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九十九章 拆我桌子

    袁州心里的想法一閃而過,并沒有深思。

    “這里坐,麗麗去倒兩杯溫水進來。”周世杰招呼袁州去了沙發那里坐下,然后轉頭對著鐘麗麗道。

    “好的,會長。”鐘麗麗點頭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等鐘麗麗一出去,周世杰就面對著袁州坐在了沙發對面,然后開口道:“看你小子辦的好事,被人發現了吧。”

    “周叔說的熊貓?”袁州立刻反應過來,問道。

    “可不是,我今天一早就看到你小子上了熱搜了。”周世杰笑瞇瞇的點頭。

    “熱搜?”袁州好奇道。

    “對,就是你們常說的那個微博熱搜,要不是我攔著,你那里的記者可就堆滿了。”周世杰道。

    “記者采訪?”袁州好奇道。

    “你小子一下子助養了那么多熊貓,大家肯定好奇你是不是家里有礦。”周世杰還是很時髦的,一下子就說了好幾個網絡用詞。

    “不,我有店。”袁州搖頭,礦哪有他的店值錢。

    “哈哈,你小子就是皮,”周世杰忍不住伸長手拍了拍袁州的肩膀。

    這次不等袁州回答周世杰又繼續問道:“你說說你還做了什么其他我不知道的事,免得你下次又整這么大的動靜。”

    “我這聯盟的公關部昨天可是忙了一晚上。”周世杰笑瞇瞇的調侃道。

    袁州看周世杰臉上并沒有生氣,反而有些驕傲自豪的模樣,猶豫了半響道:“我還捐助了幾個基金會。”

    “你小子不愧是我看中的廚師,就是純善。”周世杰感慨又驕傲的說道。

    “沒有,我有很多錢。”袁州再次申明。

    可不是,袁州現在的存款可是八位數的,還真的不窮。

    周世杰一聽袁州說自己有很多錢,立刻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顯然想起了什么,不過還沒開口,那邊鐘麗麗就端著溫水進來了。

    等鐘麗麗把水擺在兩人面前后,周世杰才開口:“這些都是好事,只是現在網友對什么都好奇,特別是對你這樣年輕的廚師,而且又有爆點的就更好奇。”

    “嗯。”袁州點頭。

    “你放心,這些亂七八糟的采訪我都給你推了,你重要的還是認真提高廚藝。”周世杰嚴肅道。

    “當然。”袁州道。

    “這個倒是我多嘴了,你的時間表可不是人人吃得消的。”周世杰見袁州應下,然后又想起袁州對自己的苛刻,忍不住又勸道:“還是得勞逸結合,多走走看看別年輕就不顧身體。”

    周世杰簡直矛盾的要命,他一方面希望袁州不斷努力提高廚藝,一方面又擔心和關心袁州的身體,是以才會這么糾結。

    “周叔放心,我有做其他事情來放松。”袁州認真的說道。

    “反正你得勞逸結合,不能太累了。”周世杰點頭。

    “嗯。”袁州應道。

    “你今天特意過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周世杰停下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好奇道。

    確實好奇,畢竟袁州一向都不喜歡出門,喜歡呆在店里,現在特意過來肯定是有事情。

    “是有事,我來給您送個小東西。”袁州說著拿起從剛剛坐下就放在沙發邊地上的紙袋子。

    是的,袁州進門就拎著個紙袋子,那紙袋子外包裝上還寫著某某通訊幾個字,顯然這是買手機時,用來裝手機的那種紙袋子。

    “什么東西?”周世杰好奇的看向紙袋子。

    “悉悉索索”袁州直接用手從紙袋子里拿出了一個被細棉布包裹的長方形出來。

    細棉布是米白色的,包裹了厚厚一層,袁州也沒說話直接伸手打開細棉布,然后一個漂亮的紫黑色木盒子就呈現在周世杰眼前。

    這紫黑色的木盒子大約二十厘米長,十厘米高,方方正正的但周圍的菱角卻看起來很是圓潤。

    并且盒子表面被黑色的紋路所覆蓋,但這些紋路都是有規則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漂亮的孔雀樣式,紫黑色的木盒子散發著自然油潤的光澤,這些讓整個盒子看起來華美而精致。

    直到盒子展露在眼前,袁州才淡淡的開口:“這是我做碗架剩下的邊角料做的盒子,帶過來給周叔你玩玩,也看看我的木工學的怎么樣。”

    周世杰呆呆的看著茶幾上的木盒子,沒有反應。

    “都是邊角料做的,不值什么,也不貴重,周叔收下吧。”袁州接著道。

    周世杰這才有了反應,抬頭看了看袁州,老臉上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來,指著袁州說出話來。

    其實碗架這事周世杰昨晚就知道了,昨晚他打完電話后接到的電話就是連木匠打來的。

    連木匠一是打來炫耀自己徒弟的貼心送他禮物,二就是打來吐槽袁州的暴殄天物的。

    是以,周世杰知道袁州用四根千年黃花梨木心材做了五個碗架的事情,但知道是一回事,親眼見到又是另一回事。

    看著眼前桌上散發淡淡光暈,美輪美奐的黃花梨木盒子,再聽聽袁州語氣隨意的說這是邊角料不值錢的事情,周世杰覺得他現在非常能理解昨晚連木匠的暴躁怒吼了。

    因為就是他這么關心疼愛袁州的人都忍不住想打死他了。

    “這就是你做碗架的千年黃花梨木?”周世杰把千年黃花梨木這幾個字咬的特別重。

    “是做碗架剩下的木材。”袁州道。

    “小袁你啊……”周世杰眼神一言難盡的看著袁州,嘆氣道。

    “周叔收下吧。”袁州假裝沒看見周世杰的心痛眼神。

    “行,收下倒是沒事,不過你這用千年黃花梨木心材做碗架的事情可別讓張焱那老家伙知道。”周世杰嘆氣,然后道。

    “為什么?”袁州好奇道。

    “我怕他來拆了我這桌子,”周世杰說著又搖頭,看了看桌上的盒子接著道:“不對,應該是拆了我這聯盟的大廈才對。”

    “他為什么要拆您的桌子?”袁州說著還好奇的轉頭看了看周世杰的辦公桌。

    “因為他拆不了你的,就只能拆我的。”周世杰幽幽的回答道。

    “他覺得你這么暴殄天物都是我慣的,誰讓他特別喜歡串啊珠的,而這么好的黃花梨木心材一般都用來做手串,何況還是千年的。”周世杰接著道。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湖南麻将的玩法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如何看股票融资融券信息 浙江11选5怎么计算号码 温州麻将胡牌图解 浙江11选500期走势图 今日银行股票推荐 安徽快3外 姚记棋牌ios版 云南十一选五固定走势图 山东老十一选五走势 襄阳麻将卡五星规则 钓鱼王者苹果版下载 武汉晃晃最新版下载 河南打麻将规则 单机游戏捕鱼大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