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四十一章 真正的對決

    面對方宏的攻擊,向辰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在他周圍,形成了一個小型的火焰地帶,將他與姜映雪包圍在中間。

    如今向辰在炎靈訣上的造詣已經非常高了,對于修煉出來的火焰,控制得非常精確。他在姜映雪身前布下了一層火焰防護,而姜映雪卻沒有感覺絲毫的不適應,似乎這層火焰根本就沒有溫度一樣。

    可是,在火焰防護之外的人卻不是這么想的,感受這迎面而來的熱浪,方宏的身子稍微一頓。也許是因為血脈的緣故,他非常不喜歡這種炙熱的感覺。而他身體周圍那陰寒之風風也隨之變得更加猛烈了幾分。

    轟……

    方宏控制的陰寒之風與向辰控制的黑色火焰屏障相遇。兩股既然相反的力量瞬間形成了巨大的沖撞,以向辰和方宏為中心,一個小小的蘑菇云瞬間升起,強大的沖擊波幾乎瞬間充斥著這個小小的空曠之地。

    沖擊波過后,在這通天路篩選第三組中能夠站著的人,已經寥寥無幾,即便還站立著,也都是在邊緣地帶,每個人的臉色都非常蒼白。

    顯然剛才的那股破壞力巨大的沖擊波讓他們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好強!”在這一刻,還有意識的人都感覺心中一陣顫抖。

    在這種沖擊波之下,還能站著,保持意識清醒,這些人可都是高手,可是他們自問無法制造出這么大的動靜。

    向辰的衣袖飄舞,黑色的火焰依然在跳動,不過他的嘴角卻掛上了一絲鮮血,袍袖也有些破損,顯然這次沖擊向辰也并不輕松。

    姜映雪站在向辰身后,在向辰的保護下她倒是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不過那一張俏麗的小臉兒卻沒有一絲血色,顯然剛才的這個場面讓她受驚不小,她也隱隱感覺到向辰心中的凝重。

    當然,感覺不輕松的也不只是向辰和姜映雪,方宏此時的臉色比之前變得更白了,原本是一張白皙的臉,如今卻非常蒼白,但是他的雙唇的顏色卻變得接近黑色了。

    “果然是冥風族血脈,而且還是血脈覺醒程度非常高的冥風族血脈!”向辰的聲音變得更加深沉了。

    冥風族在遠古時代便是非常強大的血脈,也是霸王所帶領的炎族最忌憚的血脈之一,所以當年霸王稱霸這個世界的時代,才第一個選擇冥風族下手,那一戰炎族打得很辛苦,損失也很大,就連無往不利的霸王也受了傷,不過當時的炎族還是非常強大的,最后還是取得了戰斗的勝利,從今天這形勢看,當初對那場大戰的描述多半應該都是真的,向辰的確從方宏的身上感覺到了克制的力量。

    “小子,你就只有這個程度嗎,如果這樣我這一擊就滅了你!”方宏那張臉變得越來越詭異,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沙啞,說起話來好像是金屬摩擦一樣,整個人看起來倒有幾分奪命厲鬼的樣子。

    “映雪,你退后,這小子很難纏,他御使的風之力帶著很強的陰寒之毒,小心不要讓這陰寒之毒侵入身體!”向辰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對身后的姜映雪囑咐道。

    “嗯!”姜映雪答應了一聲身子向后急退,他知道向辰的心思,所以雖然擔心向辰,卻還是很聽話的退到了空地的邊緣。

    “呼……”

    向辰稍稍松了口氣,說實話對上方宏他雖然不怕,卻還是有一定的壓力的,如果姜映雪在身邊他真怕會誤傷到她,畢竟無論是他操控的火焰還是方宏使用的陰寒之風都不是現在的姜映雪能夠承受的。

    “小子,我現在越看你越不順眼,你給我死來!”方宏說完,手中光芒一閃,一對兵器出現在了手中。

    這對兵器向辰看得清楚,乃是一對鉤。說是鉤,但是看起來卻更像是一對鐮刀,不過比鐮刀多了個護手,而且在最頂端的位置還有個長尖子。

    向辰根本沒有時間多想,因為對方在扎眼之間已經沖到了近前。

    便在這個時候,向辰手中的化炎戟一擺,直接迎了上去。

    砰砰……

    并沒有金屬碰撞的聲音,在方宏的雙鉤與向辰的化炎戟相撞的時候,兩聲悶響相繼發出。

    這兩聲悶響就像是一個信號,方宏手中的雙鉤開始發難。這雙鉤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煉制,方宏每次揮動都會帶著一股極強的陰寒之力,若是普通人,只怕接不了記下就會被這雙鉤中夾帶的陰寒之毒傷及本源。

    當然,向辰也不甘示弱。化炎戟之外裹著一層厚厚的火焰,向辰每次揮動都會產生一股炙熱的能量,這股炙熱的能量與方宏手中雙鉤所發出的陰寒之力一接觸便再次發出了一連串的悶響之聲。

    砰砰砰……

    “這兩個人都是怪物嗎?”見到方宏與向辰的戰斗,那些還沒有倒下的人臉上都充滿了不可思議。

    這兩個人的戰斗就如同疾風暴雨一樣,攻防的轉換非常快。而且,每一次碰撞都會發出強大的沖擊波,這些人都已經被逼迫到了空曠之地的外圍,偌大的一塊空地之中,就只剩下了向辰與方宏。

    “冥鉤奪命!”方宏的聲音變得更加陰沉,在說話的同時,手中的雙鉤忽然化作兩道旋風,朝著向辰絞殺過來。

    “霸王凌世!”向辰絲毫也不敢大意,霸天戟訣中第一勢再次出手。

    整套霸天戟訣一共有九勢,自第一勢之后,招都是霸道非常,正和了霸天這個名字。這第一招霸王凌世向辰已經用得非常熟練了,比起在炎族秘藏中的時候,威力提升了不少。

    在方宏那招“冥鉤奪命”使出的瞬間,向辰忽然察覺到了危險的信號。似乎這方宏手中的一對鉤對于方宏本身的冥風族血脈有著極強的放大作用。

    嗡……

    在向辰手中的化炎戟形成的火焰與方宏手中雙鉤所化的旋風相遇的同時,整個空間都發出了一陣強烈的波動。

    這兩股波動似乎有這兩股強大的意志,這兩股意志相互糾纏,不停對抗。

    砰……

    在兩股意志對抗的時候,從那些被迫觀戰的人之中忽然傳出一聲悶響。

    原來是有人承受不了這兩股意志的壓迫,昏迷了過去。這些被迫觀戰的人雖然都不弱,卻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強。有些人在之前的戰斗中已經受了上,所以在面對這兩股突如其來的壓迫時,自然沒有多少抵擋之力,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轟……

    在兩股意志對抗到一定的程度時,在向辰與方宏所在的位置,忽然傳出了一聲巨大的響聲,一個巨大的蘑菇云瞬間升了起來。

    在蘑菇云升起的瞬間,向辰的身體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快的向后倒飛了出去。在飛出去的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片血霧。

    這一次碰撞對向辰的傷害可不小,當然最難纏的還是方宏雙鉤上帶著的那股陰寒之毒,就算是向辰,也不能完全將其無視,所以在與方宏對決時還要時刻提防著寒毒,這讓他多少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不過,方宏也沒有占到什么便宜。他的身體在向辰倒飛出去的瞬間也不由控制地倒飛了出去。

    對于方宏來說,與向辰交手同樣讓他受傷不輕。他的陰寒之毒對于向辰有一定的限制,可是向辰身上發出的炙熱也同樣讓他非常難受。

    自然界中,克制往往是相互的,完全要看誰的力量更強。向辰與方宏的力量可以說是截然相反的,所以在相互克制方面也顯得越發明顯。

    在方宏倒飛出去的同時,那一雙眼睛中還寫滿了難以置信。他的修為比向辰要高出不少,已經觸摸到了筑塔境的門檻。而且,他自身血脈的覺醒程度也是非常高的。

    同是覺醒的遠古血脈,除卻本身有強弱之分外,那么就要看血脈的覺醒程度了。一般來說開始覺醒遠古血脈的時候,覺醒的程度是最低的,隨著不停的修煉,血脈的覺醒程度會逐漸增強。

    方宏最初覺醒遠古血脈的時候是十二歲,如今已經快到二十歲了,經過這么長時間的修煉他的血脈覺醒程度已經非常高了,再加上他本身的天賦驚人,實際上他的血脈覺醒程度甚至超過了高出許多老一輩的人。可是今天在面對向辰時,他卻感覺絲毫也沒有占到便宜。向辰的樣子看起來比他還要小,如果說向辰幾歲的時候就覺醒了遠古血脈,那么方宏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開始的時候,方宏還是信心滿滿,可是經過這一輪的碰撞,方宏雖然依舊不覺的自己會敗,但是想要穩穩勝過向辰卻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的確有兩下子,竟然讓我都受傷了,這樣我就更加不能放過你了,不只是你,你的家族也一樣不能放過,等我殺了你之后,就通知家族,我冥風族絕對不能允許一個威脅到我們存在的遠古血脈存在!”方宏的雙眼變的原來越冷,同時他的雙鉤也再次轉化,一條巨大的旋風將他的身體圍在了中間。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意甲亚特兰大队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乐游棋牌游戏娱乐 股票融资方法有哪些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费用 3d极速飞艇 单机麻将明星三缺一在线玩 河北十一选五助手 东北麻将 新疆25选7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山东11选5 nba官网专卖店 微乐河南麻将手机版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