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買桑葚

    賈大爺停車的位置就在停車場前,但這個位置非常好,既能讓凌老爺子一出門看見,也不影響停車場出來的車。

    “好的,那您路上小心。”剛剛問話的是衛生局的人,聽凌老爺子這么說,立刻就轉化話語,認真的說道。

    “嗯,早點回去。”凌老爺子點頭,然后抬腳就往停車場那邊走去。

    “您在這里等,那里一會會出來車。”這個衛生局的人是才來沒多久的,見凌老爺子往停車場那邊走,也就自然的提醒道。

    “沒事,我車沒在里面,就在那里。”凌老爺子指著賈大爺紅色的三輪車說道。

    “您說那個?”衛生局的瞪大眼,望了望那全封閉的三輪車,又望了望凌老爺子,不敢置信的問道。

    “對。”凌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后徑直朝著賈大爺走去。

    等凌老爺子到了車旁,他還首先朝著賈大爺打了個招呼,臉上笑著寒暄了兩句,這才自己打開車門進去了。

    這下衛生局的人徹底傻眼了,這是什么情況,起先他們還想說,這政府機關部門的停車場為什么會讓三輪車進來,倒不是特權什么的,只是不成規矩。

    他怎么覺得這開車的人還挺傲的,還要凌老爺子首先打招呼,完了還是他自己上車的。

    “我是眼睛的近視又加深了?”這人取下鼻梁上的眼鏡,顧不得別的,直接用衣服下擺擦了擦又帶上。

    但就是這樣,他還是看著那輛紅色的三輪車慢慢悠悠的開走了。

    凌老爺子這一手直接把還沒走的人全部鎮住了,本來大家都在安靜的等著自己的座駕來接,這下子都全部愣愣的看著遠去的那輛紅色三輪車。

    “你剛剛看見沒有?”這人直接拽住邊上的人,也不管是誰,直接問道。

    “看見了,看見凌老爺子上了一輛三輪車,還是自己上去的,看起來他們認識。”這人也愣愣的說道。

    “對,我也看見了,最近提倡的反腐倡廉到這個地步了?”這人也穿著深藍西裝,年約四十的樣子,眉頭皺緊的說道。

    “這凌老爺子都這么簡譜了,我們要不要也改下出行的規格?”邊上有人見機說道。

    “這餐點也換簡單,不然撞上就不好了。”有人深以為然的點頭。

    其實也難怪這些人如此小心又驚訝,畢竟凌老爺子作為老戰士,當年一下戰場靠著自己的高中學歷做了政委,然后慢慢走入政壇。

    這次走入政壇也證明了他從政的天賦比從軍的高多了,這下算是風生水起,戰爭前生的幾個兒子也爭氣有人從政有人經商,家族越來越龐大,以至于現在他退休后還是掛著些閑職,時不時需要開個會,講個座之類。

    還是很受這些官員的追捧,畢竟凌老爺子家里現在還有高官在當值,他的一舉一動自然也就無形中影響了這些人判斷。

    比如現在,大家都認為新的反腐倡廉來了,該怎么節約就得怎么節約了,畢竟凌老爺子都開始做三輪了。

    當然,還是有人的想法不同,比如土地規劃的就有人小聲問道:“會不會是凌家的產業出問題了?”

    說這話的時候,這人明顯看著稅務局和工商局的人。

    “沒聽說。”幾人都面面相覷,然后搖頭。

    “別亂猜,不伸手自然沒事,都小心著點。”主持這次會議的市委直接開口說道。

    “對對對,咱們清廉著呢,肯定沒事。”這下子附喝的人更多,只是都是夸獎清廉的。

    “這凌老爺子家好像沒出什么事,難到真是一輪嚴打?”市委表面很是鎮定,只是心里也忍不住泛起嘀咕。

    不過這些事情凌老爺子和賈大爺是不知道了,兩人正聊著天呢。

    按說平時凌老爺子自然是有這樣的政治敏銳的,但這次事關賈大爺他就沒想那么多,只想著能幫些就多幫些。

    “賈班長吃飯沒有,一起家里吃點。”凌老爺子坐在后面,笑瞇瞇的開口道。

    “我可是吃了蛋炒飯來的,你還是自己回去吃清淡點。”賈大爺自豪的說道。

    “又去袁老板那了,也不說等我一起。”凌老爺子抱怨道。

    “等你還不黃花菜都涼了。”賈大爺邊開車邊回答。

    “事情總要人做,做完再去不是該的,倒是你一點都不照顧我這個老人家了。”凌老爺子抱怨道。

    “凌小六啊凌小六,你當你還小,孫子都那么大了。”賈大爺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看起來比你老,所以賈班長你還得照顧我。”凌老爺子理所當然的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這凌老爺子無賴的樣子倒是有幾分烏海的樣子。

    “這不是來接你來了。”賈大爺道。

    “那不行,這樣過兩天我空,我請你吃飯就去袁老板那里,你不能拒絕。”凌老爺子搖頭,然后說道。

    “行上次我付錢,這次你付錢。”賈大爺認真的說道。

    “那就這么說定了。”凌老爺子趕忙確認下來。

    沒辦法,凌老爺子怕賈大爺太倔不同意,只能這樣。

    而賈大爺自然知道凌老爺子的好心,也不矯情,直接就應下了。

    畢竟一人請一頓誰都不吃虧。

    這邊兩個老人聊著天,慢悠悠的開著三輪車回家,而袁州那里也結束了一天的營業,酒館的營業都開始了。

    天色早黑了,袁州開著后門,這幾天溫度有些反常,開著門面湯等飯的時候不會太冷。

    門里的燈光照出一個亮亮的影子,這自然是面湯。

    “汪汪”突然面湯叫喚了兩聲。

    “你的面湯馬上就好了,今天餓了?”袁州回頭看了面湯一眼。

    平時面湯是難得這樣叫喚催促的。

    袁州一回頭就看見一個弓著背挑著擔子的老人正縮在陰影處,有些懼怕的看著面湯,他頭發花白,身上是軍綠色的長袖,深褐色的長褲,腳上一雙綠膠鞋。

    見袁州回頭看見他,臉上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首先開口道:“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就是路過。”

    “哦沒事。”袁州頓了下,然后搖頭。

    袁州說完,這人好像松了口氣,站直了些。

    “其實它不是兇你,只是提醒我有人來了,每次有人來它都會提醒,它不咬人。”袁州皺眉看向面湯,而面湯立刻縮回來坐著,認真的看著對面的人。

    見老人露出放心的表情,準備離開,袁州笑了笑又開口了:“而且估計是看你挑著吃的饞了,您這桑葚賣嗎?”

    ……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黑龙江6+1体彩开奖结果 永利棋牌app? 云海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下一个吉祥棋牌棋牌 3d试机号今天查询 广西麻将官网下载 正版资料大全全年2019 小说 熊猫四川麻将技巧漏 投资理财平台商家 安徽麻将app下载 足球直播 26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188比分直播xiu 20选8开奖结果云南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分部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