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三十一章 府主的信

    “如果你將炎火令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向辰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似乎是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你放屁,就憑你也想讓本城主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為憑借一桿大戟就能與我石族的鎮世碑對抗了,你太天真了!”伍雄聲音越來越冷。

    “既然你不肯主動交出來,那么我也只好殺了你自己拿了!”向辰忽然一伸手,將化炎戟握在了手中,大戟向前直指伍雄的胸膛。

    “你找死!”伍雄徹底被激怒了,他本來是想先動手,一擊將向辰與向南天擊斃,沒想到向辰卻打斷了他。

    等他再次想要出手的時候,向辰的動作卻比他還快。

    “靈碑破軍!”伍雄一身怒吼,巨大的石碑化作武器迎上了向辰手中的化炎戟。

    “霸王凌世!”在石碑與化炎戟接觸的一瞬間,向辰輕輕吐出了四個字。

    霸王凌世,霸天戟訣中的第一勢,乃是霸王當初鋒芒初露時所創出來的招式。這一招蘊含著霸王多年隱忍一朝沖天的決心與自信,是充滿血腥的一招。當年炎族的始祖霸王向羽就是憑借這一招,在古族林立的遠古時代一路高歌猛進的。

    叮……

    與想像中不同,這一次雙方的碰撞并沒有產生多么劇烈的波動。只是一聲清響,兩個人的身形便各自后退。

    噗……

    不過,這后退的可并不平靜,向辰在身形急退之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顯然是被伍雄御使鎮世碑所重傷。

    當然,伍雄也好不到哪去,他再倒退的過程中,口中也是噴出一條血箭,那樣子竟然比向辰的傷勢還要嚴重。

    “這不可能!”倒飛出去的伍雄滿臉不可思議。

    他本以為向辰的傳承并不完全,即便是擁有厲害的武器也依然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可是事實卻與他想像的大不相同,向辰御使那桿大戟的玄妙已經超出了伍雄的認知,他從來也沒有想過,會有一種戟訣如此霸道。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可以告訴你,你的石族鎮世碑在遠古傳承中不過是二流的鎮族之寶,我這化炎戟才是至強的鎮族之寶!”向辰說著已經穩定住了后退的趨勢,再次朝著伍雄飛了過去。

    “我不相信!”伍雄大吼著,揮動著大石碑也朝著向辰沖了過去。

    轟……

    這一次與第一次碰撞完全不同,可以看到碎石與火焰四處飛濺。

    當然,兩個人的身形也再次被拋飛了出去。

    噗……

    向辰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上那黑色的火焰也變得非常暗淡。

    伍雄也不例外,不過,他的精神顯然要比向辰萎靡得多。

    因為,在身子飛退的瞬間,伍雄發現自己的鎮世碑上多出了一條微小的裂縫。裂縫雖然不大,卻深深地觸動了伍雄的心。

    在他的心中,鎮世碑就是一件神物,是根本不可能被破壞的,可是今天卻被向辰手中的化炎戟打出了一條裂縫,一瞬間,伍雄感覺自己堅守了多年的榮耀已經消失了。他的整個人也陷入了一種悲戚的情緒之中。

    “你毀了我,毀了石族的榮耀,我一定要殺了你,就算是死,也要殺了你!”伍雄的嘴里不停的嘟囔著,整個人都向著了魔一樣。

    向南天看到伍雄的狀態,臉上有些著急了。從鎮世碑一出現,他就已經脫離了戰場,不是他自愿,而是被向辰手中那桿大戟上的威勢硬生生逼出去的。他一直在觀戰,卻不能靠近,于是這里便成了伍雄與向辰的個人戰場。

    雖然不能插手,可是向南天卻依然關注著雙方的變化。伍雄的舉動他都看在眼里,這一刻,他忽然感覺伍雄身上的靈力波動變得非常奇特,一股危險的感覺瞬間出現在他的心頭。

    “小心,伍雄要拼命!”不能靠近,向南天只能扯著嗓子提醒向辰。

    向辰沒有回應,根本用不著向南天提醒,他也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以我血脈,靈碑鎮世!”伍雄忽然一聲吼,緊接著腦袋直接撞向了鎮世碑。

    “他瘋了嗎?”向辰有些傻眼了,沒想到這伍雄在宣泄了一番情緒后,竟然直接選擇了自殺。

    向辰看得清清楚楚,伍雄的頭在撞向鎮世碑的時候已經解除了身體的表層的石化,也就是說他完全是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撞向鎮世碑的。

    這個做法太出人意料了,前一刻還說要殺死對方,可是轉眼的工夫卻一頭撞向石碑,自殺了。

    不過,向辰卻并沒有驚訝多久,只是一瞬間,他便明白為什么伍雄會以自己的頭顱撞擊那巨大的石碑了。

    嗡……

    在伍雄頭破血流下之后,那鎮世碑忽然發出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似乎是有什么東西被喚醒了一樣。

    唰……

    這一陣波動之后,鎮世碑龐大的身軀忽然朝著向辰飛撲了過來。

    “給我開!”向辰絲毫也不敢怠慢,手中的化炎戟高高舉起,直接砸向了飛撲而來的鎮世碑。

    轟……

    一聲巨響之后,向辰的身軀被彈飛了出去,現在沒有伍雄操控,這鎮世碑的威力反而比之前強了許多。

    這是向辰不能理解的,可是他卻根本沒有時間多想。因為他的身體剛剛飛出去,那鎮世碑便又攻了上來。

    向辰身在半空中,又有大的力道促使他根本無法采取行動,只能舉起手中的大戟再次硬接鎮世碑的攻擊。

    砰……

    向辰感覺自己的兩條手臂上的骨頭都碎裂了,這沖擊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圍。

    不過,向辰隱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鎮世碑的力量隨著攻擊似乎在一點點削弱。雖然這鎮世碑的第二次攻擊,讓向辰的傷勢還再加重,可是向辰卻感覺與第一次碰撞相比,這鎮世碑的力量似乎小了一些。

    砰砰砰……

    鎮世碑與向辰的碰撞還在繼續,向辰感覺自己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了。可是他卻還在堅持,此時除了堅持,他也根本找不到其他應對的辦法。現在就看究竟是他先被轟死,還是鎮世碑上的力量先被消耗光了。

    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即便是向辰也難以承受。鎮世碑的沖擊力幾乎將向辰的每一塊骨頭都擊碎了,劇烈的疼痛充斥著向辰的身體。

    砰……

    向辰的身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鎮世碑卻并沒有打算就此罷手,朝著向辰落下的位置砸了下去。

    向辰很累,他真的很累,累得連眼睛都懶得睜開了。可是他卻不想死,所以,即便是很累,他依然舉起了手中的大戟。

    砰……

    向辰的身體再一次被撞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倒了地上。不過這一次鎮世碑卻沒有再次攻過來,只是靜靜地站立在原位,一動不動。

    “結束了嗎?”向辰以化炎戟為杖,努力站立著,他的雙眼已經開始模糊了。

    “向辰!”就在向辰的身體搖搖欲墜,即將倒下的時候,向南天的聲音響起,同時他的身形也飛快的竄到了向辰的身邊。

    鎮世碑沒了動靜,化炎戟的威壓也自動解除了,向南天的身體也再次恢復了自由。

    向南天扶著向辰,而向辰卻并沒有什么反應,他已經昏迷了。

    ……

    “啊!好疼!”一個聲音從房間中傳出,正是向辰。

    此時距離秘藏中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兩天,向辰整整昏迷了兩天才蘇醒過來。

    “你怎么總是這個樣子,每次都要昏迷這么久才醒來!”向辰剛剛醒來,卻聽到了一個抽泣的聲音,這個聲音向辰很熟悉,正是他那未過門的妻子姜映雪。

    “映雪,你沒沒事吧!”向辰看到姜映雪心中一緊著急道。

    “我沒事,這次還真要謝謝你,不是你,我和爺爺恐怕就真的回不來了!”姜映雪見到向辰關切的表情心頭一暖,柔聲勸慰道。

    “映雪,我昏迷了多久了,爺爺他們怎么樣了?”最后那一場大戰波及太大,連大殿都毀滅了,向辰也有些擔心。

    “他們都沒事,對了你那個小炎鰍真厲害,伍雄手下的那些高手,有一半都是被他殺死的呢!”姜映雪像是響起了什么說道。

    “這么厲害?我倒是沒有想到!”向辰有些驚訝,炎鰍有什么本事其實她也不清楚,同樣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家伙竟然能有這么大的威力。

    “當然厲害了,不過你那個小家伙似乎對我們都有敵意呢,每天就在你的袖子里不出來!”姜映雪道。

    “看來你很喜歡它,我把它叫出來,讓它和你玩!”

    向辰對著袍袖耳語幾句,很快的一個小頭便從向辰的袍袖中露了出來。

    “她是我的未婚妻,你以后要聽她的話!”向辰指著姜映雪道。

    嗷嗷……

    炎鰍似乎是聽懂了向辰的話,努力地點了點頭。隨后飛到了姜映雪的身上。

    姜映雪滿心歡喜,炎鰍的本事她是見過的,現在炎鰍和她如此親近,自然也非常高興。另外,讓姜映雪更高興的是,向辰居然說她是他的未婚妻了。這可是向辰第一次當著姜映雪的面如此稱呼,姜映雪的心中就向忽然多了一只小鹿,在不停地亂撞。

    “映雪,幫我將爺爺和父親叫來,我有話想要問問他們!”向辰看著姜映雪道。

    “好的,我這就去!”姜映雪對著炎鰍揮了揮手,隨后便走了出去。

    ……

    “向辰,你醒了,感覺怎么樣?”很快向南天與向英雄便來到了向辰的房間。

    “爺爺,爹,我沒什么事,對了那秘藏怎么樣!”向辰緊張道。

    “大部分東西我們都留在那里了,我覺得許多東西放在這里還不如放在那秘藏中安全,我在想也許我們以后可以將那里作為我們的族地,我感覺如果我們向家的子弟在那里修煉,覺醒血脈的可能性一定會大大提高的!”向南天道。

    “爺爺的這個想法我不反對,那里的確是一個適合修煉的地方,不過一定要小心些。對了,伍雄和他的手下都怎么樣了?”向辰問道。

    “伍雄已經死了,他的手下多半也已經死了,還有一小部分被我們收服了!”向南天道。

    “如此最好,不過那些收服的人一定要好好看管,別讓他們鬧事。另外,你們有沒有在伍雄的身上發現什么東西!”向辰問道。

    “你說的是這個吧!”向英雄從懷中摸出一個布包,交給了向辰。

    向辰將抱在外面的布撥開,一個一尺來長的令牌露了出來。令牌上滿是火焰的花紋,在正中間的位置有三個古字,這三個字蜿蜒扭曲,不過向辰卻可以依稀辨認出來,這三個字正是伍雄曾經說過的“炎火令”三個字。

    “這才是炎族的鎮族之寶嗎,就是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向辰下意識地撫摸了一下手中的炎火令。

    嗡……

    炎火令似乎是受到了感召,發成一陣嗡鳴,緊接著向辰就感覺自己向被什么東西刺到了,一滴鮮血滴在了炎火令之上。

    嗡……

    有了向辰的這滴鮮血,炎火令的震動變得更加劇烈了,同時在向辰的腦海中忽然多出了許多東西,正是炎火令的催動方法。

    “爺爺,爹,這炎火令就先放到我這吧,這里面有一個大秘密,可能會給我們帶來麻煩!”向辰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

    “也好,反正我們也沒什么用處,就留在你這吧!”這次秘藏之行,向南天越發感覺到向辰的不凡,所以根本沒怎么考慮,就將炎火令交給了向辰。

    “對了,在我昏迷這兩天有沒有什么事情發生,青蘭城城主被殺了,官家就沒有什么行動嗎?”向辰追問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一回來就將伍雄的事情上報的世家聯盟了,同時也將事情的經過寫信告知了府主,我想應該不會有什么事的,畢竟是他們有錯在先!”向南天道。

    “恩,那樣最好!”向辰稍稍松了一口氣。

    “稟告家主,外面來了一個送信之人,說是奉了府主的命令,給向家帶來了一封信!”便在向辰與向南天對話之際,卻傳來了寶信之聲。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pk10直播开奖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2019323期开奖 意甲联赛积分榜雪缘园 南京情怀麻将是正规渠道吗 熟客温州麻将app下载不了 雅虎日本棒球比分 娱网棋牌充值 黑龙江11选5前三 股票配资网首页 天天打鱼游戏下载 信誉好棋牌游戏 新11选5 彩票通软件 河北20选5五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结果 上海天天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