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二十一章 考試要求

    袁州手上的河豚看起來呆萌呆萌的,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處境,眨著眼睛微微擺動尾巴。

    “小袁這抓魚技術不錯。”周世杰稱贊了一聲。

    “基礎操作。”李研一要求嚴格的說道。

    “就是這基礎操作,許多廚師都達不到,其他人一抓這魚,那魚就得鼓起來。”周世杰道。

    “得練習的手穩、準、狠、快。”李研一點頭道。

    周世杰和李研一討論著袁州的抓魚手法,而一旁的烏海就專心多了,他盯著袁州手上的河豚,然后蹦出了兩個字。

    “等吃。”烏海眼都不眨的說道。

    而袁州則專心的對付著眼前的河豚。

    手上的河豚顏色艷麗,并且處于最合適的季節,毒性猛烈,袁州全神貫注的左手拿魚右手拿刀。

    “唰”銀光一閃,袁州倒提河豚尾巴,直接一刀割開魚肚子,然后手一翻直接倒出魚肚子里的全部內臟和血液。

    袁州的手極穩,這一刀下去只割開了河豚的皮肉,一點都沒有傷到內臟,是以倒的時候那血液也流的非常快速。

    因為河豚血液屬于劇毒,袁州的手和刀都干干凈凈的沒沾染一絲血液。

    并且在倒出內臟的時候,袁州還用刀尖輕輕一挑,直接挑出了河豚的肝臟。

    因為這是野生河豚,肝臟比起養殖的小了很多。

    倒出內臟后,袁州左手翻轉了一下,手上再次隔出一刀,這次這一刀是割在河豚的脊背上。

    這下兩刀隱隱呼應,袁州用刀尖按住割開的河豚皮直接往下一剝,就取出了完整的河豚皮。

    完整的河豚皮和其他不需要的內臟分開擺在一個小盤子里,然后就是處理河豚的眼睛。

    袁州處理眼睛的時候,最開始還不能用刀挑,還破過,但現在袁州手穩刀快,輕輕一挑那河豚的眼珠子就挑了出來。

    這也和那些內臟放在了一起,這些都是需要特殊處理的,袁州是絕不會讓它們沾染到其他東西的。

    甚至這次用來處理河豚的菜刀、以及裝盤的餐具和鍋具都是全新的一套。

    “嘩啦啦”袁州開了水龍頭,活水沖洗魚肉,直到魚肉干凈剔透微微泛著白色的珠光為止。

    “唰”袁州手上的菜刀直接挽了一個刀花,理順了方向后直接在案板上開始片起了魚。

    袁州片魚的同時還開始順手開火熱油,這次袁州用的是豆油,一般來說許多高檔飯店的廚師是不愛用豆油的。

    原因很簡單,這豆油熬制好后總有種豆子的腥味,只是袁州的這卻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因為這豆油是袁州自己熬制的,數量很少,現在已經全部倒入了燒熟的鐵鍋里。

    菱形花刀,袁州一刀刀速度飛快的片下魚片,片下的同時袁州也直接在碗里擺出了一個盛開的荷花形狀。

    裝滿河豚的盤子被袁州分成了一大一小兩個盤子,直接放進了一旁的冷凍室急凍。

    河豚被片的很干凈,袁州手里的河豚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咄咄”袁州兩刀剁開,然后倒出脊髓血,再次沖洗干凈,這才開始撈另一條魚繼續處理。

    袁州處理的很嫻熟,不緊不慢的再次片好魚后,鍋里的油正好冒起了青煙。

    “滋啦啦”袁州丟下兩塊雪白的河豚肝臟,滾燙的油直接包裹住了雪白的肝臟,鍋里的油也開始翻滾起來。

    當然,這次袁州片好之后也是裝了兩個盤子,一樣的一大一小。

    “怎么還分裝了一個這么小的盤子。”李研一好奇道。

    “不清楚。”周世杰搖頭。

    “可能是給我帶走吃的,我家有貓。”烏海摸著自己的小胡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滾蛋,你家有貓,我家還有狗呢,很大一條。”李研一沒好氣的說道。

    “貓吃魚,狗吃肉。”烏海一臉看傻子的眼神看向李研一。

    “……”李研一捂額,不想說話了。

    “估計沒多久我們就可以吃了,到時候就知道了。”周世杰笑瞇瞇的打圓場。

    其實倒也不怪烏海會這么認為,因為那小盤子真的太小了,甚至不能說是盤子,只能說是碟子,里面可能也就裝了三片河豚。

    而一旁的袁州不受影響,他現在已經開始煮湯了,煮湯的材料就是河豚魚骨和處理干凈的魚皮以及炸制過后變得金黃的肝臟。

    因為已經煮了一會,一股淡淡的鮮味已經開始在小店里彌漫,輕輕的勾動人的食欲了。

    “今天的河豚品嘗一共兩道菜,一道河豚魚膾,一道河豚魚骨湯,還有贈送的一份白子和解毒用的蘆根湯。”袁州做好一切后開始洗手解釋今天的菜品。

    “雖然我覺得蘆根湯是用不著的,但還是備著好。”袁州自信的說道。

    “那當然用不著,但是我可以喝喝看什么味道嗎?”烏海期待的看向袁州。

    “不用,你沒中毒。”袁州干脆拒絕。

    “那換個問題,那個小的盤子是給我準備的嗎?”烏海因為有別的想法很快丟開了袁州的拒絕,換了個話題問道。

    “不是,馬上你就知道了。”袁州搖頭道。

    說話間,袁州回頭看了眼后面煮著的湯,然后取出一個小碗,直接盛了一碗起來。

    色白花青的碗,那里面的湯色如乳,上面還飄著一塊小小的河豚魚皮,已經被燉煮出了膠質,看起來糯糯的還帶著透明的感覺。

    “河豚廚師考試中會由廚師吃下自己所做的河豚,那我就先吃,你們稍等。”袁州認真的說道。

    “試毒這種事情請務必交給皮糙肉厚抗毒性超強的我。”烏海直接站起來,認真的說道。

    烏海臉上的表情很認真,讓人一下子都分不清他是為了吃的還是真的為了袁州。

    “不用,這是身為一個處理河豚廚師的本份。”袁州拒絕的也很干脆。

    袁州說的確實沒錯,在河豚考試中,其中最后一環就是吃掉自己烹煮的河豚,因為這個規定有些想渾水摸魚的廚師甚至都不敢去考試。

    畢竟河豚中毒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但處理河豚的廚師卻是普通廚師薪水的兩倍。

    而袁州說完后,不等周世杰和李研一說話,直接一口喝完了碗里的湯,同時準備開始介紹一番。

    ……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卡5星调麻将多少数字 南宁麻将规则打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1zplay电竞比分网007 金蟾千炮捕鱼怎么下分 推倒胡麻将手机下载 贵阳麻将机出租 天天红包是不是真的 配资风险 福彩广东36选7 德甲新赛季赛程公布 一分幸运农场2019重庆幸运农 上海敲麻麻将技巧口 福彩幸运3D走势图 股票融资好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