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吵架

    隨著袁州擔任青廚會會長的消息傳出去后,報紙上關于袁州的報道也越來越多。

    而殷雅最近幾天一到公司就拿起報紙開始尋找關于袁州的報道。

    “據悉,亞洲著名廚師袁州,擔任古川菜文化研究會榮譽副會長,庖丁收藏協會理事,廚師福利保障協會榮譽副理事長,中國廚藝文化傳播院主席團委員,古籍還原協會——廚分會理事,青年互助會名譽會長等二十多個職位……”

    看了這些報道,殷雅心里很是自豪和高興,這可是她男朋友。

    另一邊,自從袁州廚藝展結束后,熟客也都慢慢回歸,不論是伍洲夫妻還是新菜達人馬志達,或者是唐茜小迷妹。

    就是姜嫦曦的迷妹張焱的女兒都連續跟著來了好幾次了。

    更別說其他人,就好像那兩位從不自己做飯的老兩口也是和以前一樣一天來兩次,每次都點一份分著吃。

    早餐時間過去后袁州今天沒出去在門口練習雕刻,而是在店里坐在廚師椅上伏案寫著什么。

    “踏踏”就在這時候門口傳來一陣輕輕的腳步聲。

    袁州應聲抬頭,發現來人穿著灰色的整套西裝,一塵不染的黑色皮鞋,灰白的頭發全部往后梳起,很是整齊。

    “蔣爺爺?您怎么過來了?”袁州合上手上的文件夾,起身問道。

    被袁州叫蔣爺爺的人就是那兩位常常來店里吃飯的老兩口,就是每次分著吃一半的丁克夫妻。

    這兩人人又都非常和善溫柔,加上平時天天在店里給大家喂狗糧還不自知,要不是袁州已經有了殷雅說不定就不用吃飯了。

    但也正因為如此,這老兩口在店里人緣很好,并且都算熟識朋友,自然也就介紹了名字。

    老婆婆名叫李月舒,大家稱呼她李奶奶,而老爺子名叫蔣商,大家都叫他蔣爺爺,袁州自然也是跟著這么叫的。

    “沒事沒事,小袁老板你不用起身,我來是有事求你呢,別起來。”蔣商老爺爺,幾乎是立刻就對著袁州擺手道。

    “什么事,您說。”袁州順其自然的坐下,沒在起身,直接問道。

    蔣商老爺爺看著袁州沒起來高興了些,但很快又有些發愁的道:“這事說起來我是不好意思開口的,但又不得不說。”

    “您要借錢。”袁州突然道。

    這話把蔣商說的一愣,反應過來后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嗨,你們這些小年輕就是想的多,當然不是借錢。”

    “嗯,那您繼續說。”袁州點頭,然后伸手示意,其實借錢的話,袁州還真會借,二老也不容易。

    “行,那我可就說了。”蔣商被袁州這么一打岔也減少了許多的不好意思和尷尬,直接就開口了。

    “是這樣的,晚上我那老婆子,不是要來吃晚餐嗎,我希望小袁老板你就賣半份給她,當然我肯定是給一份的錢的。”蔣商小心翼翼的說道。

    說完蔣商就抬頭,細細看著袁州的表情,一臉的期待。

    而袁州則毫無表情,看起來像是在思考的樣子。

    為了怕袁州不答應,蔣商又再次開口了。

    蔣商道:“其實是這樣的,我這不是和我老婆子吵架了嘛,她就不讓我和她一起來吃飯了,說是要跟我分食,但是她一份又吃不下。”

    說到這里,蔣商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袁州的表情,眼看袁州的樣子和剛剛一樣,這才松了口氣,繼續說了起來。

    “我老婆子的性子我是知道的,從來不浪費,到時候就是吃不完她肯定也會硬吃,要是撐著了那可不得了了。”蔣商道。

    “確實李奶奶會這樣做。”袁州點頭贊同了他的話。

    這下蔣商好似找到了同盟,一下子就連聲附喝道:“可不是就這樣,脾氣倔強的要命。”

    “你說養狗多好,這狗又乖巧,又親人,天天遛兩圈還能鍛煉身體呢,就這非要養個貓。”

    “小袁老板你說說這貓有什么好的,老是不著家,天天連個影子都瞧不著,哪里能陪著解悶。”

    蔣商說著也不要袁州回答或者附喝,繼續道:“咱們年紀也大了,她又不是不知道,只能養一個,肯定是養狗啊,哪里能顧得過來兩個。”

    “這養個貓貓狗狗的就像是添一口人,得負責的,自然的養狗。”蔣商說著還自我認同的點了點頭。

    “所以您就因為這和李奶奶生氣了?”袁州道。

    “什么我和她生氣,那是她和我生氣呢。”蔣商氣呼呼的道。

    “所以您二位就不在一起吃飯了?”袁州繼續道。

    “這不是還沒和好嗎。”蔣商摸著自己花白的頭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嗯。”袁州輕嗯一聲,沒多說什么。

    “怎么樣?小袁老板你同意不?”蔣商期待的看著袁州,只是不等袁州回答又再次可憐兮兮的開口:“你看那老婆子多可憐,無兒無女的,也就只有我這個老頭關心她,是吧。”

    說完后,蔣商渾濁的眼睛充滿了瘋狂的暗示,就等著袁州答應呢。

    袁州看著這樣的蔣商忍不住想起那時候蔣商和李月舒兩位老人在店里說他們自己狀態,一時丁克一時爽,一直丁克一直爽的話了。

    是的,這就是原話,兩位可是緊跟潮流的,時不時就能蹦出一些網絡用語。

    整了整臉色,袁州面色一如既往的嚴肅道:“不行,一份的錢,出餐自然是一份,不可能賣半份。”

    “哎。”蔣商老爺子立刻失落的低頭,但很快又抬頭道“還是多謝小袁老板,是我的要求過分了。”

    “我不賣半份,既然是付的一份的錢,剩下的半份自然是蔣爺爺您自己吃了。”袁州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這太好了,謝謝小袁老板,謝謝。”蔣商立刻就聽懂了袁州的言外之意,高興的道謝。

    “不客氣,這是店里的規矩。”袁州淡然道。

    “等等,不行,我可不能讓小袁老板你給我壞了營業時間的規矩,這不行。”蔣商突然眉頭緊皺搖頭道。

    蔣商剛剛就說過他晚上不能來吃,因為他老婆子不讓,那按袁州說的剩下半份他吃的話就肯定得耽誤袁州的營業時間,這蔣商老爺子可不能接受。

    要半份餐點,畢竟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但是營業時間可不是這樣的。

    “我中午營業的,蔣爺爺。”袁州提醒道。

    “嘿嘿,對對對,我中午來。”蔣商點頭笑道。

    “可以。”袁州點頭。

    “我都能猜到老婆子晚上點什么吃的。”蔣商得意的說道。

    “小袁老板你可不能告訴我老婆子這事。”蔣商再次叮囑了一句這才開始道別。

    “多謝小袁老板,謝謝你了。”蔣商笑著沖袁州揮手,然后就喜滋滋的走了。

    而袁州看著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李奶奶又不傻,端出來只有半份的飯菜這不是很明顯能知道是誰做的嗎?”袁州摸著額頭想的認真。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千炮彩金捕鱼免费安装 十一选五重号走势图 macd股票技术论 大众麻将免费版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七 甘肃11选5前一推荐 不要再打熊猫麻将了 新11选5专家杀号 益盟炒股软件 新十一选五开奖 怎么开股票账户 温州麻将三财神几番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可以真人对战的麻将 快乐赛车 关于股票的入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