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卡徒

第一百九十一節 大膽設想

    雅開辦公室的門,卜強東已經在里面等候良久。見陳暮進來,他連忙起身。

    “什么事?”陳暮沒有啰嗦,直接問。

    小心翼翼了打量了一眼老板臉上的神色,卜強東立即看出老板的精神不是太好。卜強東最擅察顏觀色,知道此時應該長話短說。

    “老板,我們完成的東西都交出去了,根據您的指示,所有的作品上,都標明了我們天翼的標志。”卜強東極為小心地道,雖然言語間盡量克制,但神色間還是難掩興奮。

    他現在對這位年輕的新老板佩服得五體投地。其實不光是他,在如今的天翼,又有誰對老板不是又敬又畏?倘若不是老板的那個范本,單憑他們自己的實力,絕對做不出這樣的精品。就是模仿,他們也花費了無數心力,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更深刻地感到老板深不可測的本領。

    原本他們都不明白老板想做什么,直到陳暮讓他們不僅在每張幻卡上都打上天翼的標志,便是釋放的影像里,也要在角落里加上天翼的標志,他們才恍然大悟。

    原本老板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建立天翼的品牌!

    眾人一邊佩服,一邊驚嘆,佩服的是老板的眼光長遠,驚嘆的是老板的實力,大概只有擁有如引深厚的功力,才有底氣采取這種策略吧。想想那些公益廣告牌,一豎就是幾年,無形中就給天翼打了多少廣告?而那些學生的教材,更是一個絕佳的賣點。卜強東都在考慮要不要賣教材,他相信這套教材一定非常有市場。

    陳暮并不知道,短短的時間里,眾人對他的看法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哪里懂什么策略?他之所以讓卜強東去接公益類的業務,只不過因為這類業務非常好接。他想盡快看看這些員工人到底水平如何,如果有水平,那不妨一試,如果沒水平。他肯定會把天翼解散。而至于標志的問題,他還是從雷子那里學來的。

    想當年,以“木雷”署名地卡影在東衛學府是何等的受歡迎啊。

    陳暮這完全是歪打正著,所以當他看到卜強東炙熱的眼神時,心頭微微不解,不過他也懶得理會。聽完卜強東的報告,陳暮并沒有什么反應。

    唔,這也算是重要的事情嗎?

    不過陳暮并不打算打擊卜強東的積極性。而是點點頭:“嗯。這件事做得好。”陳暮做過一段并不算長時間的領袖,最基本的知識還是知道地。

    卜強東地神色更為激動:“老板,剛才我們已經收到幾筆業務,雖然不大,您的策略實在太高明了!”老板果然是老板,看到陳暮一臉沉著,不驚不寵,卜強東簡直崇拜得無以復加。

    這個消息倒是讓頗為疲倦的陳暮精神微微一振,只要有業務,他可不會嫌少。

    有什么的利潤會比一星能量卡還低呢?他做一星能量卡都能整整做三年。自然不會嫌錢少而不做。再說,這幫人,閑著自己也是要付錢的。

    “嗯,這些業務好好做。”陳暮勉勵了一番卜強東。

    回到樓上訓練室的陳暮并沒有去休息。受卜強東這一打岔,他似乎感覺到體力又恢復了一些。

    坐在那,他看著水槽出神。水槽里水平靜無波,遠看去便有如一塊巨大的水晶,晶瑩剔透,沒有半點剛才的洶涌急流。陳暮苦笑,在這之前,他一直覺得自己對水的了解得很,但是現在才知道。還差得遠。不過認真想想,倒也是正常。無論幻卡做得再逼真,做得再出色,再怎么似真似幻。它終究不是真的。

    自己只不過在簡單水世界中鍛煉感知和掙斷水草。便天真地以為自己對水已經非常熟悉了。這幾天,他地感觸極深。在水中前進,說起來容易,里面卻是蘊含了很深的學問。維阿曾給他演示過一次,這家伙在水中有如獵豹一般的高速前進,看得陳暮目瞪口呆。

    激蕩的水流似乎沒有給維阿帶來任何影響,看得陳暮艷羨不已。

    坐在地上,看著面前地透明水槽,陳暮發著呆。他的腦海中,下意識地在思考這些天的心得。他最大的感受便是,真正的水和簡單水世界里面的水,給他的感覺有著相大的差異。

    忽然,一個念頭從他的腦海中蹦出來。

    假如,假如自己在真正地水中鍛煉感知的話,會有什么效果?

    是啊,如果在真正的水中鍛煉感知的話,會產生什么樣地結果呢?他現在所練習地極限感知鍛煉法便是利用水環境,來達到刺激感知的高速增漲。

    這個想法像閃電一樣,劈入陳暮地腦中。他心中猛地升起一股強烈的沖動,想馬上去試試自己的這個設想。不過他

    很冷靜下來,注視著透明的水槽,大腦在高速運轉。問題涉及到感知,他可不敢有絲毫冒失。

    他很快便意識到問題的關鍵,假如可以在水中練習,那為什么神秘卡片的制作者會專門制作簡單水世界呢?

    但想了半天,這個問題他一時找不到答案,便干脆換了角度:簡單水世界和真實的水中有什么區別?

    對比一下,陳暮立即發現了問題所在。簡單水世界和真正的水中在其他方面都極為相似,雖然有著差異,但是相差得并不大。唯一一個根本性差異是呼吸。在簡單水世界中,可以很自如的呼吸,而在現實世界水下,卻無法做到這一點。

    陳暮越想越興奮,他有相當把握,這一定是其中最關鍵的地方。但是他心中還是有著許多疑問,當初這種鍛煉方法的創始人是怎么想到這個方法的?難道他也有簡單水世界的幻卡嗎?如果沒有,他又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呢?

    訓練室里,陳暮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皺眉苦思。

    在水里無法呼吸,這是一個非常致命的地方。感知訓練的時間往往需要數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假如不借助其他的工具,陳暮在水底,最多只能堅持十分鐘左右,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而十分鐘,對于鍛煉感知來說,實在太短。

    可是,現在還沒有什么工具能夠讓人自由自在地在水底放松呼吸。畢竟鍛煉感知需要全神的投入,那是一種很奇妙的狀態,人會進入潛意識狀態,對周圍的反應既敏感又遲鈍。敏感是因為六識會變得靈敏,遲鈍卻是表現在行動上。在那種狀態下,人根本無法有效控制自己的身體。

    想了半天,陳暮覺得必要實驗一下。想了想,他叩響了緊閉著門的那間靜室,幾秒后,維阿打開門,露出那張巖石般的臉:“什么事?”

    “我有些事需要你幫忙。”陳暮道。

    維阿也沒問是什么事,徑直從靜室中走出來。

    見維阿看著自己,陳暮斟酌了一下,道:“我呆會進入水槽,你注意觀察我的狀況,如果發現我的呼吸出問題的話,把我撈出來。嗯,就是這樣。”

    維阿沒有問為什么,很干脆道:“好。”

    有了維阿的保障,陳暮的心頭頓時松了許多。這樣就不擔心自己在練習時出什么狀況。

    爬上水槽,陳暮看了維阿一眼,背上往日的負重,便跳入水槽中。

    這條水槽經過這么多天的訓練,陳暮已經相當熟悉,和往常一樣,水剛剛淹及他的下巴。立在水中,陳暮足足花了五分鐘來穩定自己的情緒。此時陳暮的精神高度集中,所有的雜念都被他摒除腦外。

    深深地吸一口氣,陳暮緩緩坐入水中。

    剛剛進入水中,整個世界仿佛忽然離自己遠去,耳中的雜音頓時小了許多。一開始進入水中,耳鼻灌水的感覺讓他稍感不適,不過他很快便適應了。這些水就像一道屏障,把自己和外面的世界隔開,陳暮的心境出奇的寧靜。

    知道自己的一口氣并不能支撐太久的時間,不敢浪費,立即收斂心神,按照平日里再熟悉不過的訓練開始。

    他進入狀態很快,這得益于他平日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堅持不輟地練習,所以才能這么快地排除干擾。

    感知如同水波一般蕩漾開來,體內的感知螺旋彈簧也開始有規律地轉動。

    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體內感知螺旋彈簧散發出來的感知細絲在水中極難控制,只要水波稍稍蕩漾,那些那感知細絲便不由隨著水流波動而飄動,完全不受控制。陳暮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這些感知細絲平日里個個就像聽話的乖孩子,而在水中,它們一下子變得頑皮起來。

    陳暮不得不把所有的心力都花在感知細絲的控制上,然而,難度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只片刻間,茂密的感知細絲便消失了一半,這些感知都因為受到水中暗流的干擾,而與陳暮失去了聯系,消散在水中。

    陳暮頓時手忙腳亂起來,顧此失彼,依然無法阻止自己散發出來的感知細絲的消逝。真實的水中情況遠比簡單水世界里要復雜得多,如果說簡單水世界里是柔風細雨,而真正的水中就像狂風暴雨。

    而陳暮,便是那風雨中飄搖的小舢板。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天才麻将少女游戏 棋牌游戏李逵劈鱼技巧 重庆麻将怎么算胡牌 德国赛车pk拾app下载 6月14日世界杯比分 5元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刮刮乐图片表情包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前 新十一选五开奖 竞技国标麻将安卓版 上证指数腾讯财经 世界足球明星 江西南昌微乐麻将 黑龙江11选5百度贴吧 股票指数基金是什么意思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微乐龙江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