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做過的米百做

    對于金明的話,袁州不置可否只是看著他,等他說是什么飯。

    “嘿嘿,秘密,等晚上我點了,袁老板你就知道了。”金明難得不那么嚴肅,一臉開心的說道。

    “嗯。”袁州嚴肅點頭,并不多問,這不止是對系統的信任,更加是對自己的自信。

    “行了,時間不早了,袁老板你快回店里吧,這里交給我們。”金明道。

    “好的,麻煩了。”袁州說完,直接轉身就走。

    袁州走的很干脆,這是對大家的信任的,是以金明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等袁州一走,金明也準備回自己的律師事務所準備些資料,然后再去袁州小店吃飯。

    因為就在桃溪路上,是以回程的時候袁州邊上還跟著一個烏不要臉。

    “圓規,今天大爺賣的是無花果?”烏海突然摸著小胡子,一臉隨意的問道。

    “嗯,不多。”袁州意有所指的說道。

    “沒事,隨便做個兩瓶無花果醬就行了,我不挑的。”烏海一臉正氣的搖頭,然后道。

    “聽說無花果醬味道也很不錯的。”烏海一邊摸著小胡子,一邊看袁州的反應。

    “大爺已經賣完了。”袁州臉上神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額……”烏海頓住,仔細盯著袁州的臉,想看是不是真的。

    然而袁州臉上還是一樣毫無反應,認真的走路。

    “大爺的手腳真是太快了。”烏海確認了這個噩耗,胡子也不摸了,就開始一個勁的念叨無花果醬。

    “你不是愛吃辣?”聽著烏海嘀嘀咕咕的一路,直到到了小店門口,袁州才開口。

    “愛吃辣沒錯,但圓規你做的我都愛吃,甜的也喜歡。”烏海再次表達了自己對于袁州廚藝的喜愛。

    “所以,下次要去哪里記得帶上我。”這話烏海說的鄭重的很。

    “最近沒有出門的打算。”袁州表情依舊,根本不吃烏海這套。

    開玩笑,難得能出去轉轉,袁州一點不想帶烏海,是以,說完這話袁州就直接回了店里。

    “真是無情無義無理取鬧的圓規。”烏海看著進門的袁州,在門口感嘆道。

    “小海啊,還能有人比你無情無義無理取鬧?”這話是正站在樓梯口的鄭家偉說的。

    “說什么呢,我又沒有情。”烏海轉頭,嚴肅的說道。

    “行了,快上來吧,琳琳還等著你電話呢。”鄭家偉舉了舉手機道。

    “嘖,你們不是情侶嗎,你和她說聲謝謝就行了。”烏海看著手機,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行喲,琳琳說了要囑咐你兩句話呢。”鄭家偉搖頭,然后小碎步走到烏海面前,直接把手機舉到了烏海耳邊。

    “咦。”烏海輕咦了一聲,偏了偏頭,仿佛這樣就能離烏琳遠些。

    “怎么?不想接我電話?”電話剛一到烏海耳邊,立刻傳出烏琳的聲音。

    “沒有。”烏海言辭肯定的說道。

    “呵,沒有就好,要是讓我知道你過河拆橋,下次我想哥哥你懂的。”烏琳這一身哥哥把烏海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接著,烏海雖然神情不耐,但還是聽著烏琳說了許多話,始終沒有主動掛電話的意思。

    是以,這次的電話還是和以前一樣,是烏琳主動掛的。

    “有個巴塞羅那的春季畫展小海要不要去?”鄭家偉收起電話,然后問道。

    “不去。”烏海立刻拒絕。

    “但是,上次小海你答應過主辦方要去的。”鄭家偉提醒道。

    “哦,那你就說如果能邀請圓規一起,我就去。”烏海摸著小胡子一臉狡猾的說道。

    “好吧。”鄭家偉無奈點頭。

    “晚上一起吃飯。”烏海說完,自顧自的往畫室去了。

    “好的,小海,謝謝啦。”鄭家偉一聽烏海留飯,立刻又開心起來。

    “我可沒說我請客,你自己付錢。”烏海道。

    “好的,用小海你的卡付。”鄭家偉笑瞇瞇的道。

    “隨你便。”烏海不置可否。

    “謝謝小海。”鄭家偉也不乎烏海沒等自己,自顧自的跟著進門了。

    是的,其實烏海自己是管錢的,他的錢有些在烏琳那里,而有些則在鄭家偉的手里,他自己手里的錢還是烏琳按時打給他的。

    當然,對此他并沒有什么概念,要不是他現在一日三餐都在袁州小店吃飯,以前他手里連錢都沒有的。

    畢竟以前三餐都是鄭家偉負責的,他還真的用不到錢。

    到了晚餐時間,今天門外排隊的人格外多,不過金明來的也很早,就排在第三個,前兩個自然是烏海和鄭家偉。

    而第四、第五個則是劉建安倆爺孫。

    等到小店一開門,排前十二的食客一下子就涌進店里,當然劉建安爺孫倆還是坐在離上菜最近的位置。

    “袁老板,袁老板,聽說今天有人在你店里用假錢?”一進門,剛剛坐下劉老爺子就中氣十足的開口了。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怎么樣?還是來我家里做菜,肯定發真錢,絕對不摻假。”不等人回答,劉老爺子立刻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說完,劉老爺子一臉期待的看著袁州。

    袁州頓了頓,然后道:“不是我店里收到的。”

    “想多了,誰敢在這里用假錢我活撕了他。”烏海冷笑一聲,順帶還比劃了一下。

    “嘖嘖,年輕人火氣不要那么大,假錢而已,抓了就行了,我的提議袁老板考慮考慮?”劉老爺子擺手,然后繼續期待的看著袁州。

    “請點餐。”袁州表情不變,然后道。

    “對對對,袁老板這米百做你肯定沒法在店里做。”一聽這話,金明立刻就出聲了。

    “請說。”袁州自信的聲音從口罩里傳出。

    這店里就沒有他沒有的工具,當然那工具得是關于做飯的。

    “米花糖,還得是老式的那種,嘭的一聲響的那種。”金明一臉興奮的說道。

    要知道金明今年四十多歲了,那種老式的爆米花機他還是偶然想起來的,看袁州這么年輕,說不定他都沒怎么見過。

    就是見過,那爆米花機現在也沒有賣的了,況且這廚房這么小也做不了那種老式的爆米花,所以金明才說這是袁州小店做不了的。

    只是金明臉上的得意還沒維持多久,袁州就直接從邊上的柜子拿出了一個黑的發亮的爆米花機,當然,是縮小版的,大約只有以前的爆米花機的一半大小。

    “是這個老式機器?”袁州帶著口罩,眼神倒是看起來很認真。

    “你怎么會有這個?”金明驚訝道。

    “你來的次數太少,姜姐早就點過米花糖了,我也吃過。”烏海摸著小胡子道。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兼职网赚平台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幸运农场网上购买投注 辽宁快乐12前三走 银色雌狮4x 六省一市15选5开奖号吗 国外做博客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的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 湖北麻将玩法有哪些 15选5走势图开奖 富贵捕鱼棋牌游戏 山东11选五走势一定牛 斯诺克比分表 大圣捕鱼苹果版 贵州微乐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