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組團吃蘇菜

    “這小子啊,希望能得償所愿吧。”杭田看著郝誠離開的背影,輕聲念叨了一句。

    等到郝誠的背影離開,杭田從椅子上起身:“不行,我得去給張焱老頭打個電話。”

    俗話說兒行千里母擔憂,到杭田這里是徒行千里,他這個做師傅也擔憂,雖然話是說不會照顧他,但又豈會真的不顧著。

    這不杭田就給張焱打電話去了嗎。

    而離開的郝誠也不是直接回家,而是轉身去了一家老茶館。

    這個茶館風格古樸,在當地還是很有名氣的,一進門就有穿著旗袍的迎賓走來詢問。

    “您好,請問有預約嗎?”迎賓聲音溫柔的問道。

    “有的,夏韻包廂就是我訂的,我姓郝。”郝誠道。

    “好的,郝先生請跟我來。”迎賓側身邀請郝誠進去。

    一進門就是喧鬧的大廳,中間部分搭著一個臺子,正有人在上面表演,唱的是評彈和小調。

    迎賓領著郝誠從木質樓梯上去,徑直走向窗邊的包廂,包廂的柱子上寫著夏韻兩個字。

    “這里就是夏韻包間,郝先生里面請。”迎賓伸手做出請的手勢。

    “謝謝。”郝誠頷首,然后推開包間門進去。

    這時候包間里已經有三人坐在里面了。

    一個坐在門的左邊叫汪強,身材中等,頭頂微禿帶著眼鏡,第一個打招呼道:“喲,郝誠你可來了。”

    另一個坐在門的右邊是劉理身材很胖,特別是肚子很大,人坐著肚子卻碰到了桌子邊緣,聽見汪強的招呼也跟著點頭道:“就是,我們可等了一會了。”

    還有一個則是背對門坐著,叫黃飛,他看起來更加年輕一些,長的也最端正,聞言也轉頭過來面色淡然的點了點頭:“郝廚到了,請坐吧。”

    “不好意思,來晚了。”郝誠倒也坦然,直接告罪了一聲,然后坐上了主位。

    是的,這些人都是郝誠自己約來準備商談去蓉城事宜的人。

    “不算晚,只要你那邊能成行就好,杭大師那關可不好過。”叫劉理的胖子笑呵呵的道。

    “我師傅那關確實不好過,不過你們那里也是一樣。”郝誠道。

    “可不是,不過誰叫咱們年紀超過了,也沒輪上特別邀請名額,要不然就能正大光明的去見識了。”汪強無奈道。

    “名額只有一個輪不上很正常。”郝誠道。

    “這倒也是。”劉理點頭。

    “我們直接開始吧。”黃飛對于抱怨沒有興趣,直接道。

    “行,那就聽小黃的。”郝誠第一個應道。

    而剩下的兩人則點了點頭,也都看向剛剛應聲的郝誠。

    “郝廚,既然是你提議的,那么你就先開始。”黃飛道。

    “好,我說說我的想法。”郝誠直接開口:“我們的打算應該都是一致的,去品嘗袁主廚的蘇菜手藝。”

    “但蘇菜如此多,咱們要是單個去一道道的吃,沒個規劃,那時間就花費得太多了。”郝誠條理清晰。

    “如果只是品嘗幾道蘇菜中的名菜這樣也太浪費了,在袁主廚手中,應該能做到傳說中的:菜式皆精,所以我們目的是盡量多,且盡可能全的吃到袁主廚所做的蘇菜。”郝誠道。

    “郝誠總結得非常恰當,是這樣,我早就想嘗嘗袁主廚的手藝了,只是沒機會。”劉理感慨道。

    “誰說不是,雖說就是專門跑一趟吃一道袁主廚做的菜那也是值得的,但咱們可不是為了吃。”汪強嚴肅強調:“是為了學習,為了學習。”

    “確實如此,能學到一鱗半爪,也能提升我們自己的廚藝。”黃飛認真道。

    “所以我專門研究了一番袁主廚店里的規矩,和網絡上的種種攻略。”郝誠接著道:“由于排隊人數眾多,自然是要住近一點,距離小店三公里以內的酒店有七個,但我在網上查了,已經預定到兩個月后。”

    “一個套房都沒有?”汪強有點難以相信,就連之前魔都迪士尼開業,酒店都沒有全滿訂到兩個月后。

    汪強打開預定酒店的軟件,倒不是不相信郝誠,只是人都會有僥幸心理。

    他用距離排序,第一家叫“劉大民宿”,[本店位于桃溪路上,是桃溪路上唯一的民宿,距離袁州小店只有三百米,若房客早晨能夠起得來,還能夠看見袁老板晨練。“希望房客注意,不要打擾袁老板晨練!”]

    民宿一共只有五間房,價格不價格汪強無所謂,畢竟他們都還是小有資本的,最重要問題是沒房,就如同郝誠說的那樣,最遠能夠定兩個月后的房間,都滿了。

    不信邪的汪強,不服氣一個個點進去,都是滿房,知道距離排名第十一名,才找到有空房。

    “這間歡朋希爾頓有房間,快訂。”汪強風風火火的說。

    “嗯,我要說的就是這個,距離袁州小店有七公里的歡朋希爾頓有房間,然后我已經定好了。”郝誠道。

    “……”汪強默默的把手機收好,不想說話。

    不過汪強自己看,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點開酒店信息,都會有距離車站、機場或者景點的直線距離,而現在也都會有距離袁州小店的距離。

    全國都沒有第二家店,會標準一個店的直線距離。

    再次沒人說話,郝誠繼續說:“我們可以每天去排隊,每人每次點至少兩個菜,可以先不吃點心和米飯,只吃菜。”

    “這樣我們可以交換著吃,袁主廚店里沒說過不能交換品嘗,但一定要吃完,這點是必須的。”郝誠道。

    “最后一點肯定沒問題,我就沒聽說還有人能剩下袁主廚做的菜的。”汪強直接點頭道。

    “不,袁主廚店里有一個人被列入黑名單。”黃飛道。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袁主廚做的菜就是我一個廚子在電視里看到都忍不住流口水,這樣的菜品還有人能剩下?”劉理顯然不知道凌宏朋友的怪癖,驚奇道。

    其實這倒不能說他們不了解袁州,而是正因為了解才覺得不可思議,知道袁州廚藝的高超,所以才覺得不可思議。

    “據說是袁主廚開店初期的時候,那人有個怪癖,所以才會這樣。”黃飛淡淡的說道。

    “哦,真可惜。”劉理搖頭道。

    “確實可惜。”汪強贊同的點頭。

    “言歸正傳,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剩下,大家按照自己的食量來點菜,這樣我們一頓飯至少可以吃到八個菜,這樣算起來一年內我們就能吃遍蘇菜。”郝誠道。

    “這一天兩頓,算下來得有五千多道菜了,咱們蘇菜沒這么多吧。”汪強遲疑道。

    蘇菜雖然屬于八大菜系之一,但確實沒有五千多道那么多,而其實更重要的事情是,不是每一個人都像袁州那樣對于自己所會的菜系了如指掌,并且如數家珍的。

    比如汪強擅長的就是蘇錫菜,其余菜品只是略有涉獵,所以還真的不清楚蘇菜具體。

    “當然沒有那么多,我想郝廚這么安排是因為留出了我們吸收融匯的時間。”黃飛道。

    “哦,對對對,一時沒想到這點,吃一次咱們就得好好琢磨琢磨了。”汪強連連點頭道。

    “沒錯,那么一年時間倒是差不多了。”劉理也點頭。

    “我認為也差不多。”黃飛也點頭贊同。

    “好的,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此去蓉城不若我們就盡快啟程?”郝誠道。

    “當然,我來之前就已經交代好了。”汪強第一個點頭。

    “沒問題,機票我看過了,去往蓉城的很多,今明后天都行,我老婆行李都給我收拾好了。”劉理拍了拍自己的胖肚子道。

    “我隨時可以。”黃飛也點頭道。

    “那么我們就定明天早晨十點的飛機。”郝誠道。

    “我想還需要一個廚房。”黃飛道。

    “這是自然,我已經和蓉城的一位好友約好,他會專門給我留出一間廚房。”郝誠道。

    “那就沒問題了。”幾人齊齊道。

    “行,咱們明天出發。”郝誠最后一錘定音。

    就這樣,四人組團準備去吃袁州所做的蘇菜。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球探比分手机比分007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大全 20选5 东方6 1走势图综合版 湖南麻将规则玩法 近30期3d开奖号 弈乐贵州麻将新版本 意甲新闻 富贵娱乐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 三分pk10计划全天在线 在线理财平台扌乾贷网 踢足球图片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免费打牌下载 26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