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烏海的新手法

    袁州計算的時間剛剛好,才將將走到門口,這酒客就來了。

    第一個到來的是最近過來過兩次的人,也是曾經準備花年薪五千萬邀請袁州為他工作的吳云貴吳總,不過這次吳總不是一個人來的。

    吳云貴的身邊還有一個年輕人,但這人帶著金絲邊的眼鏡,頭發全部往后梳起,穿著價值不菲的西裝,從頭到腳都透露著精英年輕有為的氣質,并且看走路的姿勢以及說話的語氣,想必家庭也不錯。

    畢竟這人某些方面看起來有些像凌宏認真的時候。

    “來來來,衛雨,這就是袁老板了。”吳云貴笑瞇瞇的朝袁州打了個招呼,這才側身介紹道。

    “這是我一個合作伙伴,年輕有為的很,叫張衛雨。”吳云貴先是指著年輕男子介紹道。

    “歡迎。”袁州點頭道。

    “你好,久仰大名。”張衛雨也點頭溫和道。

    袁州可不是話多的人,打了招呼就開始招呼其他人,后面來的自然就是對面的烏海了。

    烏海邊上跟著酒鬼陳維,想來今天是蹭酒喝的,最后來的則是婉姐和姜嫦曦了。

    袁州一一打了個招呼,這時候相熟的酒客才發現少了個人。

    “這小敏呢?”姜嫦曦直接問道。

    “今天怎么是袁老板你親自招呼?”陳維也道。

    “難得袁老板你親自招呼呢。”婉姐笑著道。

    “住院了,不能來。”袁州道。

    “沒事吧?”姜嫦曦關心道。

    “還沒看過,聽說是骨裂。”袁州搖頭,如實說道。

    “骨裂還不算嚴重,養養會沒事的。”婉姐溫和的勸說道。

    “婉姐說的對。”陳維附喝道。

    “嗯。”烏海點頭。

    就連一旁的吳云貴吳總都開口道:“需要幫忙袁老板可以找我。”

    “不用,謝謝。”袁州道。

    “各位里面請,酒水已經備好了。”袁州伸手直接打開櫻蝦墻景的拱門,領著人往里面走去。

    小院子里石板鋪路,兩旁花朵在荷花燈下搖曳,間或有些重名蛙叫聲,很有些清雅的野趣。

    第一次來的張衛雨見多識廣,但也有些驚訝于這露天小院和外面燥熱天氣截然不同的溫度。

    是的,小院的溫度和袁州小店里的一樣,都是清新怡人的,是個人體很舒服的溫度,這遠遠不是空調的感覺。

    “有幾分意思。”張衛雨低聲笑道。

    “這袁老板可不簡單。”吳云貴適時的接話道。

    “能拒絕吳總你五千萬年薪的人自然是不簡單。”張衛雨笑道。

    “你都調侃多少次了,別說五千萬,估計就是一個億我看袁老板也不會被人挖走。”吳云貴無奈的笑道,旋即又反駁了一句。

    “看起來是這樣。”張衛雨看著前面領路的袁州,點頭應道。

    “不是看起來,是肯定。”吳云貴哼了一聲。

    “現在我非常非常期待這里的酒了。”張衛雨語露期待的說道。

    “說好的一人一半,你可不能欺負我這個老頭子。”吳云貴立刻開始約法三章。

    “放心,這點風度我還是有的,老頭子?”最后這個稱呼,張衛雨的聲音里充滿調笑。

    當然,張衛雨的心里也更加期待了,能讓吳云貴這個商場大鱷如此熱捧并且還不惜賣年齡還搶的酒,張衛雨表示他真的很期待。

    因為這樣張衛雨投在袁州背上的目光就熱烈了起來。

    “這個吳總新帶來的人的目光還真像烏海。”袁州不動聲色的回頭,然后看到了張衛雨,心道。

    “踏踏踏”幾人踩過木質的樓梯往二樓而去,二樓開放式的設計讓人能看到滿天的星子,微風拂動竹子的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音,燈光明亮。

    這樣環境喝酒確實讓人心曠神怡,著實不錯,這就是張衛雨坐下后的感覺。

    “袁老板近幾天要出國?”姜嫦曦坐下后,第一個開口問道。

    “出去尋木料。”袁州點頭,然后開始拿起酒壺在竹子上接酒液。

    這酒自然是郫筒酒,袁州手穩穩的端著小小的酒壺,認真的接著酒液。

    “路上小心。”姜嫦曦囑咐了一句,然后就轉頭調侃的看向安安靜靜的烏海:“你怎么不吵鬧?”

    是的,烏海聽說袁州要出國幾天后從下午到現在都表現的很安靜,這可不像是烏海的作風。

    要知道哪次袁州要休假,這烏海不撒潑打滾耍賴的要跟著一起去的,但這次卻出奇的安靜。

    甚至還有閑情逸致的摸著小胡子看袁州接酒。

    “對你怎么沒反應?”陳維驚奇的看向烏海。

    “烏海你又憋了什么壞主意?”婉姐好笑的問道。

    “你們不懂。”烏海看袁州接完一壺酒,這才回身高深莫測的搖了搖手指道。

    “滾,好好說話。”姜嫦曦直接打斷了烏海的裝逼。

    “咳。”烏海假咳了一聲,這才開口:“這次袁老板可是和連木匠一起出國的。”

    “這和你不耍賴有什么關系?”姜嫦曦道。

    “很大關系,我和連木匠關系不錯。”烏海笑瞇瞇的道。

    “你說服連木匠帶著你一起去?”婉姐驚訝的問道。

    “這個確實像你會做的事情。”陳維對于這個分析很是贊同的點頭。

    “不需要不需要。”烏海再次得意的笑道。

    就在烏海認認真真裝逼,姜嫦曦按捺不住打人的心思的時候,袁州開始上酒了。

    “出行的行程是鄭家偉規劃的。”放下托盤,袁州淡淡的說道。

    “我明白了,烏海你肯定是說服了連木匠讓他把行程交給你規劃,然后你就順理成章的加入了行程,對吧。”婉姐直接道。

    “還有一點,我去過那里好幾次,去寫生。”烏海臉上的得意毫不掩飾,很是囂張。

    “難怪這么淡定。”姜嫦曦沒好氣的看了烏海一眼。

    袁州一一端上三桌人的酒,然后就開始端上下酒菜,最后端上的是生啤。

    沁涼的生啤杯子外壁還冒著涼氣,并且還有水珠,看起來就非常解渴,這不陳維直接拿起扎杯一口氣喝了一杯。

    看著酒客都開始吃了起來,袁州就直接來到烏海的桌前。

    “今晚你幫忙關下店,我要出去一趟。”袁州道。

    “沒問題,去吧去吧。”烏海干脆的應下。

    袁州點點頭,沒說謝謝,畢竟是朋友,不需要時時刻刻說謝的。

    這才轉身走到中間:“招呼不周,因為需要去醫院看望病人,我得先走,請各位慢用。”

    ……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河南11选5走势 36选7的中奖概率 南京麻将群 华东15选5彩票奖结果 广东麻将群一元一分入群 财富之都 欢乐麻将下载2015免费 王中王三期内必出四肖 我要下载申城棋牌 北京赛车pk开奖历史记录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浙江20选5走势图 30选5中2个数字有奖吗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走势图 11选5开奖结果浙 新浪欧洲杯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