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人多開心

    看破不說破,人家程技師不要臉的?

    袁州又不傻,肯定不相信是硬塞的這種鬼話,當然他也知道程技師的性格肯定不會硬要。

    所以一想,大致就知道是什么情況,袁州不經為自己的聰明點個贊。

    沒聽到接下來的詢問,程技師松了一口氣,然后悄摸摸的抬頭,看見袁州表情沒什么變化,才敢繼續開口:“那師傅,如果沒有什么事吩咐的話,我就不打擾了?”

    “嗯,記得把作業完成了。”袁州道。

    “好的師傅,我一定會認真完成。”程技師退出小店,走到桃溪路街尾時,有個塑料袋,隨手撿起來,丟到旁邊的垃圾桶里。

    程技師皺眉道:“最近排隊委員會怎么搞的,街道上都有垃圾了。”

    下一秒,程技師準備給排隊委員會的會長姜嫦曦打電話,但剛調出通訊錄,程技師就停下了,這樣興師問罪似乎有些不好。

    是以,程技師果斷的把電話打給了副會長鄭家偉。

    排隊委員會的會長一直都是鐵打的姜嫦曦,無人能撼動,而副會長是有輪換,之前烏海還當過,現在是凌宏和鄭家偉。

    倒不是程技師小題大做,蓉城的城市衛生一直不錯,而桃溪路在蓉城景區中的衛生那從來都是拔尖的。

    人是很會被環境裹挾的,如果周圍都沒有人亂扔垃圾,也極少有人會這樣干,但如果周圍人都不注意,那么大家也都沒那么注意了。

    程技師想著是不是因為師傅大出風頭,來的游客更多了。

    華夏游客平均素質,在國際上是算高的,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不會遵守,所以程技師想的就是把這些情況扼殺在搖籃里。

    畢竟桃溪路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小店的門面,馬虎不得。

    電話里程技師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鄭家偉,電話那頭的鄭家偉立即給出了方案。

    具體處理方案,在不破壞桃溪路整體布局的情況下,多增加幾個垃圾桶,不說想扔就能馬上有垃圾桶,但也不會讓人拿著垃圾在手好幾分鐘都丟不了。

    第二步把垃圾桶的外觀萌化,比如做成憨態可掬的國寶熊貓捧著小盆模樣,更加醒目。

    第三步配合當地街道辦做一些事。

    “三步齊下,熊貓垃圾桶這個點子好,反正大蓉城,什么不多,大熊貓是很多的。”程技師放心的掛斷了電話。

    鄭家偉充分證明了一個人是能夠分身的,一方面他是排隊委員會委員,烏海的經紀人,另一方面還是新青年畫家協會常務理事,中外文化交流會常務理事,拒絕二手煙協會常務副會長。

    要知道,鄭家偉的這些職位都是帶著“常務”,都是要管事的,真不知道鄭家偉哪里忙得過來,說是八爪章魚也不夸張了。

    排隊委員會在網絡上名氣很大,甚至于被網絡上的經濟學家稱之為,“當今最具有凝聚力的經營手段”。

    不少大型連鎖飯店都想也組織這樣一個,但大多都是笑話。

    凌宏、姜嫦曦、萌萌、烏海、馬自達等人是把小店當做自己另一個家,或者是一小片心靈上的吃貨地,自發出錢出力組織排隊委員會。

    其他飯店有袁州小店這么強的凝聚力?還要食客主動出錢出力,睡醒了沒老弟。

    嘗試模仿的飯店,結局最好的,也不過是弄了個四不像的“排隊委員會”,實際是會員制度而已。

    這邊副會長解決了問題,另一個副會長凌宏,繼續在邀請人,下一個就準備打電話給伍洲小兩口。

    “咦,等等,好像小青不認識伍洲他們。”凌宏拿著電話,突然想到了個嚴肅的問題。

    前面就說過,自從伍洲和莊心暮生崽后,由于想讓孩子上個好幼兒園,所以一直在存錢,來的次數自然就少了,也就沒有碰過面。

    說起來,伍洲、莊心暮這倆小夫妻想讓自己孩子贏在起跑線上,但孩子出生,烏海就送了一幅畫,這尼瑪不是贏在起跑線,這是出生直接到終點了。

    “要不就算了?”凌宏心頭暗想。

    凌宏轉念,還是給伍洲打了電話:“今晚小青請客,晚上八點,小店見。”

    伍洲和凌宏還算是朋友,所以聽到這開門見山的話,所以下意識回答:“好的,凌不打折開口那必須到。”

    “行。”凌宏干凈利落的掛斷電話。

    那邊的伍洲掛完電話才喃喃自語“小青?話說小青是誰來著?”

    排隊委員會的人凌宏全部通知到了,還有平日小店的熟客,比如夏瑜等人,也甭管阮小青認不認識。

    凌宏希望這次能辦大一點,他想讓小青開心開心,阮小青是出院了沒錯,但這并不是病好了,或者有緩解,只是渡過了危險期,住醫院也沒用了。

    胰腺癌晚期,并不是什么事都會發生奇跡,至少在阮小青身上沒有。

    當然,奇跡之所以是奇跡,除了超越常理之外,剩下的特性是鳳毛麟角,凌宏也期盼,但沒有,就安穩陪著。

    畢竟,阮小青剩下的時日,這種大聚會,已經見不了多少次了,能開心一次那太好了。

    “說起來,戀愛中的女人果然智商都會降低,小青也沒看出來。”凌宏在通知完人后,得意的想到,雖說阮小青還沒答應,但凌宏心里已經默認了。

    阮小青得知自己能出院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請大家吃飯,感謝一直以來大家的照顧。

    想了好多地方,都沒找到合適的飯店,最后凌宏直接回答“還找什么,這種情況,必須廚神小店”。

    “袁老板那里?”阮小青道。

    凌宏道:“我相信,除了我們的袁老板,沒有誰敢掛廚神小店的名字。”

    “不行,我也想請袁老板吃飯,第一次見到袁老板,就用338塊,給了我一定要活下去的理由,然后每天能做讓我食欲大開的飯菜,我生病住院,也送來了飯菜,所以袁老板是我最想請的人,不能讓袁老板當廚師。”阮小青一樁樁的都數了出來,這些事她一直都銘記在心。

    凌宏問:“你覺得圓規廚藝怎么樣?”

    阮小青果斷的評價:“最好。”

    “那你覺得,什么廚師做出來的菜,味道能讓圓規滿意。”凌宏又問。

    “呃……”阮小青語塞。

    “再來,小青你什么時候見過圓規出去吃飯,少之又少吧,他都是自己做給自己吃。”

    凌宏最終說服了阮小青,雖然請人吃飯,結果讓對方做是很不好,但也更怕選到一家不符合袁州口味的店。

    “真是個傻子,你自己說胰腺癌晚期,去其他地方吃飯,你吃得下東西?”凌宏喃喃自語。

    至于袁州,凌宏太清楚了,這家伙從來不會在意這種事情。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老奇人四肖三期必开 竞彩比分直播爱彩 性惑美女捕鱼 上海麻将 东方6+1 福建31选7走势图 辉煌棋牌官网版最新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中国长城股票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互联网最赚钱的项目 成都麻将规则 500彩票网购彩大厅 秒速赛车全天 免费计划 江苏体彩e球彩开奖结果 贵州麻将捉鸡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