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223章 參悟風雷碑

    風雷碑在伯陽峰的峰頂,據說是至陽福神祖師曾經煉制的寶貝,當然也有人說是天地自成的靈寶。

    在歷屆伯陽峰弟子中,有三個人曾經參悟過風雷碑的玄妙。其中成就最大的無疑就是風雷劍訣的創造這。

    其后又有兩個人參悟了風雷碑的玄妙,修為也非常驚人,只不過這兩個人趕上的世道不好,都是至陽福地最為困難的時候。這兩個人為了守護至陽福地,拼盡了自己的生命。

    這風雷碑也因此而成了至陽福地的鎮地之寶,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如果不是有三個人參悟了風雷碑的玄妙,至陽福地此時恐怕也與其他的福地一樣,早就斷了傳承,易主了。

    向辰被邱岳揚帶著,來到了風雷碑之前,風雷碑前并沒有什么人,只是在石碑前面,有一處盤坐出來的痕跡。看來這里參悟風雷碑奧秘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只不過能夠參悟到其中玄妙的人,卻只有三個人而已。

    “好了,向辰師弟,這里就是風雷碑所在的地方了,也是我伯陽峰的禁區,一般人是不可能進來的,你安心參悟吧,一個月后我會來找你!”邱岳揚說完便下了峰頂。

    送走了邱岳揚,向辰來到了風雷碑之前,這風雷碑筒體藍色,上面有一個巨大的雷電符號,好似要將整個碑體劈開一樣。除了這些,這座風雷碑根本就看出去其他石碑有什么不同。

    向辰圍著風雷碑轉了一圈,總是感覺這風雷碑中有他熟悉的東西。許久之后,向辰盤膝坐在了風雷碑前面,輕輕閉上了雙眼。

    與此同時,向辰的神魂之力外放,將風雷碑緊緊包裹在了其中。

    半個時辰過去了,風雷碑沒有任何動靜,向辰也始終保持著盤膝而坐的姿態,神魂之力依舊牢牢鎖定風雷碑。

    一個時辰過去了,向辰的心越來越靜,周圍一切聲音都逃不過他的耳朵。不過這風雷碑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向辰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

    兩個時辰過去了……

    風雷碑依舊如常,向辰也依舊保持著同一個姿態。

    嗡……

    在接近天黑的時候,向辰終于感受到了一陣波動,他的心一動,不過雙眼卻依舊微微閉合,神魂之力也全力貼緊風雷碑。

    唰……

    這個時候,向辰就感覺眼前的景物一變,自己到了一個光的世界中。

    這里到處都是光束,這些光束好似無數的雷霆閃電一樣。

    “有人嗎?”在光束的世界中,向辰開始小心的詢問。

    風雷碑的不凡他早就意料到了,如今進入這光束的世界,想必也風雷碑的一項威能。而且,向辰分明感覺到這風雷碑中似乎有神魂之力的波動,就好像有生命一樣。

    “有人嗎?”向辰忍不住又問了一聲,因為他的確感覺到這里存在生命。

    “你是誰?”向辰的第二聲文化剛剛落下,便聽到了一個滄桑的聲音。

    “我是向辰,敢問前輩是誰?”向辰感覺這個聲音非常蒼老,應該年紀不小了,于是尊稱了一聲前輩。

    “我不是什么前輩,我是風雷碑的碑靈!”這滄桑的聲音道。

    “碑靈?難道說這風雷碑已經到了神器層次了?”向辰一驚,這碑靈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器靈,有了器靈存在,這風雷碑絕對是神器。

    “也可以這么說吧,只不過如今風雷碑卻已經殘破不堪了!”碑靈的聲音略帶著幾分凄涼。

    “碑靈前輩,你好像遇到了什么狀況!”向辰眉頭微皺,似乎超絕到了什么。

    “看來你也察覺到了,沒錯我是遇到了狀況,不過你卻幫不了我,你來這里是想參悟風雷碑的玄妙吧,只可惜我不能讓你參悟!”風雷碑碑靈道。

    “為什么?”向辰沒想到風雷被竟然會如此堅決,忍不住問道。

    “之前有三個人進入過這里,他們答應幫我解決困擾,可是如今卻都沒有了音訊,我不相信你!”風雷碑很直接,好像是一個因為被人欺騙而不再有信任的人類一樣。

    “碑靈前輩,我想你誤會了,那三個人并非不想幫你解決問題,只不過他們都遇到了不同的狀況,有兩個人更是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就已經被人殺死了,我想他們并不想失信于你,只不過是因為出了狀況,才沒有辦法幫你了!”對于風雷碑的中的玄妙,向辰是迫切需要的,所以他必須盡自己的所能,說服碑靈,讓他獲得風雷碑的玄妙。

    “誰這么大膽子,竟然連獲得風雷碑傳承的人都殺死!”碑靈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沙啞了,顯然對于那些膽敢殺死參悟了風雷碑的人十分憤怒。

    “這個我想可能是血魔族的人,或者是被血魔族控制了的人!”向辰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數千年前,三十六福地發生了巨變,那次之后,三十六福地的原住民好像失去了修煉天賦一樣,雖然起點比較高,可是成長的空間卻變得非常有限,而那場巨變向辰懷疑就是血魔族搞出來的,很可能是七王與血魔族大戰之后,有血魔族混入了三十六福地,而且等級應該還不低。

    “又是血魔族,這些家伙還真是難纏!”碑靈的聲音變得陰沉起來,顯然對于血魔族也是非常憎惡。

    “前輩曾經與血魔族打過交道?”聽了碑靈的話,向辰微微一愣,問道。

    “很久以前,我與我的締造者曾經與血魔族一戰,不過很不幸,那一戰我們雖然贏了,可是主人卻也因此而失去了生命!”碑靈的聲音帶著一絲悲憤,顯然他對于那場大戰依舊耿耿于懷。

    “你的締造者,可是三境七王中的一位?”向辰的心神一動,問道。

    “你倒是挺聰明,沒錯,我的締造這正是三境七王中的雷王,不過我更想知道,你是如何猜到我的締造者是七王中的一位的?”碑靈有些好奇道。

    “這個其實很簡單,神器有兩種形成途徑,一種是天然形成,另一種是人為創造。剛才你說是人類締造了你,那么就說明你并費天地所生的神奇。可是神奇卻不是所有人都能締造出來,有能力制造出神器的,恐怕也就只有三境中的七王才行了!”向辰分析道。

    “的確,能夠締造神器的也就只有三境中的七王了,其實七王之中最擅長煉器的應該是炎族的霸王,甚至我的煉制成功,也有霸王的一份功勞!”碑靈似乎想起了當年的經歷,聲音變得有些激動。

    “霸王?那么你一定認識這個了!”聽到霸王這兩個字,向辰微微一愣,隨即手中多出了一桿長戟,這長戟自然就是霸王留下的兵器,化炎戟了。

    “你怎么會有這個,這可是霸王當年最得意的神器,不過看它的樣子,似乎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連靈都消失了。”碑靈見到向辰手中的化炎戟也是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向辰竟然能拿出這個東西來。

    “我是炎族血脈的傳承,能夠擁有著東西應該也不算是意外!”向辰道。

    “你是炎族的血脈,難怪我一間你就感覺非常熟悉,好像不對,你身上不僅僅有炎族的氣息,還有冰族的氣息,這怎么可能,冰火分明是兩個極端,怎么可能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呢?”碑靈有些難以置信了,在向辰說出自己炎族的身份時,它便開始檢查向辰的氣息了,可是這一檢查卻又發現了冰族氣息的痕跡。

    “這其實也沒什么意外的,我爹是炎族血脈的繼承者,而我娘卻是冰族血脈的繼承者,我是他們的孩子,擁有炎族和冰族的血脈也沒有什么不對!”向辰道。

    “你的身世還真是很復雜呢,不過既然你與炎族和冰族都有關系,想必也不是言而無信之人,我可以同意讓你參悟風雷碑的玄妙,至于能有多少收獲就要看你的了。不過我卻有一個條件!”碑靈說道

    “什么條件?”向辰追問道。

    “我現在情況不妙,是因為我的體內鎮壓著一個血魔族的強者,按照血魔族的劃分,應該是王級的血魔族,隨著時間越來越久我的力量也消耗得越來越多,這血魔王已經開始蠢蠢欲動,要從我這里破封而出了,所以我需要你幫助我徹底將其消滅!”碑靈聲音沉重道。

    “這個恐怕有些難度,血魔族我也很討厭,可是我的實力你也看到了,憑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血魔王的敵手!”向辰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現在的實力也算不弱,可是跟血魔王比起來,顯然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這個我當然知道,我也沒說讓你現在就將其消滅,依照現在的狀況我還能堅持五年的時間,這五年里你要迅速成長,另外你還要找到五極靈珠來,這樣我便可以利用五極靈珠的力量一舉將這血魔王消滅了!”碑靈道。

    “五極靈珠?那又是什么東西?”向辰有些發懵,五極靈珠這東西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又要到那里去尋找呢。

    “五極靈珠并非是一件東西,而是五顆靈珠。分別是金極靈珠、木極靈珠、水極靈珠、火極靈珠和土極靈珠,要找這五極靈珠必須要尋找到這個世界金木水火土五行靈力最為強盛的地方,只有這種地方,才能滋生出五極靈珠來!”碑靈解釋道。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乐禧白城麻将官网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至尊棋牌代理二维码 德国赛车计划数据全天 巴甲联赛即时比分 三分彩计划全天 黑龙江快乐10分玩法 海南有番麻将技巧 辽宁35选7好运4 阿根廷篮球比分直播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 股票k线图入门 北京雀友麻将机 兴业证券炒股软件 贵州11选5胆拖计算器 云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