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三章 玉璜與玉簡

    向家,一個僻靜的小院中,向英雄滿臉激動,甚至都有些不顧形象了。

    “兒子,你實在讓我意外了,沒想到你小子隱藏得這么深,竟然偷偷將馭火術修煉到了如此精純的地步,就連你大伯家那兩個哥哥和你比起來也要遜色不少,之前大家都以為你是個自甘墮落的紈绔子弟,看來大家都錯了,你爹我也錯了!”向英雄臉上樂開了花,世界上有哪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呢。

    在向英雄的心中,現在的向辰無疑是他的驕傲。

    “爹,對不起,其實以前那樣并不是我隱藏,而是我的確是那樣,只不過昨天遇到了一些意外,我才變成了今天的樣子!”向辰并不想隱瞞自己的父親。

    “意外,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向英雄一皺眉頭,他感覺向辰不像是在對自己撒謊。

    “事情是這樣的……”向辰不打算隱瞞什么,將整個事情的經過都說了,包括自己是怎么認識苗芯,后來怎么離家出走,又怎么遇到了向沖和沈公子,直到最后直到了事情真相,還有死而復生的疑惑,全盤拖出一字不漏的都跟向英雄說了。

    隨著向辰的講述,向英雄的臉色也開始不斷變化,最后更是浮上了一層寒霜。

    “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我向英雄并無心于家主之位,你們卻還如此算計我,算計我的兒子,難道真的一位我是好欺負的嗎?”向英雄在聽了向辰的經歷后,眼中充滿了怒火,身上的氣勢陡然變得凌厲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走。

    “爹,你做什么!”向辰急忙一伸手,攔住了自己的父親。

    “還能做什么,當然是找你大伯和三叔評理去!”向英雄氣呼呼道。

    “爹,你這樣有用嗎?”向辰眼睛盯著向英雄,他知道自己的父親是怎么想的。

    無非找兩個叔伯評理,讓他們給自己一個交代,可是這交代之后呢,難道他們就會收手?如果在這經歷這次生死之前,向辰也許會相信,可是經歷了這一次,向辰已經沒有那么天真了。

    “你說要怎么樣?”向英雄全身的肌肉一緊,忽然升起了一種無力的感覺。

    他何嘗不知道向梟雄與向人雄二人對自己的敵意,只是始終不愿意面對罷了。

    “大伯和三叔要害我,無非是不想讓你當這家主之位。雖然之前你已經明確表示過,對這家主之位不感興趣,可是他們卻根本不相信,所以才有了算計我的一幕。爹,我想我們都錯了,我們為了兄弟親情,卻傷害了更重要的人。比如我,為了與大哥他們和平相處,甚至自甘墮落,不僅傷了你的心,也傷了爺爺的心,可換來的結果呢,他們一樣要讓我死。所以我們應該改變了。爹,我知道你不想當這個家主,可如今這個家主必須由你當,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無論是大伯、三叔,或是爹和我,都必須要承擔!”向辰一直都知道自己父親心中所想,可是有時候你不去爭,別人一樣不會放過你。

    “這個……或許你說得對,我們的確都錯了!”向英雄臉上涌上一抹痛苦,多少年來,大家族中兄弟爭權的事情就從來沒有斷過,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爭,只因為你不爭也一樣會死。

    “爹,我要你當這個家主,而且要快,如果我猜得不錯,我這次死而復生一定會引來不少風波。我的體內可能隱藏著什么秘密,這個秘密已經被向沖和那伙黑衣人知道了。為了不讓我成長起來,他們一定會聯系青蘭城的幾大世家來圍攻我們,到時候大伯和三叔肯定會借機除掉我的!”向辰的表情變得越加凝重。雖然他這話中多少有些危言聳聽的成分,可是卻絕對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我知道了,我今天就去找你爺爺,告訴他我愿意接受這家主之位。”向英雄額頭上已經出了冷汗,如今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猶豫會給兒子帶來多么大的災難。

    “那樣最好,斷了他們的念想,我想他們也能老實一點兒!”向辰松了口氣。

    “希望如此吧!”向英雄也不傻,自己當上了家住,那大哥和三弟就會罷手嗎?恐怕事情遠沒有那么簡單。

    “哎,希望如此!”向辰也不想看到更壞的結果。

    “兒子,你說你死而復生,而且周圍留下了大片被燒焦的痕跡,難道是你體內的炎族血脈覺醒了嗎?”向英雄忽然想到了向辰說過的話,眼睛一亮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其實對于向家身懷炎族血脈,我一直都有懷疑,不過這一次我死而復生卻時有些難以解釋,另外,我醒來的時候,腦海中已經有了馭火術,而且我還能熟練運用!”向辰也不能斷定,不過是在迷糊中似乎聽到有人說自己的炎族血脈覺醒了。

    “是不是炎族血脈覺醒只要測一下便知道了,你跟我去找你爺爺!”向英雄道。

    “現在還不行,我這次回來刻意瞞過了所有人,現在不想公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您只要將我的事情如實告訴爺爺就行了!”向辰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不離開房間,他要等到最合適的時候再出現。

    “我怎么覺得你這次回來變得狡猾了許多呢?”向辰話中的意思向英雄也能猜到幾分,可是越這樣,越讓他感覺有些不太習慣。

    “哈哈,不管我變成什么樣子,也不會陷害爹的!”向辰打個哈哈,不過心也是一陣無奈。他又何嘗想變成這樣,完全是實事所逼,不這樣會死得很慘。他已經死過一次,絕對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好了,別廢話了,你剛才不是說想修煉我們向家的炎靈訣嗎?我現在就傳授給你……”向英雄讓向辰坐下,開始指導他修煉。

    在向家,孩子的修煉基本上都是由父親直接指導的。可是向辰以前并不喜歡修煉,所以向英雄也沒有機會真正指導他修煉。

    向英雄的心中無數次幻想過知道向辰修煉的場面,直到今天才有機會成為現實。

    向辰同樣享受這種滿含親情的時刻,每個問題都問的十分細致。當然,向英雄講解的更細致,甚至還經常給向辰演示。就這樣,一個傳功的場面在父子倆故意拖延之下竟然一直持續到天亮。

    “好了,天已經亮了,你就在這里好好體會一下吧,我先去你爺爺那里了!另外這個東西給你,是你娘留給你的,以前你無心修煉所以我也沒有交給你,現在你既然想修煉了,還是由你來保管吧!”向英雄從身上拿出一個小小的玉簡遞到了向辰的手中,這一刻他的眼中充滿了驕傲,為自己的兒子驕傲。

    剛才的傳功的時間看似挺長,實際上卻并不是那么回事兒。從向辰父子二人見面一直到傳功結束,一共也不超過三個小時。三個小時便將一部功法悉數講明,無論是傳授者還是學習者都需要有驚人的天賦。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向英雄傳授的東西都是要點,掌握起來非常困難,尤其是對一個初學者來說,更是難上加難。可是向辰竟然用三個小時全部摸透了,而且其中的一些問題和推測,讓向英雄這個授業者都感覺受益匪淺。因此,向英雄斷定,自己這個兒子絕對不是池中之物,一定能成為人中龍鳳。

    “這是功法嗎?老爹你不會一直都將它貼身保存著吧!”其實東西一入手向辰就猜測到了,不過這東西上面還留有余溫,倒是讓他感覺有些意外。

    “嘿嘿,說起來你娘留下的東西并不多,除了你,就只有一個玉璜和這個部法訣了!玉璜已在你三歲生日的時候給了你,就只有這部法訣還留在我這里,不過你娘留下的東西并不是人人都能修煉,所以你能不能修煉還要看你的造化了!”向英雄看著那個小小的玉簡,臉上多少還有些不舍。

    “老爹,你還真是長情啊!”向辰對向英雄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說實話,在向家這樣的家族中,一個男人娶三五個老婆根本就是正常現象,像自己的父親身為向家的嫡系傳人之一,卻只有一個老婆的,那真是太少了,更何況這么多年自己的母親還一直不在身邊。

    “去,臭小子你懂什么,你娘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好了,我去找你爺爺了!”向英雄再也受不了向辰那略帶玩味的目光,轉身就要離開。

    “爹,記住我說的話,除了爺爺,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回來了。”在向英雄轉身之際,向辰還不忘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你老子又不是三歲小孩兒,輕重還是分得清的!”向英雄隨便丟下一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這是娘留下的東西嗎?”向辰撫摸著著手中的玉簡,喃喃自語。

    “嗯?我的胸口似乎又什么東西!”就在向辰撫摸玉簡的時候,忽然感覺胸口一陣急促的跳動,似乎有一種興奮的感覺。

    “玉璜嗎?原來你在這里!”向辰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過了好一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在死而復生之后,向辰一直都感覺自己的胸口多了些什么東西,可是他有不知道是什么。直到今天拿到母親留下的玉簡,他才弄明白,原來胸口多出來的東西,就是自己母親留下的另一件東西,那個玉璜。
亚马逊的秘密官网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贵州11选5加奖时间 极速飞艇是合法的吗 三明期货配资 精准内部一头一尾中特 微乐江西麻将下载手机版 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棋牌信誉 九五至尊棋牌官方网 王中王期期中特准 微乐贵阳捉麻将开挂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30选5基本走势图 一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发行过程 辽宁快乐12杀号技巧