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四十五章 面湯和米飯的狗糧

    鑒于烏海的話,袁州懶得回應,就默默的低頭吃面去了。

    這一碗蔥油拌面,面條粗細一致,上面裹著琥珀色的蔥油,因為加上了一滴秋油,琥珀色的蔥油顏色變得深了些。

    上面翠綠的蔥花灑落上上面,還有一粒粒好似炸焦了的金黃色的肉粒鋪在面條上。

    袁州用筷子直接挑起一株喂進嘴里。

    蔥油拌面還沒入口,那蔥油的味道就直沖鼻尖,讓人忍不住加快動作把面條塞進嘴里。

    塞進嘴里,口腔里溫熱的溫度一下子就融化了上面裹著的蔥油,那蔥香味、油香味、焦香味瞬間炸開在嘴里。

    “唔。”袁州發出輕微的咀嚼聲,咀嚼起了面條。

    隨著咀嚼,嘴里再見出現了面條本身的麥子香味,因為是剛剛做好的手搟面,口感勁道有嚼勁,但因為面條本身很細卻又不會覺得難咀嚼,反而是有些軟韌的感覺。

    “嚓嚓”咀嚼的途中還吃到了那焦脆的肉粒,肉粒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嚼開了才發現這根本不是肉粒,這是袁州自己做蔥油的時候特意剩下的小蔥粒,因為整個被炸的焦脆,但又吸飽了蔥油,吃起來的時候真是又脆又香,還帶著肉香味。

    配合面湯本身的柔韌有嚼勁,還有蔥油的香味,吃起來那感覺真是太香了。

    而鮮蔥花本身的清香味又很好的去除了有點油膩的感覺,讓面條變得清爽而又不失面的麥子香味。

    “嗯,家常版的蔥油拌面還是不錯的。”袁州在心里給了自己的手藝肯定。

    而一旁的烏海早就一口面湯一口面條吃的不亦樂乎了。

    那樣兩撇胡子都要翹起來的模樣就知道這蔥油拌面的味道了。

    這碗蔥油拌面袁州做的是一人三兩的量,吃完正好七分飽,這個飽腹程度對于晚餐來說是剛剛好的。

    但烏海卻摸著肚子搖頭道:“量太少,量太少了。”

    “晚餐要吃少。”袁州淡淡的收起碗碟道。

    “那也太少了,我才三分飽。”烏海意猶未盡的咂咂嘴。

    “早點睡就不餓了。”袁州把碗筷放進洗碗機里。

    “我會餓醒的,面我就不奢望了,要不再來碗面湯?”烏海伸頭看向袁州煮面的鍋。

    袁州看著一臉殷切的烏海,沉默了三秒,然后拿出大碗,把鍋里的面湯全部倒了出來。

    “我就知道圓規就是圓規。”烏海迫不及待的端起碗就喝。

    那樣子猶如水牛飲水,碗里的面湯速度飛快的滑進烏海的喉嚨。

    “喝完就快走。”袁州眉頭微皺道。

    “沒問題。”烏海放下碗,一抹嘴,當真毫不停留直接轉身就走。

    “跑的還挺快。”袁州收起碗,看著已經不見人影的烏海,然后關門去了。

    “剩下的時間自然是看看書,練練廚藝雕工最舒服了。”袁州關上店門,感覺一身輕松。

    “難得幾天不開店感覺還不錯。”趁著店里沒人,袁州伸了個懶腰。

    于是從八點開始,袁州分出兩個小時練習木雕,為即將到來的新木頭做準備,剩下的兩個小時,袁州是在床上度過的。

    是的,袁州雕刻完就早早上床了,坐在床頭愜意的翻著書,等十二點一到,袁州做好標簽就躺下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袁州準時在晨跑的時間醒過來,瞇著眼起身去廁所解放然后洗漱換衣服,再下樓晨跑。

    袁州還是和往常一樣那么規律,當然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烏海今天自然是不在的。

    “早,袁老板。”黃玲拿著打掃工具往家里走。

    “早,新家怎么樣。”袁州點頭,問道。

    “新家很好,小區很安靜,弟弟走路已經沒什么問題了。”黃玲臉上洋溢著笑容。

    “那就好。”袁州點點頭,然后跑步離開。

    黃玲笑著看袁州跑走,臉上有些感激,但她卻沒開口,只是默默看著。

    其實袁州幫她的她都知道,但是既然袁州不愿意說,那她就認真的接受,并且努力做好來回報。

    黃玲一手摸了摸口袋里的中國結,這是晚上掃地時候她抽空編織的,想著家里堆積的還沒做完的中國結,這種家有余糧的滿足感,讓黃玲心中生出無限的安全感。

    而這些都來自袁州介紹的買家,雖然來找她定制的都沒說,但黃玲知道。

    等袁州跑完步,順著后巷回店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殷雅,這么早?”袁州快速抬手擦了擦汗,面色自然道。

    “對啊,難得起得早就來找你了。”殷雅背著手,轉頭看著袁州道。

    “找我做什么。”袁州在距離殷雅五米遠的地方停下,問道。

    “當然是……找你有事啊。”殷雅故意賣了個關子,嬌俏的說道。

    “咳,什么事。”袁州有些不習慣這樣的殷雅,但這樣反而減輕了他的局促感。

    “好了,不開玩笑了。”殷雅見袁州不習慣,揮了揮手道:“你說要給我帶伴手禮的,沒忘記吧。”

    “當然沒有。”袁州點頭。

    “那就好,我想著難得起了一個早來,索性就順便來拿禮物咯。”殷雅隨口又自然的說道。

    “禮物不在我身上,我上去拿給你。”袁州點點頭道。

    “沒事,我不著急,你先洗漱一下吧,都是汗。”殷雅道。

    “好。”袁州點頭,這才往前走去。

    直到袁州走到自己的后門前,袁州都沒轉頭看殷雅一眼,而殷雅而沒開口,蹲下身自顧自的和面湯米飯說起話來。

    “咔噠”袁州打開后門徑直走了進去。

    “這木頭。”殷雅忍不住心里吐槽。

    但就在這時候,袁州再次跨出一只腳道:“我很快就下來。”

    這讓本來心有期待的殷雅只能拉起笑臉道:“沒事,我不著急。”

    “嗯,七分鐘我就下來。”袁州給出自己能最快的時間道。

    “好的。”殷雅點頭。

    接著,袁州就消失在了后門,因為后門開著,殷雅能聽見袁州快步上樓發出的咚咚聲。

    “不愧是圓規。”殷雅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對著面湯道:“你說你老板是不是塊木頭。”

    “嗚。”米飯不明意義的嗚嗚兩聲,而面湯則舔了舔米飯的腦袋。

    “嘖嘖,一大早的你就給我撒狗糧了。”殷雅無奈的揉了揉面湯和米飯的狗頭。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五排列开奖结果 二分彩哪个平台好 黑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助手 河南麻将规则图解 四肖八码期期稳选资料 超级大乐透开奖 羽毛球比赛比分规则 遇乐棋牌大厅在线 海南体彩4 1开奖结果 辉煌棋牌游戏更新下载 安徽闲来麻将 *明天股票涨停 山东快乐扑克了3走势图 韩国快乐8和1.5分彩 11选5河北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