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卡徒

第五百一十二節 曹正秋

    解燕白漫步走進小巷,他本身相貌就并不起眼,穿著也極為樸素,渾身氣機收斂,走在街道上,沒有一個人認出他來。

    他似乎對這里頗為熟悉,七拐八彎之后,走到一間民居處。

    這處民居頗為破舊,尤其是那扇紅門,朱紅的漆已經有些不少剝落,露出里面黝黑的木頭。紅門上那對銅環,讓這處民居看上去有幾分古色古香的味道。像這樣的仿古民居在大約四十年前,曾經流行過一段時間。不過,這樣的大門根本沒有什么防護作用,它很快便被新興起的密碼自動門取代。

    解燕白十分熟稔地上前,啪啪用力拍那銅環。

    “誰啊?”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咿呀一聲,木門打開。

    一名中年男子出現在解燕白眼前。煙灰色的外套,里面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國字臉上戴著一只黑色邊框眼鏡,幾乎遮住了他的半張臉。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是典型的學者模樣。

    “正秋,你還是這樣,沒什么變化。”解燕白笑道。

    “咦!燕白,你什么時候回來的?”中年男子驚喜道。

    解燕白略帶無奈道:“我回來的事,應該沒人不知道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最近在.設計一種新戰棋,還沒道的,出了不新品,我可沒飯吃。”

    這句略帶自嘲的笑.透著幾分滄桑豁達,解燕白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你在靠設計戰棋賺錢?”.解燕白跟著他往屋里走,邊走邊問:“你的研究

    “早就停下來了,我連.飯都吃不飽,哪里有心情去做這研究?”中年人無可奈何道,手忙腳亂地把規程如山的書和資料搬起來,騰出一張椅子給解燕白。

    解燕白也不客氣,坐下來,椅.子頓時發出一陣令人提心吊膽的聲音。環顧四周,房間里到處堆滿了各種書籍,四周的墻壁全都掛著許多雜七雜八的地圖,然而最引人注意的,還是一個占了半個房間的沙盤。沙盤上縱橫交錯,插著各種解燕白看不懂的標簽。

    “這是誰做的?”解燕白指著沙盤問。

    “我做的,還不錯吧。”中年人有幾分得意.笑道:“我在推演希森貝爾戰役。史料中對它的記載極少,我對那次戰役很感興趣,就嘗試再現它的全過程。沒錢去做三維地圖幻卡,我就自己動手做了這個沙盤。不過,這研究已經停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都忙著設計戰棋了。你最近怎么樣?”

    “我?還不錯。”解燕白一聽他這話,就知道他.有很長時間沒有出去了。解燕白擔聯邦都知曉。他接著問:“我走之前不是給你留了一筆錢研究么?”

    “我沒動那錢。”中年人笑了笑:“你又不是啥富家子弟,自己也窮得掉渣,不是你老師,你連卡片都買不起。以后你總是要結婚的,你留給我的錢我都存著,等你結婚時作禮金,哈,我也省得再去貼禮金了!”

    解燕白心中一暖,鼻子有些發酸,他想讓自己笑,卻比哭還難看:“把戰棋工作推了

    “那怎么行?”中年人一瞪眼:“我可是求了很久,才攬到這個活的。[uuxs.net]難道你想把我餓死?”

    解燕白心中酸意更重,他知道眼前這男人在學校時寧折不彎,現在為了一份工作低聲下氣求人。他竭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和平常沒有兩樣:“我還指望著你幫我,怎么可能讓你餓死?

    “幫你?”中年人狐疑地看著解燕白:“我能幫你什么?我除了研究戰術,其他什么都不會。咦,難道你小子最近發達了?”

    解燕白嘿嘿一笑:“嗯,發達了。”他忽然語氣一肅:“對了,中達書府的情形不是很好啊,你怎么不研究這個?”

    “中達書府?”中年人冷笑:“對你我來說,中達書府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說得也是。”解燕白點點頭。對解燕白來說,他受的本上是他的老師,和中達書府沒有太多的關系。而眼前這位中年人,在中達書府更是一直受到排擠,最終無奈之下,他黯然離開中達書府。兩人在學校時結識,解燕白是學生,而這中年人那時任《聯邦戰術史論》這門冷門至極的課的老師。

    剛剛說完,中年人又憤憤不平,破口大罵:“戰術室那幫豬,有好處個個向前擠,該用到他們的時候,個個出餿主意。你看看他們出的昏招,勞昊這小子擅守不擅攻,剛剛經歷喪兄之痛,讓他去主持前線,并不是好選擇。更何況,居然還主動出擊!若采取守勢,以勞昊之能,何至于落敗至此。只要拖一段時間,局勢稍穩,兩面夾擊,宋成彥就難做了。不用猜,我也知道肯定是戰術室的那幫混蛋鼓動勞昊。想一擊而勝之?做他們的春秋大夢!”

    “唔,是啊,那幫家伙太蠢了。不過,現在情勢還好,宋成彥死了,聯邦綜合學府不是主動后撤到比尼迪亞山脈么,應該不會有什么事。”解燕白裝模作樣地接了一句。

    “放屁!”中年人猛地灌了一口水,劈哩啪啦倒豆子般:“和戰術室那幫豬比,人家唐含沛聰明著。他這么做,只是為了完成了集權。整頓后的唐營是唐含沛一個人的部隊,現在整個聯邦綜合學府、整個京都,都是他一個人的意高明的拳手,主動后撤只是為了出拳更有力量。”

    他的目光冷靜而睿智:“比尼迪亞山脈山脈,地勢險要,只需要很少的力量就能扼守,這樣他就能騰出更多的力量來完成對軍隊的改造。完成集權之后的唐含沛會變得更加強大!他現在只需要一個真正的將領,像宋成彥一樣的人物。有時都會想,從他種種手段來看,有人敢說他不懂兵?一旦他蓄勢完成,絕對有若奔雷,無可阻擋。而他的第一個目標,一定會是我們。”

    解燕白聽得極為仔細認真。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唐含沛會用漠營來牽制霜月寒洲,再會想辦法牽制星院和苦寂寺。雖然我不知道唐含沛會怎么做到這一點,但是我知道他一定能做到。如今的我們,元氣大傷,是最適合的目標。至于法亞,他們的根基在普居區,五大華區本就不是他們的戰場。現在看上去風平浪靜,其實已經是危在旦夕!”

    “難道就沒有辦法對付唐含沛了嗎?”解燕白不由問道:“我們總不能束手待斃

    “有!”中年人斬釘截鐵道:“以集權對集權!集中上甘區所有的力量,對抗唐含沛,這是大勢方面!在軍事方面,我們要以守待攻,建立完整的防守體系。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就越有利。久戰不勢,而他會面臨隨時被其他四家夾擊的狀態。有我們在正面戰場上鉗制,拖住他,他就危險了!”

    解燕白目光閃動,若有所

    不過中年人旋即冷笑:“可惜,我們的府主太老邁了,他已經沒有年輕的銳氣,而且糊涂了!你看看,中達書府腐爛了到什么樣了?連唐含沛都知道公開傳承!大長老那群貪婪的豬,個個霸著傳承,他們絕不肯把權力交出來的!哼,依我看,唐含沛必勝無疑!過段時間,等我們存了些錢,不如搬到左赫區或者梵阿思區吧。根據我的判斷,星院和苦寂寺絕對是最后被滅的。”

    “呵呵,那可不一定。”解燕白揚了揚濃眉。

    “反正和我們沒多大的關系。”氣息稍平的中年人又灌了一口涼水。

    “哦,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我現在是中達書府的現任府主。”解燕白笑嘻嘻道。

    噗!

    正在喝水的中年人一口噴了,噴得他對面的解燕白一臉。解燕白也不生氣,抹了抹臉,淡笑如故。

    “你、你……”

    中年人瞠目結舌,指著解燕白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天晚上,中達書府新任府主發布第二條命令,任命名不見經傳的曹正秋為中達書府戰術室室長!

    陳暮的隊伍在快速前進,么一支龐大的隊伍行進,怎么會不引起沿途各個勢力的注意?

    一路上,這支隊伍都在進行快速行軍訓練。

    “我的老天,我都感覺快變成兔子了。天天被攆著跑!沒聽說過,有哪家這么瘋狂地練習跑的。”隊伍中有卡修忍不住嘟囔著。

    “可不是。我現在一聽到緊急集合令就哆嗦!奶奶的,這幾天沒有一天睡覺超過四個小時,我現在都快能邊飛邊睡覺了。”另一位卡修也忍不住道。

    “老板估計是想增強我們的機動性。”一位可能有些懂行的卡修插了一句。

    “機動性?機動個屁!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要掛掉。早知道我就不報這個名了。”那位卡修繼續嘟囔著。

    “哈,那你可以退出嘛。不知道多少人削尖了腦袋想進來,咱們可都是運氣好的。跟著白總管,以后前途光明。你看那些留在太叔家的卡修,才叫那個可憐。錢雖然拿得比我們多,可有啥發展空間?”另一個卡修接腔道。

    “就是,你看老板拿出來的東西,咱見都沒見過。那個盤子,比探測卡片都好使,根本不費感知。”

    “那叫欏盤,老黃,你丫的真沒文化。”有卡修笑罵。

    那個叫老黃的卡修也不臉紅:“欏盤不還是盤子?還有眼紅啊,用的卡片全都是老板親手做的。”

    “那沒辦法。青年衛那都是老板親自挑選出來的,潛力出眾的小青年。別看他們現在弱,老板再調教幾年,肯定比我們強!”

    “那可不一定!”有卡修不服氣道:“咱們這些年原地不動么?老板的雪坑法,效果多好啊!只要再過兩年,我覺得我都有可能突破七級。”

    “七級,七級算個啥!你看看咱們隊里,十五個七級,在老板面前還不是服服貼貼的?就連打手和菊花,都比這些七級強,尤其是打手啊,那個兇猛啊,簡直就是禽獸!”

    “哈,你是沒在菊花手下,真正陰狠是菊花,正所謂寧惹打手,莫招菊花。那些青年衛,嘖嘖,你看看,折磨得都快不成人形了,老子看了心里都發冷。”

    附近卡修無不點頭,青年衛的訓練之苦,遠勝于他們。那個臉上戴著雛菊面具的卡修,在眾人眼中,早已經是可怖的存在。

    陳暮看著高速行進的隊伍,即使極速飛行,但是隊伍卻還能保持大致的隊形。對于一支擁有兩千卡修的龐大隊伍來說,做到這一步,可是極不易的。

    在他身邊,環衛著十五名七級卡修。在第一天招募到六位七級卡修之后,后面又陸續來了九名七級卡修,陳暮手上的實力也爆漲。不過,他也知道,這里面一定還混有其他勢力的卡修。這是無法避免的,他如此大張旗鼓地招募,別人可以輕松地插入一些耳目。

    于是陳暮規定了嚴格的軍紀,任何人有異常舉動,都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且所有人的通訊卡全都更換,換成只能隊內通訊的通訊卡。

    不過,他現在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雪坑法他也并不擔心被六大得到,在六大,最不缺的就是各種感知鍛煉方法和傳承,雪坑法的效果顯著,但是對家底深厚的六大來說,也并沒有什么。

    相較而言,欏盤對六大的吸引力反而要大許多。不過此時,陳暮已經顧不得上那么多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藏著掖著的時候,力量才是根本!因為就算解決了血色卡修團,歐迪燒和螺紋狙梭引起的震蕩,已經讓他們無法再次隱藏起來。

    陳暮決定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進來。

    雞蛋不能只放在一個籃子里。雖然和裘珊玉達成協議,但是陳暮并不放心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別人身上,萬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時哭都來不及。

    人要靠自己!

    沿途的各個勢力都被這支隊伍的實力驚呆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平均素質如此之高的卡修團。每一位六級以上,再看看圍繞在白總管身邊的七級卡修,那數目足以令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然而,這支奇怪的隊伍,竟然中途沒有作任何停留,直接沒入叢林之中。,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正版四不像图必中一肖 伟大魔术师 股票量价关系分析 闲来麻将到底有没有 … 山东11选5任5最大遗漏 pk10 买什么股票有投资价 有没有好的棋牌游戏 闲来甘肃麻将下载安装 今晚开什么码最新资料 欢乐麻将血流麻将规则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2 绝地求生比赛比分直播 马会精准三头中特 永利棋牌是哪个网站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