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七十二章 傳承

    云依依雙手不停地揮舞,訣印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不停變化著。隨著云依依訣印的變換,一個個光點從她的手中飛出。

    這些光點一出來便開始變大,隨后竟然變成了與虛空中那十二枚陣符一般大小,而且樣子也十分相似。

    將十二枚陣符凝練完畢,云依依的額頭上已經見了汗了。這十二枚陣符可不是普通的陣符,所以,云依依也一點兒也不敢大意,幾乎是傾盡了全力,才將這十二枚陣符凝練得和原有陣符差不多。

    這十二枚陣符是云依依轉杯在取下原有十二枚陣符時作為替代品用的。那原有的十二枚陣符一看便知道是寶物,而非靈力凝練,收取之后定然會引起這霧云殿中幻陣的連鎖反應,所以云依依也不得不想遠一步,凝練出幾枚陣符用以代替原來的陣符。這樣她取走原有那十二枚陣符的時候,大陣也不會一下子崩塌,她自然也不會立刻就受到陣法的反噬。

    不過,凝練出十二枚陣符卻只是第一步,如何將正在運行的十二枚陣符從原來的部分取下來,那才是根本。

    這大陣應該籠罩了整個山谷,這樣的陣法之下,想要摧毀陣符或許可以,但是想要取走一枚陣符卻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其他的陣符會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保護大陣的完整。

    當然,也不是說完全沒有辦法,對于一些精修靈陣的人來說,就有辦法辦到。不過那也是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云依依從小便對陣法非常感興趣,在家族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陣法高手。所以她才敢嘗試將這幾枚核心陣符撤走。

    稍微調息了一番,云依依開始行動了。在她的身體周圍,乳白色的靈力變得越來越濃,漸漸地將她的容貌身形都隱藏了起來。

    “去!”云依依一聲輕喝,緊接著那白色的靈力中十二到陣符一起飛出。

    這十二道陣符一飛出去,云依依身外的乳白色靈力立刻就變得極其微弱了。控制這十二到陣符,對于云依依來說可并不容易,即便是她從小就精研陣法,無論是陣法上的造詣還是修為控制力都已經到到了非常高的境界,但是在拋出這十二道陣符之后身子仍然有些搖晃險些沒站穩。

    好在云依依也不是沒有準備,翻手之間,一顆乳白色圓滾滾的藥丸便送進了嘴里。這是云家獨有的恢復型丹藥,叫做白露丹。

    消耗了一顆丹藥,云依依的狀態也開始快速好轉,身體周圍重新出現了乳白色的靈力。

    “給我轉!”恢復了靈力的云依依并沒有閑著,雙手訣印再次轉換,開始讓自己凝練的十二枚陣符與原有陣符爭斗位置。

    云依依先讓自己凝練的十二枚陣符沿著運來陣符的軌跡,在其身邊伴行,這樣可以更加確切的了解那大陣的運轉規律。

    隨著時間的推移,云依依對于這大陣的運轉規律逐漸了解,于是控制著自己凝練出來的陣符開始代替原來的陣符。

    原來的十二枚陣符當然不肯輕易退步,可是云依依卻有她自己的辦法。就見云依依手中的光滑一閃,一個小圓盤出現了。

    這個時候,讓云依依感覺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這圓盤一出現,立刻震動了起來,而漂浮在空中的那十二枚陣符也隨之震動了起來。

    嗡……

    嗡……

    云依依險些沒有抓住手中的圓盤。好在這圓盤一陣震動之后,并沒有真的要從云依依的手中飛出。

    反倒是那十二枚如玉質一般的陣符忽然脫離了原來的軌跡,朝著云依依沖了過啦。

    叮叮叮……

    一連串的輕響,那事兒沒陣符竟然變小落在了云依依手中的玉盤之上。

    嗡……

    與此同時,周圍的空間忽然傳出一股劇烈的波動,似乎整個天地都要崩塌一樣。

    “依依,什么情況,這大陣是要崩塌了嗎?”向辰等人緊張地問道。

    云依依并沒有回答,此時她根本開不了口。

    從那十二枚陣符落在她手里的玉盤上時,她便感覺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束縛著。另外,似乎還有什么東西似乎在對她進行檢查一樣。

    嗡……

    又是一陣強烈的波動,緊接著虛空中忽然出現一團白光,這團白光原來越大,最后竟然將云依依整個包裹了起來。

    “依依!”林騰的心頭一緊,就要沖過去。

    不過向辰的反應卻比他還快,一把將他拉了回來。

    “不要過去,依我看這團白光似乎對依依并沒有惡意!”向辰敏銳地察覺到了這白光的異樣,那似乎并不是攻擊云依依,而是要交給云依依什么東西。

    至于交給她什么,那就只能等云依依接受完才能知道了。不過,向辰也能猜到幾分,應該與當年的霧云族有關。

    “真是這樣嗎?”林騰還是有些擔心。

    “不管怎么樣,現在都不能過去,還是先等一等吧!”向辰知道,如果真的是云依依得到什么傳承,那么這時候是最不能打斷的,而且,這也是他們離開這里的唯一希望了。

    嗡……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左右,那那團白光開始慢慢淡化,似乎是被云依依吸收了。

    向辰等人都瞪著眼睛,連呼吸都不敢過重。

    此時的云依依顯得格外圣潔神秘,不過雙目卻緊閉著,似乎在認真體會什么。

    嗡……

    又是一陣波動,云依依身外的那團白光已經消失不見了。應該是徹底被云依依吸收了。

    向辰等人的心中都是有些緊張,不知道云依依會怎樣。

    “呼……”

    許久之后,云依依終于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

    “你感覺怎么樣?”林騰緊張地走了過去。

    嗡……

    就在林騰剛剛邁步的時候,從云依依身上不然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威壓。這股威壓瞬間透過林騰,將向辰等人也包裹了起來。

    騰……

    感受到了威壓的靠近向辰的身上忽然冒起了黑色的火焰。在不遠處的林騰身上也泛起綠光。

    “還真是沒想到了,又是遠古血脈覺醒,以前我一直以為擁有遠古血脈的人已經非常稀少了,至于可以覺醒遠古血脈的人,更是寥寥無幾,沒想到,我們這個小隊中,竟然就擁有三個覺醒了遠古血脈的人!”黑色火焰之中,向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根本不用云依依解釋了,這股威壓已經說明了一切,只有擁有并覺醒了遠古血脈的人,才能釋放出如此的威壓。

    “是啊,不知道小小和映雪是不是也同樣身懷遠古血脈呢,我覺得也很有可能呢,尤其是映雪,既然我們的府主說讓映雪找到若水玲瓏,說不定這其中就與映雪本身懷有的血脈之力有關!”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林騰相信,那位府主不會無緣無故便讓姜映雪去找什么若水玲瓏。

    “這么說,我也很可能是遠古血脈了?”姜映雪還沒怎么樣,花小小卻來了勁頭。

    這一路上,她見到了覺醒了遠古炎族血脈的向辰威武霸道,見到了覺醒了遠古木族血脈的林騰實力高強。現在又出現一個并非是傳統遠古血脈家族的云依依,花小小忽然對于遠古血脈有了無盡的渴望。

    以前,花小小覺得自己離遠古血脈傳承很遠,畢竟花家并不是遠古血脈傳承的家族。可是今天,在見到云依依也同樣覺醒了遠古血脈的時候,她卻看到了一絲希望,也許可以覺醒遠古血脈的人,并不一定非要出自傳統遠古血脈傳承的家族。

    其實花小小的這個想法是沒錯的,遠古諸族中許多都沒落了,已經丟了自己的傳承。而擁有遠古血脈的人,在血脈之力沒有覺醒之前,跟普通人一樣,別人根本就發現不了,這樣的人雖然不會太多,可是世界這么大,相信總會存在一些的。

    “你現在的霧云族血脈已經覺醒了,可以撤去這大陣了嗎?”向辰問道。

    “現在還不行,我們要去拿一樣東西,那就是整座大陣的陣盤,這才是這里真正的寶貝。有了這陣盤,以后我就可以讓霧云族重新崛起!”云依依表情嚴肅道。

    “你手中的那個玉盤應該是霧云族傳說中的鎮族之寶,萬化陣盤吧!”向辰忽然注意到了云依依手中靜靜躺著的玉盤。

    “不愧是古族傳承啊,還真是瞞不過你,沒錯這的確是萬化陣盤!”云依依微微一笑道。

    “以后我們的實力又有增加了,你還是趕緊去收那大陣的陣盤吧,我們可不能在這里久待!”當年若水族最大附屬古族之一的霧云族都出現了,那么這里距離若水族的族地想必也不會太遠了,向辰可不想一直在這里耽擱下去。

    “隊長,謝謝!”云依依看了一眼向辰,面帶感激道。

    “何必謝我,我什么也沒做,你自己蘇醒了霧云古族的血脈,又獲得了鎮族之寶,我只是一個看客而已!”向辰微微一笑道。

    “真的是這樣嗎,我這萬化陣盤有多少人想要,若是在別的小隊,恐怕我要保住這陣盤,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云依依是個聰明人,一個小隊中好東西應該是大家的,這陣盤也應該是人人有份,她想要獨占必須拿出一定價值的東西,作為補償才行,可是向辰一句多余的話也沒說。

    “這個你不用感謝我,我依然是那句話,好東西要在適合它的主人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如果這東西適合我而不是你,我會當仁不讓,所以你不用感謝我!”向辰做事有自己的原則,雖然大多數的時間他都跟人一種不羈的感覺,但是卻從來不做違背原則的事情。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多乐彩开奖视频 竞彩比分直播500彩票- 24500皇冠比分 电脑版 随便玩长沙麻将app 今天浙江20选5开 股票配资推荐乛荐 四方河南麻将微信版 双色球几点开奖 皇冠比分线上投注 刮刮乐中大奖的秘密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开奖 彩票开奖号码公告 鸿福清远佬麻将下载 初中生打字兼职一单一结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走势图 湖北30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