦凱麗、康虎、萬里、大高個五人異口同聲的詢問:“哪里雕的不好。”

    “在雕刻魯達腿部的時候,猶豫了幾秒,下刀輕了些,如此發力倒拔垂楊柳的話,整體有點不協調。”袁州解釋。

    聞言,五人目光都聚集在雕像腿部的位置,雖然已經斷成兩半,但還是看得清楚的。

    整體來說,如果非常仔細認真研究的話是能看出是少一點點的彎曲感,但這一點,就相當于是0.1厘米與0.2厘米之間的差距,如果不特意盯著關注,根本就看不出來。

    反正廖岳五人不僅沒這個感覺,還被袁州所展現出來的刀工所震撼。

    聞言,廖岳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雖說在平時他也有詞窮的毛病,但可沒有這么平淡,憋了半晌,就憋出了一句:“嗯……萬里你怎么看。”

    “康虎你怎么看。”萬里直接有樣學樣。

    尼瑪,這能怎么看?康虎心中暗罵。

    附喝會長說的對?但連會長所用的刀工都琢磨不透,他感覺自己完全沒這個資格附喝。

    至于不附喝,提出自己的看法……你配鑰匙嗎?

    配幾把?

    “我只能用眼睛看。”能說會道的康虎此時只能這樣回答。

    “咳咳。”秦凱麗因為是錄像,所以也注意到許多小細節,就比如在成人拇指大小的雕塑臉上,刻出了面圓耳大,鼻直口方。

    最重要的是,袁州還用菜刀還點上了落腮胡須,不用看了,這聽起來都不可思議。

    如果說用專業的雕刀,一點一滴琢磨,那還是人類能夠接受的范疇,但這用菜刀,還是極短的時間之中,秦凱麗不自覺的想起了網上食客對袁老板廚藝的評價“妖怪”。

    “這雕像,已經脫離了擺盤,可以歸結到藝術品里面了,這都還不滿意。”秦凱麗心中如此想道,但也不敢說出來。

    “會長是重新雕?”秦凱麗問。

    “嗯,這次雕的時候會注意到這點。”袁州回答。

    這還真不是袁州裝x,一來在和廚藝相關的方面,他對自己的要求本身就很高,二來這是廖岳等人第一次來觀摩,他袁老板也是要臉的,所以頭一次必須要盡善盡美。

    袁州看著廖岳四人,道:“看的時候,結合自身廚藝,這樣收獲更大。”

    “知道了會長。”

    “好的會長。”

    “這次,我一定會看得更加認真。”

    廖岳四人回答,其中康虎這話說的有點毛病,這樣說好像剛才就沒有認真看一樣。

    康虎自己也反應了過來,連忙解釋:“會長我不是這個意思,剛才我也認真看了,只是會長的刀工太強了,讓人震撼得沒法思考。”

    “嗯,我開始了。”袁州說完,就拿起另外一棵水蘿卜,廖岳、康虎、萬里、大高個當即閉嘴,這個時候真的恨不得自己生了四只眼。

    又開始了。

    水蘿卜就像在袁州手掌心上跳減肥操,并且這個減肥操效果還極其的好,每分鐘都在掉脂。

    十分鐘,減出輪廓。

    二十分鐘,減出線條。

    三十分鐘,從一個胖根胖根的水蘿卜,變成了一個藝術品,魯智深倒拔垂楊柳像再次完成。

    而這次袁州沒有再挑戰他們的神經,因為這次是完美完成。

    第二個,袁州選擇雕的是武松打虎,這個難度更上一層樓。

    畢竟魯達倒拔垂楊柳,垂楊柳是死物,而老虎可是活蹦亂跳的,兩個活物要在一個小小的水蘿卜上展現,可不就是難。

    然而拿刀的是袁州,一切就不一樣了。

    至于廖岳四人已經顧不上相互討論。

    就像康虎說的那樣,第一次是被震撼到了來不及想,第二次有心理準備,就開始聯系自己的廚藝,到第三波袁州雕刻武松打虎時更能夠獨立思考了。

    “原來切的時候,還能利用刀面傾斜角度,來完成對菜品的雕琢,這樣說我是不是可以這樣。”這是擅長魯菜的廖岳。

    “菜刀也能夠完成勾這道工具,也不知道會長腦子這么想的,能想出這種騷技巧。”這是擅長贛菜的萬里。

    “都說相比起粵菜和淮揚菜,川菜不重刀工,有會長的存在,這個說法真的必須改改,其實川菜的官家菜也是很注重擺盤。”這是擅長川菜的康虎。

    至于大高個,也不說話,就只是聚精會神的看著,那姿態感覺是挪開眼球一秒,都會后悔。

    下午一直到四點半,袁州才結束雕刻,這次一共雕刻了三個雕像,除了魯達、武松,還有就是林沖棒打洪教頭。

    其中兩個人物的林沖棒打洪教頭,這個更加難,所以袁州其實一共雕了兩次才正式完成。

    當袁州起身后,今天的觀摩正式結束。

    當然,期間肯定是還有許多游客以及食客駐足觀看,畢竟袁州是桃溪路最大的風景,而其中的袁州雕刻更是5a級風景。

    途中還發生了一件小事,因為觀看的人太多,所以有的帶著小孩紙的,小孩哭鬧的聲音比較大,排隊委員會也恰好沒人在。

    這個時候熊孩子挺身而出,自從上次被熊爹追著揍,已經好久沒看見他了。

    “不能吵到袁州叔叔。”熊孩子開門見山,并且還補充了一句:“千萬別說孩子小,別和孩子見識這種話,因為我就是孩子,但我就知道這個道理,因為我爸爸教過我,在公共場合不能影響別人,何況你這樣會影響到袁州叔叔。”

    帶著孩子的大媽,張了張口想說什么,但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就又聽到熊孩子討厭的聲音。

    “相信大媽也肯定教過這個小弟弟。”熊孩子道。

    “嗯,是啊。”最后大媽只有支吾的這樣回答,然后帶著哭鬧的小孩離開。

    不少圍觀的游客、旅客夸獎熊孩子。

    “謝謝阿姨夸獎,是我爸爸教得好。”

    “謝謝哥哥夸獎,是我爸爸教得好。”

    熊孩子都是這樣回答,又溜達了一圈后,熊孩子離開。

    “嘿嘿,自從上次我爸追著我打后,食客啊街坊們就認識我爸了,然后我爸回來會經過桃溪路,到時候叔叔阿姨們肯定會夸我爸,這樣我爸就有面了,然后我被扣的零花錢也就有機會回來了。”熊孩子這樣想著還有點小激動。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股票涨跌什么意思 网站怎样赚钱 广东推到胡麻将下载 11选5走势图吉林 山西11选5走势图 基本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 广西友乐手机麻将 盛棋牌手机版 辽宁快乐12前三直遗漏 乐乐安徽麻将微信版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 310V大赢家比分 3d藏机图字谜 股票推荐·天牛宝 湖北30选5开奖号 股票的开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