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第638章 饮酒杀人时

    长身而起,秦宇敛去笑容,眼眸露出寒意,该去做个了结,送该死之人去死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再去间狐耳花?#24187;媯?#20182;既然以朋友身份自居,那么朋友即将犯险,他当然得有所表示。

    嘴角勾了勾,秦宇快步走出大殿,身影一动急速远去,很快来到撑天古木下。

    光点汇聚,狐耳花身影出现,他满脸赞叹,“我的朋友,你的进步速度,实在让人吃惊!”他笑容灿烂?#29616;浚?#24685;喜你,完成了意志实质化!”

    秦宇道:“我是来辞行的。”

    狐耳花道:“序列者们实力强大,你一切小心。”

    秦宇直接,“?#21069;。?#38754;对序列者我没有绝对把握,所以我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些帮助。”

    狐耳花笑容微僵,“当然,我们是朋友,你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就是。”

    秦宇道:“我担心一印序列已做好?#24613;福?#27491;等着我去找他,你如果能给我一些保命手段,?#19968;?#38750;常?#34892;弧!?br />
    狐耳花沉默半晌,挤出笑脸,“可以,灵族对朋友,从来都是不做保留。”他抬手掌心光芒涌动,一方墨色?#19981;?#24418;玉佩出现,“这里面封印着我一道投影,但我的朋友你应该清楚,我现在状态非常虚弱,每一份力量都无比宝贵,如果非必要的话,请你尽量不要使用它。”

    秦宇点头,“放心,我记住了。”将玉佩拿到手中,他点点头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神道尽头。

    狐耳花脸上笑容消失,眼眸一片阴郁,他当然看得出,秦宇是在故意的“敲诈”他,不过很快随着吐出口气,他脸色归于平静。

    因为狐耳花很确定,现今秦宇从他手?#24515;?#36208;的一切,未来都会加倍的还回来!

    一连在玉佩表面,布置了十几层禁锢,秦宇才把它收起来,他对狐耳花?#26408;?#24789;从不曾有半点削弱。这位“朋友”现在委曲求全,看?#27492;?#27714;甚大的,秦宇可不希望,最后把自己折进去。

    巍峨巨大面积惊人的宫殿群中,秦宇迈步前行,周边雾气潮水般退走,似表示敬畏。一个个行尸,远远察觉到他的气息,便纷纷面露惊恐,或直接匍匐跪地,或转身逃的无影无踪。

    实质化的意志,让他在行尸感应中,就是一座行走的山岳,略微靠近就会被碾碎。

    ……

    封石世界中的商会很多,有能力进入迷雾海,也有四家之多,其一的三合商会遭遇大变,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知道真相的人不多,可只是流传出来的一言半语,便已足够惊人。

    足足沉寂了两个多月,才有商会派遣大船进入迷雾海,石珠属于消耗品,他们做?#26408;?#26159;这个行当,想不来都不?#23567;?br />
    沉默前行大船上,气氛一片压抑,跟船进来的修士,个个神色沉凝。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万事小心,只求稳妥将石珠带回,决不?#23665;?#22806;生枝。

    突然间,一声低?#20102;?#21564;,自迷雾深处传出。

    船上众人脸色微变,船首修士猛地起身,“警戒!”迷雾海本就危机重重,更别说是现在这种时候,他这表现真的不算大惊小怪。

    很快,雾气剧烈翻滚中,一道巨大黑影出现在视线尽头,船上的修士脸色快速苍?#20303;?br />
    迷雾海中的异兽!

    这是一?#20013;?#24773;极其凶残暴戾的物种,一旦发现外来入侵者,不杀戮干净绝不罢休。多年?#27492;?#22823;商会派出的大船,少数几次全灭的凄惨结局,大?#21152;?#36825;种异兽有关。

    黑影速度很快,随着距离不断缩减,它所带来的压迫感觉,也在不断的提升。

    大船上众人眼露绝望,因为这头恐怖异兽,很明显是冲他们来的。

    至于逃跑……

    在迷雾海中,任何人都不能逃过异兽的追杀,这是无数先行者们,拿鲜血换回?#26408;?#39564;。

    ?#32610;?#27861;全部启动,所有人各自出手,跟它拼了!”船首修士咆哮,声音却忍不住颤抖。

    双股颤颤,牙齿打架……谁都清楚,这只是说的好听,一旦异兽动手,他们将面临一边倒的屠杀。

    近了!近了!

    突然,?#24187;?#20462;士惊呼,“有人,它头上有人!”

    唰——

    无数眼神汇聚过去,果然在这头身体扁平,类似放大千万倍鲶鱼的异兽头顶,看到了?#24187;?#40657;袍修士。

    与异兽身躯相?#20154;?#28218;小如蝼?#24076;?#21487;不知为什么,但凡看到他的修士,都会油然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似乎他脚下的异兽,才是那匍匐在山脚小的爬虫。

    就在异兽即将?#19981;?#22823;船的时候,它身躯突然一摆,在迷雾?#35874;?#36807;灵巧的轨迹,与大船交错而过。

    掀起的雾气浪?#20445;么?#33337;震荡不已,全部瞪大眼珠,看着它交错而过呼啸远去。

    船首修士突?#36824;?#19979;,大声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众人回过神来,纷纷跟着跪地,满脸都是劫后余生?#30446;?#21916;。

    ……

    迷雾海边缘。

    两名修士一追一逃,不时交手发出轰鸣巨响。

    “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惹恼我直接冲进迷雾海,谁?#24613;?#24819;拿到石珠!”

    逃亡修士厉声咆哮。

    很显然,眼前?#36136;?#19968;场,为争夺石珠爆发的厮杀。

    追杀修士冷笑,“有胆量就冲进去,石珠便给你陪葬!”

    就在这时,“轰隆隆”低沉咆哮,自不远处迷雾中传出,两名修士脸色微变。

    这是什么声音?

    它很快变大,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自远方,翻滚而至的大浪。

    “不好!”

    两人顾不上厮杀,扭头向外逃窜,刚刚离开一段距离,他们下意识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几乎令他们停止心跳。

    雾气?#38405;?#37096;撕裂,一头庞大无比的异兽从中钻出,但更令人震撼无言的是,这头异兽头顶上,居然站着?#24187;?#40657;袍修士。

    这修士一步迈出,从异兽头上下来,它巨大身躯趴伏下去,口中低声的嘶吼,像是恭谨送别。

    黑袍修士没有回头,几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庞大异兽这才起身,冰冷眼神扫过呆若木鸡啊的两人,像是兜头一盆冷水,让他们魂魄几乎冻结。

    等回过神来,异兽已经消失不见,如果不是雾气仍在剧烈翻滚,几乎让人怀疑那全都是幻觉。

    “啊!”

    尖叫一声两人扭头就跑,已顾不上继续争夺。

    ……

    漫长岁月过去,封石世界中逐渐形成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家族,他们大力培育子弟,换取血脉得以?#26377;?br />
    封石“星云”边缘区域,?#25343;?#30333;衣?#38505;擼?#24102;领着十几个年轻男女,正在进行修炼。

    “你们记住,一定要沉下心去,体会封石的意志压迫,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最大淬炼效果。修行之?#32439;?#23450;?#38706;溃?#25215;受得了寂寞,才能迎接未来的璀璨!资质重要,可一颗坚定的心,同样是修行不可或缺的关键!”

    突然间,这名白衣?#38505;?#33080;色微变,视线所及?#27573;?#20869;的封石,突然轻轻震颤起来。

    意志摧毁!

    这已是烙印在,所有封石世界生灵魂魄上,不可磨灭的痕迹。可预想中,铺天盖地的毁灭波动并未出现,封石们仍在震颤,且幅度越来越大。

    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白衣?#38505;?#33080;色大变,他看到了一道身影,正自无尽虚无中来,正是因为他?#30446;?#36817;,封石才震颤的越来越厉害。

    难道说,是此人的气息,引起的封石震颤?

    这怎么可能!

    迈步醒来的黑袍修士,突然抬头看来一眼,白衣?#38505;?#38391;哼一声,感觉心神之上,似镇压了一座大山,脸色快速苍?#20303;?#20182;身后的家族后辈男女更加不堪,一个个脚下发软,直接?#27604;怼?br />
    好在,只是看了一眼,黑袍修士便收回眼神,他脚步?#27492;?#32531;慢,速度却快?#26408;?#20154;。几个呼吸时间,便已消失在封石深处,而震颤的封石们,也纷纷恢复安静。

    一群年轻男女们,身上衣袍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眼神敬畏无比,看着秦宇离开的方向,其中?#24187;?#22899;修呻吟道:“长?#24076;?#20182;是什么人?”

    白衣?#38505;?#33080;色一变,低喝道:“闭嘴!如此存在的事情,岂是你我可以讨论,便是想一想都算大不敬!”

    他拱手深深行礼,“家族小辈不懂规矩,请前?#33485;?#35845;!”

    一切安静。

    许久,白衣?#38505;?#25165;长出口气,站直身体沉声道:“我们走,另外马上传信家族,召回所有外出族人,今日起墨家封闭不出!”

    黑袍修士自虚无而来,那片虚无深处是迷雾海……这种存在,一举一动?#21152;?#24847;义,绝不会无故出行,封石世界恐怕将要掀起一番动荡!

    ……

    无尽虚空中,巍峨封石撑天地,它体积之大,足可?#25970;?#22826;古神山。只不过今日,这座太古神山上,一改往日的冷清、沉寂,变得一片热闹。

    一座座大船,停靠在虚无码头,无数修?#21487;?#31359;华服,彼此寒暄不止。眼神偶尔扫向这块撑天封石,便不由的自心底深处,生出无尽敬畏。

    要知道,此处可是封石世界的中央,至高无上序列者的居住,代表着无上权势与力量。

    尽管只是一印序列,可自从晋位至今,已过去了无数年,他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因而导致封石世界的序列者们,已久许久都没有发生过更替。

    传闻,这位一印序列的真正实力极其可怕,只是因某种禁锢,才没有继续挑战。

    今日,是这位一向低调无比的序列者,唯一一次公开宴?#20572;?#24198;贺自己的寿诞。

    封石世界各方势力无比看重,如果能趁此机会,与这位序列者拉上关?#25285;?#20182;们做梦都会笑醒。

    距离?#35828;?#19981;远的虚空,一艘大船悬浮,甲板上站满了人,?#35813;?#32500;护修士满头大汗,脸色青白交加。

    “马上把船修好,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耽搁了无上序列的寿宴,你们?#24613;?#24819;好!”

    圆滚滚的?#24515;?#20154;满头大汗,咆哮着暴跳如?#20303;?br />
    “是,是!我们一定尽力,请您稍等片刻!”维护修士们急忙应着,脸色却开?#25380;?#32511;。

    ?#24515;?#20154;喘气越来越粗,脖子上青筋暴起,让人担心下一?#21497;?#20250;爆开,“能不能拆掉令符,我们自己赶过去?”

    ?#24187;?#20462;士硬着头皮道:“令符是一次性物品,融入后与船身一体,没办法拿出来。”

    封石世界中央,弥漫着强大的意志压迫,没有邀请令牌,根本不可能抵达这里。贸然离开大船,只会被碾碎意志,魂魄崩溃而亡。

    “你们说怎么办?老子花大代价买来的令符,赶不上就白费了!”?#24515;?#20154;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请问,诸位到此处?#27492;?#20026;何事?”

    甲板上众人微呆,因为这声音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发出,而是自大船之外传来,可船体阵法还在运转,这声音是怎么轻?#29366;?#36879;进来的?

    ?#24515;?#25260;头,眼神与船外黑袍青年相触,他浑身白肉一个哆嗦,旋即笑容灿烂,“回禀前辈的话,我们是受柴大人邀请,参加他的寿诞典礼。”

    黑袍青年眉毛微挑,?#23433;?#22823;人?”

    “嗯……就是一印序列者,柴大人。”?#24515;?#20154;语气小心。

    “寿诞。”黑袍青年略一沉默,道:“诸位需要帮忙吗?”

    船上众人一呆。

    黑袍青年淡淡道:?#30333;?#20026;报酬,我希望能搭一段顺风船。”

    ?#24515;?#20154;满脸欣喜,“能为前?#27531;?#21147;,是小人的荣幸,赶紧打开阵法,让前?#27493;?#26469;!”

    黑袍青年落在甲板上,眼神扫过周边,旋即抬脚一踏。

    咚——

    大船蓦地一颤,船体表面上暗淡线条,快速?#26469;?#20142;起。

    “好了!”黑袍青年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道:“我们?#19979;?#21543;。”

    ?#24515;?#20154;回过神,急忙道:?#26696;下犯下罰 ?#30475;着秦宇的背影,他忍不住抬手抹了一把冷汗。

    虽说刚才咆哮的厉害,可他很清楚大船抛锚的根本原因,鲜亮好看的外表下,这艘船实际上已经很老了,多处阵法节点震荡不稳。

    一旦罢工就是大问题,维护需要梳理整座阵法,他舍不得花费,一直就拖延着,没想到今天关键时刻出了问题。

    可眼前黑袍人轻描淡写一脚下去,居然就梳理好整座大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敢相信。

    这得什么修为才做得到?

    ?#24515;?#20154;一边敬畏着,一边眼神?#28860;?#21487;看着站在船头眺望的黑袍青年,他实在找不到说话的借口,犹豫再三最终放弃了过去搭讪的念头。

    黑袍青年很清楚的,感受到了?#24515;?#20462;士的目光,却没有心?#21152;?#20182;浪费口舌,眼神平淡中寒意流淌。

    寿诞吗?

    那就让你再过完今日。

    这青年正是秦宇,他自迷雾海一路行来,将了结一番恩怨,夺取序列之位!

    半个时辰后,撑天封石出现在视线之中,除了秦宇之外,船上所有修士,直接陷入呆滞状态。

    他们根本不敢想象,大到如此惊人的封石,将拥有何等恐怖的意志碾压,内心满满只剩余一个念头,序列者不愧是,站在封石世界最顶?#35828;?#23384;在!

    有令符存在,经过验证后,大船顺利停泊。

    ?#24515;?#20154;赶紧上前,没?#20154;?#34892;礼,秦宇道:?#25353;?#29616;在开?#36857;?#25105;只是你的?#24187;?#36319;随者。”

    心头一颤,?#24515;?#20154;顿时“花容失色?#20445;?#19981;过看着秦宇平静模样,他心下稍稍安定,安慰自己谁活的不?#22836;常?#25954;去招惹序列存在。

    秦宇语气平淡,“放心,不会给你惹麻?#22330;!?br />
    ?#24515;?#20154;赶紧道:“小人是神风商会的会长,姓左名董董,您叫我小左、小董?#22841;小!?br />
    左董董……

    秦宇看了眼他圆滚滚的身体,脸?#19979;?#20986;一丝古怪。

    左董董搔头尴尬笑,?#26263;?#22920;起的名字,可能是想要个女儿,结果我却投错了胎。”

    秦宇点点头,“秦宇。”

    左董董轻咳一声,压低声音,“秦前辈,得罪了。”

    他快步迎上接引修士,寒暄一阵后道:?#32610;?#36947;友,这是我?#24187;?#20146;戚小辈,希望能跟我一起进宴会开开眼,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您一定收下。”

    说着熟练的递过去一个小?#21363;?br />
    对面修士隐晦低头,看了一眼?#21363;?#37324;面的东西,僵硬面庞顿时多了一丝笑意,道:?#30333;?#20250;长如此诚意,在下只好破例,但只能他一人跟你进去。”

    左董董笑的灿烂,“当然当然,实在麻烦张兄了,以后有时间,左某定要做东咱们好?#20204;?#36817;一二。”

    这人嘴皮子功夫的确不弱。

    秦宇跟在左董董身后,顺利踏上封石,落地一瞬间,秦宇缓缓抬头,他眼神深邃,似贯穿了空间阻隔。

    恢弘宫殿中,大位上砍柴翁睁开双眼,他感受到了那份满怀杀意而来的气息,眼眸泛起波澜。如此巧?#24076;?#23621;然恰在今日,莫非这便是宿命?

    吸一口气,压下心头些许躁动,他已明白了秦宇的意思。

    起身,砍柴翁拱手,为此表示谢意。

    左董董神色小心,“秦前辈,您怎么了?”

    秦宇收回眼神,淡淡道:“没事。”

    左董董轻咳一声,迈步当先前行,他们来的较晚,恭贺宾客们大都已经入席。

    有侍女站在殿外,问过身份后,带着两人向殿?#34892;?#21435;。

    巨大的宴客宫殿里,分成数个区域,整齐摆放着白玉案?#28291;?#26700;上酒菜已经?#24049;茫?#21246;人香气扑面而来。

    以神行商会的?#19990;?#20301;置处于殿门边?#25285;?#27604;较靠后的位置,可没等两人入席落在,?#24187;?#20462;?#30475;?#21254;行来,恭谨道:“两位客人请稍等,您们的位置已重新?#25165;牛?#35831;跟我来。”

    在周边宾客震惊眼神中,秦宇两人被一?#38750;?#21040;大殿中央,贵重客人才有资格落座的主席。

    不少?#40092;?#24038;董董的人,心头掀起十二级风浪,一万个想?#24187;?#30333;,老左这小子怎么突然就抖起来了!

    主席位上的贵客们,眉头下意识微皱,旋即归于平静,不少人微笑着点头示意。

    尽管不清楚,堂堂序列者存在为?#20301;幔?#22914;此看重一个小人物,但这不妨碍他们表现。

    您看中的人,不论是谁咱都给面子,是不是非常懂事有规矩?收小弟什么的,可要多考虑我啊!

    左董董满脸涨红,嘴巴几乎咧到后耳根,他这辈子虽说有些成就,可哪有过这种风光时刻。

    不过脑子只是微微眩?#21361;?#20182;就想?#37027;?#26970;,序列者大人绝不是,真?#30446;?#37325;他的脸面,一切原因都因为,身边这位沉默寡言的秦前辈啊!

    仔细想想,秦前辈刚进入封石时的停顿,肯定在打招呼。

    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看来秦前辈跟柴大人是?#19978;?#35782;,这可真是太好了,就算这次抱不上柴大人的大腿,能讨好秦前辈也算一番收获。

    越想越美,左董董端起酒杯,“秦……兄,我们喝一杯。”

    秦宇看着他激动模样,点点头端起酒杯,抬头一饮而尽。

    饮美酒,杀强敌,倒也算贴?#23567;?br />
    左董董更加激动,压低声音,“今日全靠秦兄,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神行商会的地方,秦?#24535;?#21487;开口,左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话音?#31456;洌?#20919;淡声音响起,?#25226;?#20250;主人还未到来,二位现在开始吃喝,未免有些不敬吧。”

    左董董神色微僵,抬头看过去,忍不住缩了缩脖?#21360;?#35828;话的年轻人他不?#40092;叮?#21487;旁边皱眉的老头子,可是威名赫赫。

    南和商会江家家主,其家族诞生了一位真正的序列者,排位第七。在封石世界,属于横着走的那一撮,基本上无人敢惹。

    “不好意?#36857;?#26159;我一时失态了,实在抱歉诸位。”连连拱手,左董董语气无比谦?#21834;?br />
    江家主淡淡道:“这里是柴大人的宴会,你不要多嘴。”

    年轻人恭敬称是,眼神略带深意,扫了一圈周边修士。

    一向沉寂的一印序列者突然高调庆寿,其中是否另有深意?有些人自然要探听清楚,同时给出一些警醒。

    江天歌正是清楚这点才会开口,绝不是没脑子?#30446;?#20658;公子哥,他就是要借这句话,告诉旁边的宾?#20572;?#19981;要以为抱上一印序列者的大腿,就能肆无忌惮……敢不给左董董面子,就同样敢动他们!

    咕咚——

    一声轻响,在周边骤然安静之时,显得格外清楚。

    秦宇放下酒杯,自顾拿起筷子,取一截青笋送入口中咀?#28291;?#19997;?#25947;?#29702;会江天歌阴沉欲滴的脸色。

    周边修士眼神汇聚过来,尽管竭力保持平静,可某些细小的动作中,不难察觉到他们内心的激动。

    这是要正面开怼吗?

    左董董满脸苦笑,腿都要软了,秦前辈您是不怕,可我细胳膊细腿,根本惹不起江家啊,这事万一算我头上,那就是一整套的悲剧!

    可众人期待的一幕终归没有出现,大殿主位上光线微微扭曲,一道身?#25353;?#20013;走出,尽管?#23731;现?#20170;,可他体内隐而不发恐怖气息,却足以让任何人心神颤栗。

    大殿蓦地一静,所有声音刹那消失,紧接着桌椅推动声接连响起,所有人起身行礼,“我等拜见柴大人,恭贺大人万寿无疆!”

    只有秦宇纹丝不动,坐在桌上自顾饮酒用菜,众人纷纷瞪圆眼珠,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这人究竟是谁?来这里凸显存在感,活腻了吧!

    但出乎意?#24076;?#26612;大人像是没有看到,微笑点头,?#26696;行?#21508;位能来参加老夫的寿宴,请坐下吧。”

    酒宴正式开席,第一个环节是祝寿,各方宾客取出?#24613;?#22909;的寿礼,当众宣读进?#20303;?#36807;程极为热烈,出现了许多贵重宝物,可惊呼阵阵中,却有不少眼神在秦宇身上流转。

    没办法,刚才?#37027;?#20917;,实在太过诡异。

    要知?#21862;?#22823;人是序列者之一,站在封石世界最巅峰的人物,绝不容许半点冒犯。

    而刚才秦宇端坐不动的表现,又何止一个“冒犯”能够形容的?

    结果一点事没有,柴大人直接揭过,就像是没有发生。

    这一位究竟是谁?

    任他们翻遍记忆,也没能找到半点有用信息。

    “这位道友,在下是藏?#39029;だ希?#20170;日初次见面,愿与道友交个朋友。”?#24187;险?#31471;着酒杯微笑近前。

    “秦宇。”点点头,举杯饮尽。

    有人忌惮江家不敢靠近,可也有人有资格不看江家的脸色,见秦宇并非难以接近,敬酒的人顿时多了起来。

    大位上,砍柴翁看着下方,与众人喝酒的秦宇,嘴角露出笑容。

    饮酒杀人时……看?#27492;?#20449;心很足,可活到今日真的很不容易,他岂会轻易?#40092;洹?br />
    且不想太多,饮过今日酒,再取敌人头!

    砍柴?#21497;?#26479;,“诸位共饮!”

    应和一片,大殿中酒香扑?#24688;?br />
    左董董很快喝多了,周边都是平常够都够不着的大佬,现在却凑一起喝着小酒,换谁谁都得?#24636;?br />
    他大着舌头,“秦……秦前辈,小人做的是人口买卖,您千万别瞧不起我……小人也算积阴德,如果不是我收留,很多刚进封石世界的人,根本就活不下去……”

    见秦宇没有不?#20572;?#24038;董董醉意更显,“跟前辈说个得意的事,几十年前我捡到一个?#19968;錚?#24403;时差点被人打死,修为更是差的稀烂。可您?#30053;?#20040;着,这小子天生就适应封石世界,短短三十年修为接连突破,现在成了我的女婿。”

    “但可惜啊,我那女儿是个没福气的,娘胎里就带着病,这些年一直也不见好,啧啧,我那女婿是个实在人,一直就守着她,老左我也佩服啊!”

    秦宇看得出他在借醉套近乎,却不介意当故事听,随口道:“你女婿叫什么??#27604;?#19981;知道这随口一问,他自己就变成了,故事里面的人。

    左董董揉了揉?#22841;模把?#26722;……对,就是这个名字,我说了让他跟我姓左,死倔着不答应……说他这辈子顾及回不去了,名?#24535;?#26159;最后的念想……”

    秦宇放下酒杯,略一沉吟,“他叫什么?”

    左董董酒意瞬间散了大半,?#25226;Α?#34203;桢啊……秦前辈您……”

    秦宇道:“你问过没有,他来自?#26410;Γ俊?br />
    左董董不敢隐瞒,“问过他没说,但这小子是个海族,修为在前辈面前屁都不算,绝不会是您要找的人!”

    他真想给自己几耳光,没事瞎说什么,如果女婿出点事,女儿肯定?#19981;?#19981;了,想到这心里顿时更慌。

    秦宇吐出口气,喃喃道:?#25226;?#26722;……薛桢……咱们之间,果然是有缘分的。”他看着左董董,“放心,我不是寻仇,等今日事了之后,带我去见他。”

    不再多言,他抬头看向大殿深处主位,砍柴翁恰在这时低头,两人眼神半空中对碰。

    该结束了!

    砍柴翁起身,身体之中宛若火山?#27492;眨?#24656;怖无比的气息,宛若降临大日。他开口,修为催动下如神明低吼,“老夫活了很多很多年,但我依旧没有活够,有很多想取老夫性命的人,最终他们都死了……希望今日,依旧会是如此!”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入厂做什么工好又赚钱 pk106码倍投金额技巧表 单机斗地主 单机版 赚钱项目2015 全民炸金花可以提现金 玩儿大话如何赚钱 北京pk10预测 福利彩票网上投注站 北京pk10赛车计划qq群 手机做任务赚钱真的吗 欢乐麻将好友房怎么开 llke视频怎么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人人河北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360怎么靠网站赚钱的 彩票被工作人员掉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