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告訴你我過得好

    對于系統的吐槽,袁州就當沒看見,畢竟才占了便宜,袁州還是很好說話的。

    “系統,你提供的毛巾不錯,用起來柔軟舒適,擦手或者擦嘴,再不濟擦臉也是不錯的。”袁州拿起一條毛巾,直接擦起了手。

    這話一出,系統不說話了。

    見系統不說話了,袁州很是滿足的再看了看那些夸獎的話,然后才放下手機炒大雜燴炒飯。

    當然,沒忘記用勺子舀了舀根本沒動過的湯,以此來表示吃過了,然后再和剛剛做好,還熱氣騰騰的炒飯一起裝好。

    “白果土雞湯和大雜燴炒飯,可以了。”袁州拎著打包好的袋子,徑直走出小店的后門。

    袁州這是又‘丟’廚房垃圾去了。

    “踏踏踏”袁州腳步均勻的走到垃圾站,難得的是今天拾荒老大爺也在。

    平時袁州和這個老大爺基本是互相見不到面的,除了上兩次老大爺特意提前等著袁州感謝他之外,這還是兩人第三次見面。

    袁州自然的沖著老大爺點了點頭,把手中的紙袋放在干凈的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后轉身就要離開。

    那樣子好似就是特意來丟個垃圾的。

    “袁老板,袁老板等等。”老大爺小心的拿起紙袋后,出聲了。

    袁州站定,然后轉身看著拾荒老大爺,等他開口。

    “袁老板謝謝你。”拾荒老大爺開口又是感謝。

    “不用,說了我只是丟垃圾。”袁州臉色嚴肅,堅決不承認自己的行為。

    “是是是,我知道袁老板只是來丟垃圾的,但還是得謝謝你,謝謝讓我和我老伴有口熱飯熱湯喝,太麻煩你了。”拾荒老大爺臉色溫和,認真的說道。

    “那狗不錯。”袁州突然道。

    “狗?是那個小狗?袁老板你喜歡就好,我這還有兩只,要是不嫌棄你一起拿去。”拾荒老大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開始從自己的口袋里往外掏。

    拾荒老大爺的口袋里也許還有其他的什么,這樣一掏里面就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

    過了一會,拾荒老大爺終于掏出兩只小小巧巧,干干凈凈的斑點狗,看起來憨態可掬,還在點著小腦袋。

    并且眼力極好的袁州還看到了其中一個小狗的耳朵有被粘過的痕跡,想來是耳朵壞了,這才被拾荒老大爺撿去的。

    但為了送袁州又自己粘好了。

    “謝謝。”袁州雙手接過,小心的放進自己的袖袋。

    “客氣什么,你要是喜歡我再給你尋摸尋摸。”拾荒老大爺看起來很高興。

    “麻煩了。”袁州并沒有拒絕,只是道。

    “看我這記性,差點忘了。”拾荒老大爺突然懊惱的說道。

    “有事?”袁州道。

    “不不不,沒事,沒事,今天是想給袁老板說個好消息的。”拾荒老大爺一臉喜色的說道。

    “您說。”袁州點頭,表示正在聽。

    “上次有個小姑娘,長的白白凈凈、漂漂亮亮的,心地好得不得了,她給我和我老伴找了個房子,那房子好得很,干干凈凈又暖和,離這里還不遠。”拾荒老大爺笑著說道。

    “是好事。”袁州道。

    “對啊,現在還是好人多,這小姑娘好得很,現在住那里很好,而且那小姑娘還時不時的來看我們,還給好多東西,還給錢,太不好意思了。”拾荒老大爺感嘆的說道。

    “那您可以在家歇歇。”袁州誠懇的說道。

    “那不行,不能靠著人家小姑娘過活,還是得自己掙錢,要不然我和老伴都不心安。”拾荒老大爺連連搖頭道。

    “嗯。”袁州并沒有說什么,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哎呦,我這是耽誤袁老板你時間了,人老了就愛啰嗦,袁老板不好意思,你別介意。”拾荒老大爺突然驚呼了一聲,顯然很是不好意思。

    “沒有。”袁州肯定的搖頭。

    “其實我只是想告訴袁老板你,我現在好得很,有了住的地方,過的好了,謝謝袁老板。”拾荒老大爺蒼老的臉上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

    袁州點了點頭,沒說話。

    “行了,我不耽誤袁老板你了。”拾荒老大爺主動告辭。

    “慢走。”袁州點頭,然后這次是他目送拾荒老大爺拎著蛇皮袋走遠。

    “小唐茜辦事越來越像姜嫦曦了。”袁州感慨道。

    “只是這性格別向著姜嫦曦靠攏就好。”袁州突然想起這個非常嚴重的事情。

    畢竟姜嫦曦的性格,袁州表示他還是有些虛的,車技太好,容易翻車。

    是的,袁州知道拾荒老大爺說的是唐茜,就連租房的錢袁州都出了一些的,畢竟他也在排隊委員會的大群里,只是從來不冒泡。

    唐茜自從知道拾荒老大爺是真實的后,就開始幫助他們起來,而這些都是唐茜計劃然后姜嫦曦邊上提點,袁州默默捐錢,然后完成的。

    其實老大爺肯定不知道他有捐錢,但袁州沒想到老大爺還是會特意等在這里謝他,這讓袁州心里有些溫暖。

    “今天從前門進去。”袁州轉回身,走出垃圾站準備往桃溪路正街進店。

    因為這垃圾站在桃溪路的街口隱蔽處,走出這里就是桃溪路的街道口了。

    而這個時間袁州小店晚餐時間結束,已經開始了酒館的營業時間,但小街上還是熱鬧非凡,就連街口都很是熱鬧。

    并且還有許多的車子往這里過,或者停下準備進來的。

    “車誰的,開走。”一聲輕喝傳來,袁州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

    那是一個穿戴整齊的交警正在檢查違規亂停的車輛。

    亂停的是一連動力三輪車,就停靠在桃溪路的正街口,堵的剛剛好。

    桃溪路這里自從有了袁州小店,或者說自從袁州小店火爆以來,來這里檢查的交警就多了好幾個。

    畢竟這里車太多了。

    而眼前這個交警是最開始負責這里的,年紀輕輕卻異常嚴肅,袁州都能耳聞他經常給人開罰單。

    “我的,我的,不好意思,我馬上走,馬上……”隨著袁州越走越遠,就只能聽見一些斷斷續續的聲音。

    袁州一路走回小店,遇到的人不管是商家還是路人,基本都會和袁州打招呼。

    就是伴著這樣的聲音,袁州回到了小店。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手机比分网 29选7走势图大全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大唐棋牌麻将 免费单机贵阳捉鸡麻将 内蒙麻将推倒胡下载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排列三全中 彩票疯狂飞艇怎么玩 海南4+1开奖结果 麻将公式一定要背下来 甘肃11选5 中宠股份股票 下载山西大唐麻将 188比分直播7n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