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面湯的求助

    袁州輕嗯一聲,劉同聽在耳里卻興奮起來,連忙確認道:“袁老板你這是同意的意思嗎?”

    “同意了。”袁州點頭。

    “太好了,謝謝袁老板。”劉同道謝。

    哪怕劉同心里對袁州感覺矛盾,但看袁州同意,心里還是很高興的。

    要知道這可是袁州第一次參加私人的店鋪開業剪彩,就劉同所知,別人花幾百萬的錢都沒請來袁州。

    “不客氣。”袁州道。

    “那我到時候安排人來接袁老板。”劉同連連點頭,然后道。

    “可以,不過開宴我會參加。”袁州認真說道。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到時候還希望袁老板不吝賜教。”劉同謙虛地說道。

    “好的,我會的。”袁州點頭應下。

    “那就麻煩袁老板了,謝謝。”劉同道。

    “嗯。”袁州點頭。

    看袁州這么應下,劉同總覺得哪里不對,但也說不出來,只能心里怪怪的道別,然后離開。

    直到走出桃溪路,坐上自己的車,劉同才反應過來。

    “剛剛我說麻煩袁老板,然后袁老板直接點頭了?!”劉同驚訝的自言自語道。

    這話明明是客氣客氣的,哪里有人就這么直接說嗯的。

    劉同忍不住扶額,然后搖頭嘆氣自嘲:“難怪我廚藝還沒有袁老板厲害,就從這耿直的說話方式來衡量,就不如了。”

    最后看了眼桃溪路,劉同心里想著開業那天要好好露一手,然后開車離開。

    倒是袁州沒有想過他只是認真的回應麻不麻煩這事會讓劉同聯想那么多,因為店里又來了人。

    來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剛剛明明已經離開的程瓔。

    “師公,要我幫忙嗎?”程瓔從門外探進來一個腦袋,笑吟吟的問道。

    “進來,扒門口像什么。”袁州道。

    “像烏獸。”程瓔下意識的吐槽,反應過來后偷偷在心里吐了吐舌頭。

    但程瓔還是乖乖的走進店里,雙腿筆直的站在袁州面前。

    “你怎么還沒走。”袁州語氣平板的直接問道。

    “因為我看到有人找師公,然后就留下看我能幫什么忙。”程瓔老老實實的說道。

    “周佳也在?”袁州問道。

    “沒有沒有,我讓她回去了,她下午uu小說,快考試了。”程瓔道。

    “這里不用幫忙,你快回去。”袁州道。

    “可是我回去太早我爸會說我的。”程瓔道。

    “那你就告訴程招妹我可不負責給他帶女兒。”袁州道。

    “……師公,我這么說明天您就看不見我了。”程瓔一臉無奈的說道。

    “行了,別貧了,快回去。”袁州嚴肅道。

    “好吧,那我回去了。”程瓔蔫蔫的應道。

    “嗯,路上小心。”袁州照例囑咐了一句。

    程瓔點頭,然后往門外走,只是剛剛走出店門,就看到一只灰色的長毛小狗蹲坐在袁州小店的側邊。

    “咦?是面湯啊,你今天怎么坐這里了。”程瓔上前兩步,站在面湯前,然后蹲下準備摸摸面湯的頭。

    面湯這狗和程瓔也是很熟悉的,平時也會讓她摸摸頭,畢竟面湯在外人面前一向是賣萌求生的。

    但這次卻反常的在程瓔伸手過來后直接嗚咽一聲往后退了退,躲開了程瓔的手。

    “怎么了?”程瓔收起手,疑惑的看向面湯。

    這一看就看出問題來了,面湯作為給袁州小店看家護院的狗,因為看的飯店,他一向很愛干凈,這點從程瓔時不時的見面湯去不遠的河里洗澡游泳就知道了。

    而且面湯身上的毛呈現灰色,還比較長,但卻一直很干凈。

    毛色發亮,四只爪子也很干凈,甚至面湯還會自己磨長長的指甲,稍微臟一點的地方也不會坐,可以說是很愛干凈了。

    但現在的面湯卻可以說是很狼狽了。

    面湯灰色的長毛上蹭了很多的灰塵,還有褐色呃呃呃泥土,嘴上的毛也沾了泥水。

    最嚴重的是他的四只爪子,看起來肉肉的爪墊指甲外翻,前爪上有塊毛都禿了,露出里面嫩紅色的嫩肉。

    就連平時歡快搖動又蓬松的尾巴上也糊在了一起。

    “這是怎么了?面湯你打架了?”程瓔擔心的問道。

    然而回應程瓔的只有面湯烏溜溜的眼睛,以及小小的嗚咽聲。

    這下程瓔更加擔心了。

    程瓔擔心的原因一個是因為面湯白天從來不來店鋪的正門口,就是賣萌要吃的都是在桃溪路口。

    二一個就是這還是程瓔來小店半年來,第一次看見面湯如此狼狽的樣子。

    “怎么了。”袁州的聲音從程瓔身后傳來。

    這時候的袁州已經洗漱過,換過衣服了。

    本來告誡程瓔快走后,袁州就上樓洗漱換衣服去了,但等他洗漱完畢下樓后一眼就看到還沒走的程瓔。

    等到走近一看,就看到了一身狼狽的面湯。

    這樣子的面湯袁州除了在剛剛發現生病的面湯的時候見過就再也沒見過了。

    是以,袁州眉頭皺起,直接問道。

    “師公,我也不知道,就是剛剛一出門就看到面湯坐在這里,看起來像受傷了,但他不讓我摸,也不讓我看。”程瓔擔心的說道。

    然而就在程瓔說話的時候,本來一直安靜坐著的面湯直接起身,快速的跑到袁州腳邊叫喚了起來。

    “汪汪汪。”面湯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哀泣并且交集。

    “你找我?”袁州微微蹲下,看著面湯的肯定的狗臉問道。

    “汪汪。”面湯像是肯定般的再次叫喚了一聲。

    “有什么事情,或者你帶我去看看,畢竟我聽不懂你說的語言。”袁州再次道。

    “嗚嗚,汪汪。”面湯嗚咽兩聲然后又叫喚幾聲。

    這一人一狗好似在交流一般。

    而一旁的程瓔忍不住開口:“師公,您說得這么復雜面湯能聽懂嗎?”

    “可以,面湯能聽懂。”袁州肯定的點頭。

    就在這時候,面湯好似真的聽懂一般,開始往前跑了兩步,然后轉頭看著袁州,好似在等他跟上。

    而程瓔也下意識的想跟著一起,卻被面湯齜了齜牙,直接趕走了。

    是的,袁州跟上的時候面湯往前跑帶路,但程瓔只是抬了抬腳準備跟就被面湯拒絕了。

    “我去看看,你回去吧,面湯不會有事的。”袁州說完,然后徑直跟著面湯走去。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体彩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遗漏河北十一选五一 江苏7位数 海洋生物股票今日行 心悦麻将下载到手机 广东11选5号码结 黄金工厂 琼崖海南麻将赢的方法 五龙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新天地棋牌游戏官网? 一分钟pk10赛车走势图 捷报比分网实时下载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 斗牛棋牌? 31选7几个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