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吃肉的執著

    袁州這個問題,犀利而直接,簡直是直達烏海的內心深處。

    “你管那么多,你說我這生日怎么辦。”烏海一副老子就是要吃魚的樣子。

    “請參照規矩來。”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

    “老子閏年閏月的,你說怎么過。”烏海咬牙切齒的問道。

    “沒事,總會輪到的。”袁州淡淡的說道。

    “這么說吧,我就過過一次生日,知道那是幾年前嗎,十三年前!!”烏海企圖賣慘,來打動袁州。

    “嗯,我倒是還有一個月過生日,每次都是快過年的時候,不太好。”袁州皺了皺眉,然后語氣淡然,好似朋友一般說道。

    要是平時袁州這個語氣,烏海還是很樂意開開玩笑的,至于現在嘛,他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打死袁州,只是需要考慮以后吃什么。

    對此烏海只能回了兩個博大精深的字,那就是“呵呵”。

    “你可以請我吃飯。”凌宏在后面接上一句話,如果語氣不是那種忍笑的狀態,烏海可能會感謝一下他。

    “重要的請客才可以,全魚宴十道菜,不可浪費。”袁州知道這兩人都是有錢的主,特意提醒道。

    “沒事,你的畫好,我準備買一幅,這樣你是不是要請我吃飯?”凌宏表示上有政策,他就是下有對策。

    “你看的懂畫?”烏海一時沒反應過來,嫌棄的對著凌宏說道。

    “廢話,不然買了干嘛。”凌宏擼了擼頭發帥氣的說道。

    “你不是就喜歡國畫?我那時油畫。”烏海不解的問道。

    “藝術家都有病,老子這是幫你呢。”凌宏沒好氣的看了烏海一眼。

    “哦,對,你要買畫我得請你吃飯,不對,你買畫,不是應該你討好我嗎?”烏海反應過來,順著凌宏的話說,然后又有意見了。

    “沒救了。”凌宏捂額,說也說不通,干脆的坐下,直接不理烏海了。

    “別人買畫,那都是要求著我的,你不請我吃飯,還讓我請你。”烏海感覺到了深深的侮辱,對于他畫家的身份。

    “mdzz。”凌宏經典國罵登場,他感覺他的智商被烏海侮辱了,完全不想和這個二貨說話。

    “哼,只會欣賞國畫的,根本就不想賣給你。”扯到畫作,烏海就是這么較真。

    畢竟這是他唯一的長處了。

    這邊烏海解決完了,涉嫌侮辱他畫作的凌宏,轉頭就開始對著袁州講起大道理,企圖讓袁州妥協賣全魚宴給他。

    而袁州的反應頗為直接,后退一步,回到廚房,開始準備餐點。

    開玩笑,作為全程圍觀的袁州,算是見識到了烏海的二,同時為他的經紀人鄭家偉感到深深的同情。

    有這么一個畫家在手上,真是難為鄭家偉能把烏海的畫作賣出去,由此可見這個鄭家偉當真很有本事。

    小店里熱熱鬧鬧的,小街上也很熱鬧。

    排隊等候的聊著工作,聊著足球,聊著籃球,最多的還是聊袁州出的全魚宴。

    袁州自從上了高手在民間,還做成系列節目后,在蓉城的知名度那是杠杠的,但也僅限于蓉城,這不從灌洲來蓉城見女朋友的譚松就完全不知道袁州小店。

    “得給眉眉一個驚喜,先定個吃飯的地方。”譚松一下車,看著陌生又熟悉的蓉城,臉上露出笑容,嘴里也嘀咕道。

    譚松對這個城市的了解都是為了自己的女朋友柳眉,兩人異地兩個月,這是他第一次空閑下來找人,前面都是柳眉過來找他。

    “現在也該輪到我了。”譚松一邊找住的地方,一邊笑著說道。

    住的地方自然不能里女票家太遠,所以譚松還是打了出租車坐上。

    “師傅,去這個八里莊。”譚松打開團購的app,查到訂的酒店地址,徑直說道。

    “好咧。”師傅應了一聲,立刻開車出發。

    “我來看看蓉城的好吃的,看看評價最高的。”譚松手機上有很多的團購app,這些都是為了找到美味的食物所下載的。

    誰叫自己女朋友就是愛吃呢,還喜歡自己給她找吃的,說是這樣特別幸福。

    譚松也就依著她了,每次都他負責找吃的,他女朋友柳眉負責吃,兩人很有默契,柳眉從不主動找尋美食,全靠譚松,也算是小情侶之間的情趣了。

    手指靈活的在手機上一劃,譚松就點開了這個app評價最高的排行榜。

    名字簡單直接,就叫蓉城好吃榜,第一名就是袁州小店。

    “這個店第一?”譚松看了看簡介有點不理解。

    袁州小店:店鋪面積二十平方米,人均消費奇高,但是食物的味道超越了一切,值得一試。

    “居然是一家小店第一?嘖嘖看來哪里都是有錢都能刷啊,這個小店還挺喪心病狂的。”譚松搖頭,表示并不相信。

    “看看這評論真是刷的沒邊了。”譚松以他多年的經驗一看袁州小店就是刷的還是有理由的。

    哪有評論都是一邊倒的都是好評的,這根本不可能。

    [人生第一次吃一家的食物差點想把老板綁回家,可惜荷包實在不肥,不然我也想天天去,實在太美味了,值得一吃,五星好評。]神大人千尋

    [吃一次袁州小店,剩下的一個月就只能與泡面為伍,但是我卻心甘情愿,這是病得治,算了還是存錢再去吧,五星推薦。]妖尾之戀

    [女朋友賣了我的游戲裝備去吃飯,但我卻沒分手,因為我們去吃了袁州小店,羨慕吧,嫉妒吧,哎呦喂,就是裝備賣完了,沒得吃了,推薦,強烈推薦。]雨嵐氏

    [聽了諸位的推薦去吃,然后你們賠我的小錢錢,它全都不見了啊,救命啊,后面半月怎么活,一不注意就點了好幾樣,嗚嗚嗚……]西沙弓真

    “呵呵,評價這么一致,想刷也得拿出點誠意吧。”譚松也就是看個樂子,絕對不會去吃。

    畢竟這樣刷評價的肯定不好吃,這就是譚松的想法。

    而被認為刷票大王的袁州正在被烏海疲勞轟炸,為了全魚宴,為了肉。

    “袁老板其他的規矩不說,就是這個就不公平了,你想想看,我們這些閏月生的豈不是永遠不能生日的時候來吃?”烏海在袁州每一次端菜出來的時候,都會說不同的話,當然表達的意思卻是同一個。

    “老子要吃肉,要吃全魚宴,沒有蔬菜的肉。”烏海的心聲就是這樣。

    ps:菜貓覺得還是叫吃貨軍團吧,鏟屎官什么的留著下本如何,畢竟咱們寫吃的嘛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外围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今天黑龙江福彩22选5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表座标 网赚平台排行 上海体彩十一选走势图 10分11选5-稳定版APP下载 l篮球即时比分 ag捕鱼王2下载网址 永利棋牌app? 查一下3d开奖号码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11选5 十一运夺金 上海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