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四方皆敵

    中疆的隊伍很快到達了自己的館驛,向辰依舊站在窗邊,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除了中疆的隊伍,很快又有其他的隊伍到來了,這里面向辰依舊有認識的人。此人衣著華貴,不過卻是一個大光頭。這個光頭非是旁人,正是與向辰有過恩怨的吳法。

    在吳法的旁邊,一個青年面色沉穩,不過向辰卻可以感覺到,此人比起吳法來只怕還要厲害。

    這支對于無疑就是南疆的隊伍,而那個高深莫測的青年無疑就是傳說中南疆少年金榜的第一人段蒼空了。

    除了段蒼空與吳法,向辰還發現了兩個人,這兩個人的氣息絲毫不比吳法弱,一看便知道是身經百戰之人。向辰估計,這兩個人應該就是排名在南疆少年金榜中第三第四的人物。

    南疆四大家族,族中的青年天才霸占了少年金榜前五的位置,其中排在第五的章玉的已經被向辰殺死了,那么這兩個人有一個必是章家能壓章玉一絲的章靈。章靈的位置是少年金榜的第三名,其實力可想而知。

    至于另外一個人,當然是聲名顯赫,他應該是南疆第二大世家車家的人叫做車離。

    這四個人在南疆的隊伍中最為明顯,段蒼空一身傲氣,吳法骨子里透著野性,章靈白衣飄飄非常瀟灑,車離的眼神則不是閃著智慧的光芒。

    多少年來,南疆一直都在中疆之后,牢牢占據五大疆域第二的位置。這一次,他們依舊是緊隨在中疆之后突圍而出,只不過這一次北疆似乎更快。

    似乎早就知道向辰在窺視著南疆的隊伍,吳法的目光第一個朝著向辰的方向看了過來。

    向辰無動于衷,好似根本就不認識這無法一樣,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你的敵人還真是不少!”薛陽對于向辰與吳法之間的恩怨已經由了一些了解,說實在的,他對于向辰招惹是非的本事還真是有幾分佩服的。

    “的確不少,現在你是不是后悔叫我加入你們的隊伍了?”向辰微微一笑道。

    “你覺得我薛陽是怕事的人嗎?”薛陽也微微一笑。

    對于他們而言,已經沒有什么怕不怕,每個人都有一份驕傲,為了守護自己的驕傲,即便是死也一樣義無反顧。

    “南疆的隊伍也來了,接下來應該是東疆的隊伍了!”看著漸漸離開視線的南疆隊伍,薛陽淡淡道。

    “看來你對每個疆域的實力了解的還不少嘛,竟然已經猜到了他們突圍的順序!”向辰聽了薛陽的話微微一愣道。

    “了解一些而已,除了我們北疆這次突圍次序之外,其他疆域的次序應該不會有變化,即中疆、南疆、東疆、西疆!”薛陽道。

    “聽你的意思,我們北疆應該是最后的?”向辰有些好奇,一向驕傲的薛陽竟然會將自己所在的隊伍排在最后。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北疆的實力最弱,不過現在多了你,似乎一切都有所改變了!”薛陽道。

    “你倒是挺看得起我!”向辰微微一笑,顯然并未將薛陽的話當回事。

    “我只看實力,雖然我跟你接觸得不多,可是見到你的對手,我的心里已經有了結果!”薛陽不是一般的人,他深知一個人越強,他的對手也就越強,單是吳法和向沖,已經讓薛陽知道,向辰絕對不是一般的人。

    “東疆的隊伍好像來了!”向辰的目光鎖定了新出現的一支隊伍,這支隊伍與北疆的人數差不多,幾乎人人身上都帶著血氣,應該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從妖亂中拼殺出來的。

    在這支隊伍中,有兩個人也是引起了向辰的關注,其中一個一身青衣,身材消瘦,臉上棱角分明好似斧砍刀削一般。最特別的是這人身上那凌厲的氣勢,就好好似一柄出了殼的利劍。

    唰……

    就在向辰看這個人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了一道殺氣,這殺氣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劍芒朝著向辰攻了過來。

    “好厲害!”向辰的眼神微微一瞇,也不見他什么動作,隨后一到光芒飛出,直接攔下了那道殺氣形成的劍芒。

    “青天,你這是做什么?”在這青衣人身邊,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人眉頭微皺道。

    “這人曾經殺死過我青劍族的人!”青衣人青天的聲音充滿了冰冷。

    “哦?這小子膽子倒是不小,竟然連我們八大劍宗的人都敢殺!”白衣人聽了青天的話之后眉頭也皺了起來。

    遠古時代有八大劍祖,這八大劍祖創立了八大劍族。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八大劍族如今就只剩下白劍族和青劍族了,這兩族的關系一直不錯,這個白衣人正是白劍族中的第一天才白禮。

    “你們兩個,快走!”負責帶路的人似乎察覺到了青天身上的殺意,有些不悅道。

    “青天,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等到最后的挑戰我們再解決他!”白禮一拉青天的衣角道。

    青天沒走說什么,不過卻隨著白禮朝著東疆的館驛走去,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朝著向辰的位置看了一眼。

    顯然,青天也知道,現在并不是報仇的時候,只能不甘地離去了。

    “我說,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怎么東疆最強得兩個劍族也與你有恩怨?”見到青天和白禮的反應,薛陽終于有些動容了。

    “當初有兩個青劍族的子弟追殺我,被我殺了,可能身上留下了什么氣息吧!”向辰的聲音依舊平淡,正所謂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他并不在乎多一個或者少一個敵人。

    東疆的隊伍很快過去了,隨后出現的便是西疆的隊伍了。

    西疆的隊伍比起其他幾大疆域來,就有些悲慘了。

    本來,他們的人數比北疆多了將近一倍,可是現在出現的卻只有四十多人,也就是說西疆的隊伍有一半都損失在妖亂之中。

    不過西疆剩下的人手還是不弱的,其中幾個人也讓向辰感覺到了威脅。

    其中之一自然就是柳成飛,作為西疆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他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視。另外,在柳成飛的身邊,一個女子的實力也很強。在幽冥城西門的時候,向辰并沒有注意到此人。

    “嗯?”女子似乎心有所感,眼神朝著向辰看了過來,這一眼向辰居然發現了一抹仇恨。

    “薛陽,這個女子似乎何人?”向辰與這女子并不相識,可是這女子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恨意,向辰也不得不打聽一二了。

    “你說這個女子,她叫做上官媚兒,可是西疆響當當的人物,她是僅次于柳成飛的高手,在西疆,許多世家的子弟都傾心于她,不過她都不在意,卻深愛著于她一起長大的田不讓,在進入通天路之前,已經與田不讓有了婚約!”薛陽說得輕松,可是聽到向辰的耳朵里卻如同炸雷。

    “你說她是田不讓的未婚妻!”向辰的眼神忽然變得凝重起來,他與西疆的恩怨最少,只有田家兄弟而已,卻沒想到,這田不讓卻有一個如此厲害的未婚妻。

    看這女子的眼神,只怕已經知道田不讓死了,而且已經懷疑是自己殺死了田不讓,這還真不是冤家不聚頭,一個通天城竟然聚集了如此多的敵人。

    “你不會是告訴我,田不讓也是你殺的吧!”薛陽這次真的頭大了,這片天地一共只有五大疆域,向辰一個人便得罪了四個,而且所得罪的都是每片疆域中頂尖的存在。

    “好像是這樣的!”向辰無奈一笑。

    “你真行!”薛陽的臉色變得越加陰沉了,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當初將向辰拉近隊伍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明智了。

    這家伙也樹敵太多了,五大疆域中來通天路歷練的人不計其數,向辰得罪的人卻都是頂尖的存在。

    無論是沈化龍、向沖、吳法,還是青天、白禮、上官媚兒,每一個人都是絕對的強者,起碼他薛陽沒有戰勝的把握。

    “通天路上本來就是你死我活,如果我怕得罪他們,那么早就變成一具尸體了!”向辰并不后悔殺那些人,那些人都是來找麻煩的,都是想取他性命的人,對于這種人,無論殺多少,他都不會后悔。

    “有魄力,不過你后面的路似乎不太好走了!”對于向辰的態度,薛陽也很佩服,只不過后面向辰想要繼續走下去,只怕不太容易了。

    “我已經收集了足夠多的妖獸精元,完全可以進入三十六福地,到時候大家都一樣,我難道還怕了他們!”沒有了家族的支持,向辰才不會懼怕這些人。

    “只怕沒那么容易呢,我想你大概還不知道,妖獸精元只是初步的評定,利用妖獸精元的數量品質來初步給你一個定位,同時這些妖獸精元也可以從三十六福地的人那里換取大量的資源,這些資源可是每個家族都需要的東西。不過想要真正進入三十六福地,卻要經受住第二輪的考驗,那就是要接受別人的挑戰,只有這樣才會獲得三十六福地的認可!”薛陽身為北疆第一世家薛家的人,對于通天路上的規矩了解得還是比較多的。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2019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一分赛车全天两码计划 福州麻将麻将来了 精准三连肖 丫丫一湖南麻将 老十一选五遗漏 河北11选5走势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后三 特发信息股票行情 有哪些股票平台 波克城市棋牌官方下载 江西11选5投注彩乐乐 快乐10分钟一 今日股票大盘情况 广西11选5历史号码 北京麻将胡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