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態度強硬的袁州(下)

    姜嫦曦瞇著眼,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這是怒氣值滿點了。

    “這位先生,請問您叫什么名字?”袁州走到郭銘和李鴻吉面前,目標明確的對著郭銘問道。

    “怎么?你一個小老板也有意見。”郭銘現在的狀態就是惱羞成怒,懟完姜嫦曦,直接懟袁州。

    “不好意思,我這朋友心情不太好。”人是李鴻吉帶來的,現在這樣他也挺尷尬的。

    “沒關系,只是您的名字是?”袁州一臉嚴肅,好似再問什么重要的大事。

    這一下到讓本來想開口的姜嫦曦和烏海愣住了,暫時咽下了到嘴邊的話語。

    “郭銘,怎么了。”郭銘的口氣還是很不好,定定的看著袁州說道。

    “實在不好意思,我想我不能做你的生意。”袁州口氣淡然,但態度強硬。

    “你什么意思,還有開店的趕客人的?”郭銘瞬間就炸了,站起身語氣激動的說道。

    “沒什么意思,只是開店的時候我去算過一卦,相師說我和姓郭名銘的人犯沖,想不到還真有其人。”袁州一臉的嚴肅認真,好似確有其事的樣子。

    “額,什么相師這么厲害,還帶說人名字的。”就連李鴻吉都不信這樣的托詞。

    “請吧,這位先生。”袁州卻毫不理會這樣破綻百出的借口,直接開口趕人。

    畢竟這樣的人挺影響做菜心情的。

    “噗嗤,我就喜歡袁老板這一本正經的樣子。”姜嫦曦首先忍不住笑出聲說道。

    “可不是,您還是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吧。”烏海指著門口,也是一副送客的表情。

    “我就不信了,今天我非要在這里吃,我可是付了錢的。”郭銘哪里看不出這是要趕人,漲紅了臉大聲說道。

    “像您說的,我這是小店自己做主,錢財雙倍退回,請吧。”袁州說完,拿出錢遞給周佳,顯然是不想和郭銘有過多接觸。

    “周佳,送客。”袁州對著一旁躍躍欲試的周佳說道。

    “先生您要知道,哪條法律都沒規定老板必須給你做菜吃。”周佳看郭銘不爽很久了,只是作為服務員卻不好說,現在機會來了,當然要一吐為快。

    “你們你們!”郭銘在心里一再說自己是文明人,不屑和一個女人計較,只是臉色好似豬肝色,話都說不清楚了。

    “請吧,這位先生。”周佳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然后郭銘這才恨恨的離去,走之前看都沒看自己朋友李鴻吉一眼。

    有時候人在生氣的時候反而會變得很有禮貌,這好似一種偽裝,比如袁州,比如周佳,都特別有禮貌,哪怕心里想的是直接仍出門。

    “這飯吃的。”李鴻吉嘆口氣,有些無語。

    “你朋友比你有意思。”烏海也不喜歡李鴻吉,是以說話都帶著嘲諷。

    “我就好奇他怎么有的媳婦,老娘就是單身一輩子,也他媽的不要這種男人。”姜嫦曦想起來就有些生氣,臟話都飚出來了。

    “是那個國企太磨人了吧,他以前在學校是風云人物,啥都會,長得還帥,追他的小姑娘一大把。”李鴻吉并沒有厲害烏海的嘲諷,倒是為郭銘有老婆這事解釋了一句。

    “呵呵,成了烏龜就怪社會對吧。”姜嫦曦不屑一笑,對于她來說這就是找借口,窩囊的表現。

    “也許吧,說起來我能吃兩份嗎?”李鴻吉并不想繼續這個尷尬的話題。

    “一份餐點已經退還,不能。”周佳指著桌上的錢,默默說道。

    “算了,那就要我自己那份。”李鴻吉心情不太好,說完也就沉默了。

    倒是后面的食客議論開了。

    “你說這人真是以前的風云人物?混的還不如老子一個吊車尾。”一位食客不滿的說道。

    “誰說不是,他這樣的都有媳婦,我連個女朋友的毛都沒看見。”這是單身久了很怨念的食客。

    “我估計肯定很丑,離了沒人要。”食客小小聲的說道。

    有時候男人八卦起來也是很厲害的。

    “我覺得那個女人也有錯,有這樣的男人為什么還不自己把控錢財。”也有身為女性食客的人這樣說道。

    “可不是,都說好女人是一所好的大學,顯然這個不是。”有食客贊同的點頭。

    “我還是覺得應該是長相問題。”這是堅持長相論的。

    “他老婆以前是班花,特別好看。”聽了半天的李鴻吉實在忍不住說道。

    在他看來,郭銘的老婆挺可憐的。

    “班花?完了,好像更加嫉妒了。”身為品質優良的單身狗食客,一臉羨慕。

    “他這樣做他老婆知道嗎?”姜嫦曦皺眉,開口問道。

    “他都說他老婆不理財,肯定是知道的。”這一點李鴻吉還是能肯定的。

    “那為什么不離開。”姜嫦曦的口氣很是疑惑。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媳婦。”李鴻吉沒好氣的說道。

    “他們結婚幾年了?”一直沉默的凌宏突然問道。

    “好幾年了,我可沒記著。”李鴻吉想了想說道。

    “戀愛很久?”凌宏問了些細節。

    “大學就在一起了,那時候可是金童玉女。”李鴻吉說起來自己都有些不能相信。以前照顧他的領導變成了這樣。

    聽到這樣的回到,凌宏沉默了許久,才用一種飽經風霜的語氣道:“也許她愛的已經不是這個眼前的男人,她只是放不下記憶中的那個學校風云人物。”

    女人很奇怪,明明知道,已經回不到過去了,但還是會因為以前的記憶,影響現實的判斷。

    很多時候說女人心軟,遇見渣男不離開,那不是犯賤,只是那渣男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這段美好的記憶,就足夠彌補女人很多心傷。

    “記憶?”姜嫦曦嘆了一口氣,明白了凌宏的意思,雖然不承認,但偶爾她也會這樣。

    說起來剛剛她都有直接告訴,那個女人讓她離開郭銘。

    但也僅僅是沖動,她不能那么做,冷暖自知,說了女人也不會聽她的,況且她又憑什么立場去說。

    但是現在聽凌宏這樣一說,姜嫦曦反而回過點味兒了。

    路不平了可以伸腳就踩,但有些事情不是你上去就可以拔刀相助的。

    想到這些,姜嫦曦更加喪氣,只能幽幽的說道“可惜沒有酒。”

    ……。

    a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045期老品牌一波中特 吉林乐透麻将游戏大厅手机版 有趣广西麻将 三组平特四在连肖 3d村杀码专家 即时赔率比较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直 股票投资入门 辽宁省体育*十一选 雪缘园比分直播yuan 29选7走势图2009 二人麻将规则讲解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三多棋牌下载地址? 天津快乐十分结果查询 排列三杀号99%准确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