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學徒三年起

    洗了個澡,換了身中山裝的程招妹這才再次拿起桌上的車鑰匙快步下樓。

    “去哪呢?”走到大堂的時候,程技師的妻子揚聲問道。

    程技師的妻子是聽后廚的人說他急急忙忙的扔下鍋鏟就走了,這才趕過來堵人的。

    但是堵到的就是煥然一新,精神百倍并且還隱約有些亢奮的程技師。

    要不是她堅信程技師的人品,她都要懷疑程技師是約了什么小美人,要去花前月下。

    “我找我師傅去。”程技師腳步不停,徑直往停車場跑去。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看著腳步匆忙的程技師,她也只來得及囑咐這一句話。

    程技師人一走,他妻子立刻無奈道:“這家伙還像年輕時候一樣,什么時候都那么積極。”

    而這話剛剛好被走進來的程瓔聽見,程瓔疑惑的問道:“媽,誰積極啊?”

    “說你爸呢,剛剛風風火火的就走了。”程技師妻子沒好氣的說道。

    “我就說我正好到家可以送他去,老爸就是不要,還不是才剛剛出門。”程瓔皺了皺鼻子,不滿的說道。

    “你爸這是怕你打擾他和他師傅說話。”程技師的妻子一針見血的說道。

    “額……”程瓔瞬間無語,并且心里覺得他老爸可能還真是這樣想。

    覺得她站在一旁會礙眼。

    有了這個認知,程瓔瞬間無奈,灰溜溜的拎著鑰匙幫自己老媽去了。

    而早就開車走遠的程技師則完全沒想這些,他腦海里在回想第五種讓袁州把茶會交給他的方式。

    是的,程技師去就是為了能幫袁州辦茶會。

    然而程技師知道袁州不喜歡別人幫忙,所以才在心里模擬和袁州對話,以便一會可以更好的開口。

    程技師的店鋪或者說家距離桃溪路開車也不用半個小時,只是這時候正是桃溪路繁華的時候。

    因為那周圍在修建美食城的原因,還圍住了一條路,是以現在去往桃溪路的街道更加擁堵了。

    等程技師到的時候已經四十分后了,并且還是因為程技師看實在太堵了,他直接把車放距離桃溪路三公里外的停車場,剩下的路他用的走的過來的。

    事實證明他這個決定很正確,程技師看到本來在他前面的車,他用走路的速度追上還超過了。

    站在繁華熱鬧的桃溪路口,程技師深吸一口:“擦擦汗,太狼狽的進店,影響師傅形象。”

    這么想完,程技師掏出包里的手巾擦汗后小心疊好又收回去了。

    “程技師啊,好幾不見。”打招呼的是街口五金店的跛子老板,胖臉上笑瞇瞇的沖程技師點頭。

    “王老板忙著呢。”程技師也點頭回應。

    “托你師傅的福,確實忙著呢。”王胖子示意店里的客人說道。

    “我師傅肯定是厲害的。”程技師點頭然后接著往前走去。

    曾幾何時王胖子叫袁州都是叫小袁的,但自從袁州越來越出名,而且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后這聲小袁他已經很少叫了。

    除非是私底下袁州自己要求,不然王胖子都是叫的袁老板。

    開始的時候他還會開程技師玩笑,說袁州是他的小師傅,畢竟袁州今年才不過二十六,而程技師的女兒今年都二十多歲了,不是小師傅是什么。

    但隨著袁州的成長,王胖子自己就不在這樣調侃了,總覺著這樣對袁州不夠尊敬。

    “袁老板是越來越厲害了,比老袁可是厲害多了。”王胖子看著程技師的背影,忍不住感慨道。

    他想起,以前老袁還在的時候,還經常說他家小子笨,現在這出息的。

    “可惜老袁是看不到了,生了這么棒的一個兒子。”王胖子心道。

    其實王胖子的感慨又何嘗不是其他街坊的感慨,這桃溪路本來是條老街,生意清淡,做做周邊鄰居的生意,勉強糊口。

    現在除了開始目光短淺的趁著剛火起來就賣了店鋪的人外,他們這些人都算袁州的老鄰居,算是親眼看著袁州一手造成了如今堪比春熙路繁華的桃溪路。

    心里無不感慨袁州的廚藝以及人品的,但同時也非常慶幸自己沒有賣鋪子,王胖子知道,一年半前賣掉街頭鋪子的店家,現在開車都不從桃溪路過,怕想起傷心事。

    要知道他們現在小鋪子,本生價位就居高不下,還是有價無市。何況等到美食城建立,還有潛力可挖,價格是直往千萬上奔。

    可以想象,若干年后,炫富就不是什么首都二環有套房了,而是我桃溪路上有個鋪子。

    真大佬!

    街坊們對于袁州既感激又佩服的,他們可是知道許多人出大價錢挖袁州走,但袁州都沒走呢。

    正因為袁州沒走,才有如今的盛況,才有他們的好日子。

    桃溪路上的店鋪,在短視頻以及各種網絡種草下,基本都是來蓉城必打卡的店鋪。

    說真的,一個人一家店,沒有幫廚面積也不大的情況下,能辦到這種地步,簡直是神仙。

    街坊們都在心里記著袁州的好呢,是以要是袁老板有什么事情他們跑的是最快的。

    當然,這些袁州自己是不清楚的,他正認認真真的思考著茶會的事情。

    “師傅,徒弟來看您了。”就在這時候程技師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袁州抬頭一看原來是程技師已經脊背微彎的站在小店門口,正等著袁州叫他。

    “這么晚怎么過來了,進來吧。”袁州起身招呼道。

    “好的,師傅。”程技師這才直起身,然后走進店內。

    不等袁州再問,程技師就自覺的開口道:“聽瓔瓔說師傅您要舉辦茶會。”

    “嗯。”袁州點了點頭。

    “師傅,您看我自從做了您的徒弟,只有您付出,讓我學了很多東西,一致沒機會在您身邊孝敬您,您看這個茶會我來給您籌備,這樣如何?”程技師說的很是情真意切又誠懇。

    “我收你為徒,學習廚藝是應該的。”袁州道。

    “不,這拜師學藝不論在哪里都得磨煉三年才給學手藝,但您寬厚只稍稍看了看就收了我這個大齡弟子,要是不再幫您辦點事情我真的于心不安。”程技師寬厚的臉上流出真誠又忐忑的表情。

    其實程技師說的還真沒錯,不論在哪里拜師學藝都得先被師傅磨煉三年才能學到真本事。

    第一年根本連師傅的身邊都進不了,得在廚房打雜,這是磨煉耐心,告訴徒弟學手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二年才是在師傅身邊伺候,這伺候是真的伺候,師傅的衣食住行那都得知道得幫忙,這是告訴徒弟要尊師重道。

    而這些其實都是在磨煉徒弟的性情,畢竟在手藝界大家都說手藝好學,做人不好學。

    直到第三年師傅才會慢慢的上手教導徒弟一些基礎的功夫,然后才會慢慢的傳真功夫給徒弟。

    哪里像袁州不光把自己的詳細筆記給了程技師,還每月指導一個菜品,這是真的沒把程技師當外人。

    是以,程技師才越加的尊重袁州,哪怕袁州的年齡其實他女兒差不多大小。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北京11选5即开型结果图示 德国赛车app平台 股票开户佣金 温州茶苑app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 斗牛棋牌玩法说明 pk10qq计划 急速赛车彩票 app 豪利棋牌每天送9块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 云南十一选五 体彩浙江11选五5 下期预测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1分11选5app 2012斯诺克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